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島
歡迎光臨桃花島~我們是花癡三島主~

【清水】【刀學】初遇

向下

【清水】【刀學】初遇

帖子 由 白飛凡 于 2013-05-08, 06:52

糾結了一下還是發了,很雷的文,自己現在看著都雷………………



Spoiler(用来隐藏帖子的内容):
初遇
天雷


少年是帶著一種愉悅的心情走向湖邊的。
即使白天有再多的不愉快,那些咒駡、厭惡,甚至恐懼的聲音,在夜晚也如日光般消失不見。
此時存在少年心中的,只有月亮似的皎潔溫柔的光輝。
以及同月光一般美麗飄渺的湖水。


還未走到湖邊,少年便聽到了熟悉的水流聲。
那是一條通體潔白的大魚在水中遊動的聲音。即使沒有見到,少年在心中也已想像出那龐大卻柔軟的身體在湖中自由遊蕩的樣子。潔白的魚鱗反射著細微的月光,星星點點卻比天上的繁星更耀眼,更讓他覺得迷人。
他是在幾個月前發現這尾大魚的,而在看到它第一眼的時候就被它過於潔白的身形所吸引。
如同自己一般,异於其他人的,耀眼的白皙。
少年在族中一直受到歧視的原因,就是他過於白皙的皮膚。哪怕是在夜晚,是在他自己一人獨處的時候,他也依然用圍巾將自己的臉部遮住。
在見到那尾大魚第一眼的時候,他就莫名的生出一種親切感。
你也是因為這潔白的樣子而被其它魚類驅逐嗎?
你也是因為這异於常人的鱗片,而變得孤身一人嗎?
類似的念頭讓少年對這尾魚產生了莫名的好感。
於是,他每夜都來到湖邊,陪著大魚,看著波光粼粼的湖面,默默的冥想。


