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島
歡迎光臨桃花島~我們是花癡三島主~

【清水】【無cp】2011年重陽應景文

向下

【清水】【無cp】2011年重陽應景文

帖子 由 白飛凡 于 2013-05-08, 06:59

師門從山下回來的時候又見到了那個少年。
黑白摻雜的長髮與還未長開卻愈見成熟的容貌映著少年歷經滄桑的過往。默然肅立的身影在望向後山方向時顯出淡淡的悔恨與眷戀。
師門認得少年,只是曾經不離身的長劍近日已不見蹤影。
這才是,真的放下仇怨了嗎?
擎著未賣盡的桃花枝條,師門緩步走到少年身側。
一陣山風吹過,撲落落的桃花如春雨潤林般撒了兩人一身,更顯出少年的孤寂與悲傷,霎時間昆侖山上萬靈呼應,竟讓師門險些掉下淚來。
握緊了花枝,師門在嘴角露出一絲苦笑。
現在後悔,是不是有些遲了?那個人啊,等你悔過等的命都要丟掉了,你卻仍是變作了那一堆塵土,埋葬了他最深切的感情。
他轉頭,望向少年的眉眼有著嫵媚的幽怨,卻終是說不出一個恨字。
他不曾恨,他又如何恨?于眼前人而言他不過是個無關人等,甚至那時的少年,都不曾知道他的存在。
他看著他,他也終轉頭回望他。
他看著他唇微翕動,卻一個字也說不出。
“他很好。”
師門回應了他問不出口的問題。
“除了每年的某些日子以外,其餘的時候,他都告訴我說他很好。”
師門猶記得溫柔如水的人第一次對自己說了任性的要求,就是在少年故去后的第一個重陽節。
“學者想看桃花了。”明明是微笑著說出的話語卻讓望不到底的哀傷浸透整片山林,師門沒有遲疑的便點了頭。
絢爛桃花下坐著的人影悲慟的讓師門無力擁抱。他知道那片因自身法術而綻開的桃花猶如人影心頭對少年的回憶一般,都只能是曇花一現,夢過無痕。
無……痕吶……
師門轉身不再看他,只擎著幻化出的桃花枝條到山下變賣。
他隱約記得有那麼一句詩:
桃花仙人種桃樹,又摘桃花賣酒錢。
他便真的為那人換了許多酒回來。他希望他能如詩中所言,在桃花樹下做個好夢。
然而他卻始終不曾醉過。甚至連微醺的樣子都未曾顯露。過於清醒的雙眸中是他不敢對視的,沒有掩飾的自責和憂傷。
爲什麽不醉呢?爲什麽不能遺忘呢?爲什麽不肯放過自己呢?
他甚至不切實際的認為,他所換來的,難道都是無用的清水嗎?
他陪他同飲。
他學他一壇壇的揚起,灌下,讓燒灼般的疼痛感卡在喉嚨中,吐不出,咽不下。
“欲祭疑君在,天涯哭此時……”
他聽到他極輕極輕的念著,而後又是一壇酒消失在桃花般淺粉的唇角。
他覺得他未醉他卻已然醉了,不然為何自己仍覺得他是在微笑呢?
那讓他難過的,恨不得掩去的溫柔微笑。


