桃花島
歡迎光臨桃花島~我們是花癡三島主~

【清水】【紫胤+學千秋】唯心而已

向下

【清水】【紫胤+學千秋】唯心而已

帖子 由 白飛凡 于 2013-05-07, 11:14

唯心而已


求而不得,求而既得,唯心而已。
——當真癡兒。


身後豔紅身影似歎惋更似無欲無求的幾聲低語,讓一向喜怒不形於色的執劍長老微閉了雙眸。
與記憶中重合的不只是嘴角那慣常的微笑,還有淡然語氣背後的無怨無悔,遺忘了數百年的人影忽然浮現在眼前。
他略一遲疑,不知是對眼前的劍靈還是回憶中的魔物,低聲說道。
當真癡兒。


“你是為劍而生的人,毛……本掌門教不了你,帶你去見個能教的!不過他還肯不肯再用劍,全看你的造化了……”


少年的紫胤跟隨在剛剛見過面的掌門身後,一步一步向後山走去。
薄薄的晨霧像張精巧細膩的面紗,從未碰過劍也沒有任何內功修習的紫胤在這朦朧的煙霞中領悟到一點兒修習的真諦。
也許所謂的修仙,就是將自己融化在這片無形無垠,碰不到也看不穿的薄霧中吧。而當自己成為這晨霧的一部份的時候,天地間的萬事萬物也將難以隱遁,
就像那隱居在後山的連掌門也敬畏三分的人,即使隔著這薄霧,也是可以預知自己和掌門的來到吧……
撥開滿地的雜草和藤蔓,通往後山的小路顯然很久都沒有人走過了,自己與掌門的腳步像是驚動了某個飄渺的夢境,將不知誰的人生剖開了一個缺口,由這看不見的縫隙中,細沙般流瀉出某人的一生。


很久以後紫胤才聽過那個傳言,在崑崙山上眾派門子弟間流傳甚廣的說法是,玉山有位不理凡塵俗世的仙人,劍術已臻至化境,只是因為愛人埋葬在後山,所以遲遲不肯離去。
紫胤將這傳言說給“仙人”聽的時候,他也只是如往常般溫潤一笑,不置可否。
那個時候紫胤時常跟在他身邊。原本要入昆侖門下的他因為掌門的拒絕而變成了後山“仙人”的徒弟,說是徒弟也不恰當,那人從不肯讓他叫他師尊。
“學者不會傳你劍法,你本身便是一把劍,不須他人傳授,指點一二足矣。”
“相較于徒弟,學者倒是更想多一位摯友。”
少年的紫胤對著神態溫良如玉的他點點頭,他向來寡言少語,那人說什麼,他便聽從什麽。於是此后那人只叫他“好友”。
他確實從不曾教他一招一式,連內功修習也只是給他一本本的秘笈讓他自己參悟,若非實在難以理解的,他甚至都不肯講解。
紫胤從不覺得對方有意刁難,他生性冷淡,本就不喜與人過多交往言談,這樣淡薄清寡的日日相處,反倒讓他輕鬆自在。他白日往後山習劍,夜晚則回昆侖休息。昆侖掌門曾問過他為何那人不肯讓他在後山同住,他便將他原話告訴掌門。
“後山入夜陰氣太重,你內功修習尚不到火候,于你體質無益,還是讓掌門給你安排住所吧。”
聽罷昆侖掌門一聲長歎。
“本想你性格冷淡,能和他長日相伴,看來,毛家還是做了無用的事……罷了罷了!”
紫胤默然無語,拱手施禮后走出掌門臥室。