所以當他走到湖邊,看到瑩白的光影浮動的時候,他毫不猶豫的露出別人看不到的微笑輕聲叫道:
“白。”
白,是少年給那尾魚起的名字。因為它通體潔白,他覺得這個字與它的樣子非常相符。
少年的聲音很輕,他從不認為那尾魚能聽到,也知道它就算聽到也無法理解,他更像是念給自己聽到一般。
“白。”
少年又輕輕念了一聲,夾雜著極輕微的模糊不清的歎息。
然而讓他微微詫異的是,那潔白的影子竟慢慢的向他游來。
他以為是巧合,只是注視著的那瑩白光影,似乎比之前要細瘦些。
看著那細瘦了的白影一點點游近自己,未曾特別在意的他像往常那樣將手探到湖水中,撩起些小小的水波陪它玩耍。直到水中猛然掀起一股波浪讓他忍不住抬頭望去的時候,他才看到那仿佛要從湖中跳躍而起的不是往日的那尾白魚,而是同他一樣的,另一位少年。
很久以後他回憶起當時所見仍覺得美麗非常,他一度以為是那白魚化作了人形,長過腰際的與魚鱗相仿顏色的長髮濕漉漉的搭在身上,白色無袖的粗布短衫因吸滿了水分如透明的薄紗粘在少年柔軟的上身,露出的浸過湖水的雙臂在月光下反射出細碎的光澤。如果不是少年口中叼著一尾兀自掙扎的小魚并且用著捕獵般的眼神凝望著自己的話,他覺得他大概也許會興奮的再叫一聲“白”。
然而水中少年野獸樣的眼神遏止了他的衝動,他呆呆的楞在那裡,湖中少年旁若無人的靠近岸邊,將口中的小魚隨手扔到草叢中。隨後又翻身潛入水中。
岸上的人這次看清,水中人飄蕩柔順的長髮有如魚形,那少年在水中來去自如,忽而向左忽而向右,月光下岸上的少年看不清他的動作,卻覺得那長髮飄蕩的樣子像極了白日盛開的木槿花,而那長長的水草就是木槿花的枝條。
少年看的出神,水中人卻再次躍起身形,少年看到,這次水裡的人手中抓著一尾魚。
他在捕魚?
銀髮少年又將手中的魚隨手扔到草叢中,他聽到了小魚落到草叢中響起輕微的噗通聲。
他不由得望過去,只見那草叢中有個小水坑,他似乎是將捕來的魚都扔到了坑中。
他扭頭又望回水中,那少年正一步步走向岸邊,卻仍是旁若無人的,逕自上岸后就坐到一旁,完全無視自己的存在。
“喂……”不知爲什麽他忍不住想和他說話。
一開始他是想問他,那條大魚去哪兒了,是不是你把他抓住了?後來又想到那麼大的魚他怎麼抓得住。那就是他給轟走了?可是又覺得這麼問太無理,左思右想之後,他只有點兒大聲了的喊了一聲“喂”,就再沒了下文。
那少年似乎沒聽到,坐在岸邊拿著不知從哪兒拽出來的粗布袋子,認真的翻找東西。
“喂!”他又叫了一聲,聲音更大了,這次少年聽到了。
少年抬起頭,左顧右盼,好一會兒才將目光看過來。他一陣郁卒,周圍就自己一個人,難道他這麼半天都沒注意到,還要左右看那麼久才找到自己……
“你是誰?”不是要問他大魚去哪兒了嗎,怎麼一張口就變成這個?
少年盯著他,沒有剛才犀利的眼神,卻有幾分迷茫。他默默等著他開口,卻見對方一直盯著自己,眼睛裡全是迷惑。
這人怎麼回事?不會聽不懂自己說話吧?還是又沒聽清?
“我問,你的名字是什麽?”他用更大的聲音說道,震的那少年忍不住皺眉。
什麽嘛,聽得到啊。那爲什麽不回答?
少年沒再盯著他看,而是低頭思索著什麽,又是過了很久,少年終於抬起頭看向幾乎都要放棄的他,很慢很慢的說道。
“我……不……知道……”
那是非常好聽的,有如金玉相撞般美妙的聲音。只是少年的腔調僵硬粗糙,竟像是許久不曾開口一般。
“……那你是哪個族的?”他追問道。
少年像是在搜腸刮肚的尋找詞語,他又思索了許久才慢慢的說:“什麽……族……?”
他聽得出來“族”這個音,對方是在極力模仿自己的語調,似乎之前從未聽說過這個字。
這次是輪到他沉默了。他不知道自己遇到的是一位怎樣的少年,如果此刻對方跟他說他真的是那條魚變的,他也會相信。
不然,怎麼會有幾乎不會說話,也完全不知道什麽是“族”的人?!
但與此同時,他也第一次對出自己以外的人產生了興趣。那些害怕他、躲避他的人被他拋在腦後,他對眼前的人產生出濃厚的想要親近的感覺。
他站起身,靠近少年身邊坐下,盯著對方單純又滿是不解的眼神,慢慢的,一字一頓的說道。
“族,就是很多人住在一起的地方,你和誰住在一起,那個地方就是你的族。”
聽過他的解釋少年皺著眉頭想了好久,然後搖頭。
“我……一個人……族……”
他不知道他是將“住”說成了“族”,還是他想說自己就是一個“族”,但他理解他的意思,他說他是一個人。一直都是一個人,獨來獨往。
真不可思議。他在心裡感歎,僅僅是個少年竟然可以一個人獨立生存。但見過他捕魚時靈敏的動作,他又覺得這大概也是理所應當。
“一個人啊……”所以才不擅交談,因為大概都沒有人會跟他說話吧。
會寂寞嗎?他想問他,又覺得他大概連“寂寞”是什麽都聽不懂。
可他覺得寂寞,即使在人很多的族裡,他仍舊覺得寂寞。因為沒有人會理他,沒有人把他當做同類看待,他們稱他為“鬼”。
“你沒有名字?”他問他。
少年點頭。一個人的話,要名字有什麽用?
“我也沒有。”他聲音乾澀,像是也不太會說話了一樣。
“他們……他們只叫我‘鬼’……”他把他厭惡至極的名字告訴了這個剛剛見面的少年,不,也許那連名字都算不上,僅僅是個代表污蔑與詛咒的稱呼罷了。
透過圍巾發出的聲音像是湖面上被擊碎了的月亮倒影,破碎的讓人不忍聽聞。然而少年還是歪著頭,似乎在仔細聆聽。他默默聽他說完,然後模仿他的聲音,輕輕念道:“鬼……”
少年的發音不是很標準,有點兒像“盔”,不過他當然是聽懂了的。
他知道少年可能沒理解自己的話意,那份壓抑與痛苦不擅言談的少年大概無法聽懂的。但當聽到少年用認真而誠懇的語調念著自己的“名字”的時候,他忽然又有了一瞬間的感動,好像那個字不再有那麼多詆毀與怨恨。
“鬼……”少年又念了一遍,帶著他沒見過的很單純的微笑。
“你知道這個字的意思嗎?”他有點兒白費口舌的問道。
少年搖頭,這是他預料中的。如果他知道這個字的意思,一定不會這樣無所謂的如此稱呼自己。
“‘鬼’,就是‘歸’。歸於塵土,歸於泥濘,是指人死以後變成的樣子。”
“是不存在,也是歸於幽冥的,讓人恐懼的存在。”
“這就是我的名字的意思,讓人恐懼,不屬於普通人的範疇……”
“其實我也和你差不多,我不是史皇氏族的人,是被大祭司撿來的。我不知道我是誰,我只知道我和他們不太一樣……”
的確不太一樣,無論是膚色,容貌,甚至能力。哦,他要感謝自己的能力。如果不是他高強的刀法,他也許早就被其他人聯合起來轟出史皇氏族,或者是被殺死了。而因為他的能力與樣貌,他得到了“鬼”這個污蔑性的稱呼。
讓人懼怕的,不應該存在的。他在族中就是這樣的一種存在。
所以,少年單純平靜的雙眸,唇邊的微笑,以及就算不能理解也一直靜靜聽他說完的樣子,讓他前所未有的覺得親近。
也許是因為他也很強吧,所以不會怕自己。也許是因為他還沒有看過自己原本的樣子,那白皙到讓人恐懼的膚色……
他忽然一把扯下了圍巾,對著少年露出自己幾乎從未示人的面容。
“你會害怕嗎?”他問,聲音有一絲難以察覺的顫抖。
少年好像被他突然的動作嚇了一跳,楞了一下,然後對著他的臉輕呼出聲。
那是一張非常清秀的面容,黝黑的眸子,紅潤的雙唇,還有那真的有如冰雪般潔白的膚色。
少年似乎被他俊美的容貌驚住,好一會兒才緩過神。他不知道少年是什麽想法,他被他的驚呼聲擊碎了僅存的一點兒自信,他以為他大概也要厭惡自己了,因為畢竟少年的膚色如普通人一般,不是如此怪異的白皙……
然而讓他訝異的是少年緩過神后竟直接抱住了他。之前一直被少年抓在手中的粗布袋子隨手扔到一旁,少年柔軟的身體緊貼著自己緊張的都有些僵直的上身,他抱著自己,臉頰貼著自己的頸側。
“你……”他不知道要說什麼好。
少年鬆開了他。
然後就像什麽都沒發生一般又拿起了袋子,繼續從裏面翻找。
這一切對他而言發生的太快,讓他一時反應不過來現在究竟是什麽狀況。那少年,像是什麽都瞭解了也像是完全沒有明白,他做出了從來都不會有人對自己做的動作,卻又如同什麽也沒有做一樣。
他已經被少年徹底搞糊塗了。
“你……你在找什麽?!”不對!他不是想問這個!然而心底想問的究竟是什麽,他也不知道了。
少年沒有說話,他從袋子里找出了兩顆石頭,笑著對他舉起來。
是打火石。
“火……!”少年說,顯然他是又想了一陣子這個字該怎麼念。
“你要火做什麽?”
少年指指遠處的小水坑。
他明白了,他大概是想烤魚。
“你要烤魚?”
少年點頭。
……
他忽然有想一拳揍過去的衝動,只是之後,他又不可思議的一把抱住了少年。
一顆打火石從少年手中滾落入湖中,少年微微掙扎,他卻抱得更緊。
“別管它,我有!”
濕漉漉的長髮擋住他同樣濕漉漉的眼眸。他沒有拂開,只讓那濕潤又柔滑的感觸一直摩挲著自己的臉頰。沒有帶圍巾的,白皙的臉頰。