“不去見見他嗎?”問了有些沒用的問題,師門覺得像是了却一樁心願。
他這幾日一直看到少年來到山間的此處默默站立,他知道他的目光穿透這密密層層的山林落在後山同樣日日無言站立在同一個地方的那人身上。
他看的到他嗎?
師門想到。
現在,過去,那些時候,少年也是在某個地方默默注視著這世間自己最愛。也最愛自己的師長嗎?
他看得到他吧,他看得到他將血和淚混濁著洗不淨的哀思如白水般舉頭飲去。他看得到他吞咽著塵世的細沙將白璧無瑕的心境摧染的支離破碎,他看得到他奮進一己之力直至淚干血盡也要護得所有人安然無恙。
他看的到的,他想,所以才更擔心,才更不願意聽他用溫柔的語調說。
學者很好。
“你不好,一點兒都不好!”
那日荒山英雄會歸來後,他靠在他的床頭從日落哭到日出,重傷躺在床榻上的他只極輕微的說了句“學者很好,不用擔心”,就再也沒能醒來。師門隱去身形呆坐在床頭只盯著他憔悴慘白的臉龐,看著他的好友來了又走,走了再來,卻是沒人能治好他的傷痛。
“要……離開昆侖……幾天……”
服下醫魔的藥丹,他終於睜開緊閉的雙眸,而後卻是趁房中無人向他道別。聲音中的小心翼翼不知道是向他表達歉意,還是覺得自己的行為與逃避無異。
“麻煩你……幫學者……照顧……”
後面的話語他未能說出口,緊閉的雙唇滲出絲絲縷縷的血痕,他閉上眼,抓緊床單的手指透出衰敗的灰白色。他不忍看他難過,緊緊握住了他時而冰涼時而滾燙的雙手。
“我知道,”師門應著,“昆侖的一切,還有後山,我都會照顧。”
他看他點點頭,卻終是忍不住的從眼角溢出了晶瑩。
“學者……太懦弱了……連累你和……和……”
“都是學者的錯……都是……咳咳……!”
他將他抱在懷裡卻不知道怎麼安慰,只能任由滾燙的淚珠灼傷他的胸口。
“傻瓜,你怎麼會連累我呢,我只是個桃仙,如果不是你,我都無法存在啊……”
他擎住他的臉,吻住了他的唇。
“活下去,不要絕望,不要放棄,我知道你做得到,昆侖需要你,我需要你,還有後山……後山那個人也在等著你,他希望你活下去的,他一定是這麼希望的!”
他不知道他是否聽清了他的話,他只知道在他懷中以淚洗面的人的心里只有一個字,一個人的名字。
“痕……痕……!”


“不了,不用。”
少年不出意料的搖頭拒絕了師門。
“我如今是鬼,師……師長是人,人鬼殊途,不宜相見。”
就連理由,也如師門想的分毫不差。
月上枝頭,山間夜風更盛,落英繽紛,卻漸漸沾染不到少年身旁。
是……還陽的時間將盡嗎……?
“真的不見嗎?”不知道為何他問了本不該問的。他自驚訝,少年也微詫,然而還是付之一笑。
“能再回昆侖,得知師長安好,痕之願足矣。”
“只是孽徒不孝,不能再侍奉左右,江湖險惡,唯願師長平安。”
“多謝先生幾日來降桃花以解師長憂心,痕在此,謝過了。”
俯身鞠躬過後,少年的身影愈發淡薄,只是卻仍是極為不捨的向著後山方向望去。
師門靜默注視著少年如浮塵般消失在蒼茫夜色中,努力壓下心中的哀慟,他輕揮雙袖,惹得林中桃花飄落如雨,竟似要在這一夜盛放殆盡。


走入後山,不出意料見到那人面對墓碑靜立無言,師門緩步上前,那人回首微笑。
“師……門……”
未竟的話語消失在柔軟的唇角,師門接住因自身桃花香氣而暈眩後傾的身影,他伸手覆上他的眼瞼,微涼的觸感讓他在心底輕嘆。
“哭了嗎?”
微微搖頭。
他沒有駁斥這顯而易見的謊言,而是略微用力的捂住了他的雙眼。
“睡吧,”他對倚靠在自己肩頭的人輕聲說道,“別再折磨自己了。”
“你若是睡著了,那少年,今晚會在夢中等你。”
“相信我……”
豔如花瓣的雙唇印在那人眼角,執意不肯閉合的雙眸終於緩緩合攏,逐漸柔軟下來的身軀慢慢癱在師門懷中,猶如淺白桃花中的一點哀戚,憂傷,而漸漸歸於沉寂。
斷痕吶,師門看著懷中人熟睡的臉龐輕輕在心中念道,你若真是還眷戀你這個溫柔如水的師長,便在今夜與他夢中相見吧。莫再拘泥于所謂的“人鬼殊途”,也不要再自慚自責,有個人始終一心一意的在此等你,無怨無悔。
山中夜霧漸濃,桃仙的身形影影綽綽的看不清楚,連帶懷中淺灰的影子也漸趨淡薄,當朦朧朧的滿月化開濃霧照映山林的時候,石碑前已是空空如也。唯有不合季節的桃花香氣瀰漫,仿佛輕聲訴說著,
愿君,
好夢。
avatar
白飛凡
神秘採花客
神秘採花客

帖子数 : 479
清香白蓮 : 5664
笑盡英雄 : 5
注册日期 : 13-05-07
年龄 : 30

查阅用户资料

返回页首 向下

回复: 【清水】【無cp】2011年重陽應景文

帖子 由 归安 于 2013-05-28, 16:54

今天先看到这儿,让我标记一下~~~~
avatar
归安
桃花島主
桃花島主

帖子数 : 220
清香白蓮 : 5271
笑盡英雄 : 18
注册日期 : 13-05-28

查阅用户资料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