知道那人的名字是在跟隨他很多年以後。
平日相處,二人不過你我相稱,那人又喜歡叫他“好友”,乃至於彼此互通名姓竟是在相識幾十年以後。
彼時他正在雕刻石碑,看起來很柔軟的手指握著小刀一筆一劃認認真真的刻著。雖然身賦無雙劍藝,紫胤卻幾乎從未見他用過。除了和自己比試指點時,他會凝氣成劍,除此以外,那雙溫柔的雙手似乎只是做些沏茶煮飯收拾房間的小事。
哦,也許還有掃墓。
如果說早年聽過的傳言中有哪句說的和事實有些接近的話,就是關於“仙人”為何不肯離開玉山。即使不是非常的肯定,紫胤也覺得,那人之所以一直沒有離開玉山的緣故,大概和後山那一片的墳墓有關。
第一次見到他的時候,他就是從墓園掃墓歸來,手中提著一隻空水桶和一柄長勺,朝陽燦爛的光芒將有些陰冷的灰色衣衫塗抹的溫暖乾淨,一如他看到自己和掌門時露出的,微微有點兒訝異的溫暖笑容。
他總是微笑,人也溫和。就像自己總是沒什麼表情,神態冷淡,性格更冷淡。這樣南轅北轍的兩人相處多年,非但不覺得尷尬,反倒生出許多默契,真如摯友一般,不須過多言語便能瞭解彼此心意。他不問自己的經歷,他也不去打探他的曾經。拋卻過去,相交于當下,對兩人而言已是足夠。
所以當他很是隨意的問,那石碑上所刻名字為何人時,他沒想到他會淡淡的答道,
“是學者。”


紫胤後來不常回昆侖,更多的時候是待在那人身邊,或是與他切磋,或是同他品茶,有時,他還會帶把好劍同他一起鑒賞。
紫胤愛劍,幾乎成癡。那人笑著說他,只有看劍的時候,眼神里才有那種特別的溫柔。
紫胤不懂溫柔,然而他喜歡劍帶給他的感覺,哪怕是非常劣質的劍,他也能從中感受到不一樣的東西。
“所以學者才說,你本身就是一把劍啊。”
他不止一次說過這樣的話,不須拜師傳授,僅僅是靠他極少的指點,紫胤便可自行參透個中玄機。自來到後山,紫胤練成劍法無數,卻沒有一套是他所教,完全是自創而成。甚至,劍法、劍譜,與他而言已是累贅。隨意而出的招式,才有他真正的劍意。
“對於你來說,與劍相互之間的感應,反而比人更為直接。這是好事,還是……哎……”
他輕歎一聲,紫胤卻道,“命中之有無,無需感慨。”
他不再言語,眼神卻有著一閃而逝的隱憂。紫胤看到,也只是沉默,而後靜靜拭劍。


除了品茶品劍,偶爾紫胤也會與那人同去掃墓。
緊靠著那人休憩的木屋旁邊,就是一片多到數不過來的墓碑。紫胤從不問這些碑的主人與他是何關係,他也從不說起。直到他將刻有自己名字的碑也立在這裡的時候,微笑道,
“能與好友同葬一處,學者無憾了。”
他才印證了自己的想法。
空氣中淡淡的泥土味道和身旁人慣常的笑容混雜在一起,紫胤忽然覺得自己踏入了他的生命中。和之前的君子之交不同,這次,自己仿佛站在了他的過往與曾經,以現在的視角,審視他的一生。有什麽東西,在那墓碑立起來的時候偷偷埋葬了下去。讓素來冷淡如水的紫胤,第一次覺得心血上湧。
他撇開眼,看向一旁,在那人自立墓碑之側,有幾座略微不同的石碑。
碑上無名,且形狀不同。一為刀,一為酒壺,一為翎羽,一為蓮。
“那是衣冠冢。”順著他的眼神望去,那人輕聲解釋道。
“學者無法確定他們的生死,等了許久也未見找來,權當是寄託了……”
等了許久,是多久?
真的不確定生死,還是從一開始就實在自欺……?
要等待怎樣的“許久”,才能讓一個人忍心為自己“不確定生死”的摯友立碑,以為寄託?
紫胤略顯冰冷的“嗯”了一聲,那人卻笑了。
他笑笑,眉眼微彎,溫柔的說道:“謝謝。”
紫胤扭過頭,沉默無言。