“這個字就念‘鬼’。”被稱作“鬼”的少年拿著樹枝在地上一筆一劃的寫出這個字。一旁銀灰色長髮的少年認真的看著,“鬼”寫一筆,他就跟著寫一筆。
歪歪扭扭的“鬼”字慢慢寫成型,“鬼”沒有嘲笑他的字難看,反倒覺得很開心。
從那夜相遇后,“鬼”便與眼前的少年結為好友。他與少年約好每日傍晚湖邊相見,借著傍晚的余暉他開始教少年識字。也許是因為他出自史皇氏族,並且是由大祭司撫養長大,在這個文字非常不普及,甚至可以稱之為稀有的時代,“鬼”卻認為識字是除了武藝以外第二重要的事。僅僅會說話還不行,他還想要教會少年識字。
avatar
白飛凡
神秘採花客
神秘採花客

帖子数 : 479
清香白蓮 : 5776
笑盡英雄 : 5
注册日期 : 13-05-07
年龄 : 31

查阅用户资料

返回页首 向下

回复: 【清水】【刀學】初遇

帖子 由 归安 于 2013-05-28, 16:48

可以想见这篇又是你一个宏大构想的九牛一毛!!
avatar
归安
桃花島主
桃花島主

帖子数 : 220
清香白蓮 : 5383
笑盡英雄 : 18
注册日期 : 13-05-28

查阅用户资料

返回页首 向下

回复: 【清水】【刀學】初遇

帖子 由 白飛凡 于 2013-05-28, 16:55

归安 写道::可以想见这篇又是你一个宏大构想的九牛一毛!!
你、你怎麼知道!這這這……這文真的是有很宏大的背景的雖然現在我已經忘記很多了………………但是這個開頭幾乎沒透露啥呀!!!
avatar
白飛凡
神秘採花客
神秘採花客

帖子数 : 479
清香白蓮 : 5776
笑盡英雄 : 5
注册日期 : 13-05-07
年龄 : 31

查阅用户资料

返回页首 向下

回复: 【清水】【刀學】初遇

帖子 由 归安 于 2013-05-29, 08:30

陰險的龍飛 写道::
归安 写道::可以想见这篇又是你一个宏大构想的九牛一毛!!
你、你怎麼知道!這這這……這文真的是有很宏大的背景的雖然現在我已經忘記很多了………………但是這個開頭幾乎沒透露啥呀!!!
这不要太明显!很容易就看出来有个庞大的构想
avatar
归安
桃花島主
桃花島主

帖子数 : 220
清香白蓮 : 5383
笑盡英雄 : 18
注册日期 : 13-05-28

查阅用户资料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