謝你那輕描淡寫的“嗯”,謝你那一直以來冷淡寡言的脾性,謝你將近半百的默默陪伴,謝你……願為學者最後的摯友。


接過那人遞來的玉石頭飾,以深藍色的緞帶綁好,收拾整齊的紫胤站起身形。
“很合身,看來天墉城的掌門覬覦你很久了。”
紫胤微皺眉。
雖然最初拜入昆侖門下,但掌門未曾接受便將他交予眼前之人,后經百年修為劍仙,昆侖掌門已仙逝,眼前人卻不讓他再回昆侖,轉而投入天墉門下,做執劍長老。
“昆侖教眾甚多,倒是天墉,有覆滅之危,以你先天之修為,或可助一臂之力。”
幾日前他如此說,紫胤對於再入何門派無有異議,只是聽他忽然提及此事,便略感不同。而今日他的語氣,也與往日溫平大為相異。
“你要走嗎?”
不知為何,他直覺他安排此事,便是想要離開。
他斂去之前的歡愉,換回那淡淡的,有一絲迷惘的,溫柔笑容。
“原來學者的意圖如此明顯……”
紫胤看向窗外,映入眼簾的,是那一座座數不清的墓碑。
“還是說……你想要去找你的好友了……”
“紫胤吶……”好像是他第一次念他的名字,溫柔里有著哀傷,很好聽的語調。
大概以後都沒有人會這樣叫自己了,做了執劍長老,依他的輩分,就算是掌門,也不敢直呼其名。
“學者並非仙人……”傳說只是傳說,他不僅不是仙,也終生不可能修仙。實際上,他是完全不能得道的魔物啊。
“嗯……”他又淡淡的應了聲,眼神依然飄向墓碑遠方,也許在更遠的地方,他能看到他,或者他的將來?
“將後山封了吧。”那人順著他的目光也凝望向不知名的遠方。
昆侖山上一代的八大掌門大多已故去,再記得他的人所剩無幾。不如將他同後山一同封入回憶,再慢慢遺忘。
他已不屬於這個時代很久,孤獨的活下去,真的是很沉重吶……


分別的時候他送了自己一個繫有紅繩的玉石。
玉石本是紫胤所有,後來繫在上面的白絲繩斷掉了,紫胤隨手就將它給了那人。
“你終是未能脫離凡塵的人。”將紅繩放到紫胤手中的時候,他這樣說。
即使性格冷淡若冰,即使位列仙班,他仍看得到他眼神中深藏的一絲情愫。
“所以,用那紅繩繫上你與塵世的唯一一絲牽掛吧……”


主人放眼望去,这山下滚滚红尘,又有几人不是痴傻无明?
而换作红玉,倒宁可永远莫要窥得天道、莫要无爱无恨……


多年以後,陪在自己身邊的癡情女子總讓他想起那個他從不曾瞭解他往昔的摯友。
數百年如白駒過隙,在玉山等了那麼久,那人卻仍是勘不破,不願勘破。
就算不能修仙,以他之能力,仍能輕易做到長生不死。
而他還是選擇了陪伴好友。
輕撫雙劍的手指有一瞬間的顫抖,覆又歸於平穩。
罷罷罷。
便任他歸於塵土,再入輪回。
也任他回于昆侖,再藏劍閣。
也任他解去封印,再……


天墉城門緩緩閉合的時候,紫胤沒有再回頭看看。
他忽然想起那人那時的表情,似留戀,也似解脫。
大概,今生都不會再回來了吧……
avatar
白飛凡
神秘採花客
神秘採花客

帖子数 : 479
清香白蓮 : 5420
笑盡英雄 : 5
注册日期 : 13-05-07
年龄 : 30

查阅用户资料

返回页首 向下

回复: 【清水】【紫胤+學千秋】唯心而已

帖子 由 归安 于 2013-05-28, 16:25

没有了学生和酒徒的陪伴,学千秋就是不完整的。哎,满满都是寂寞啊。
紫胤呢?总觉得清冷,但却不是寂寞。
又叫我感慨一遍!真是唏嘘
avatar
归安
桃花島主
桃花島主

帖子数 : 220
清香白蓮 : 5027
笑盡英雄 : 18
注册日期 : 13-05-28

查阅用户资料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