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島
歡迎光臨桃花島~我們是花癡三島主~

【清水】【三圣宗&教主】浮雲

向下

【清水】【三圣宗&教主】浮雲

帖子 由 白飛凡 于 2013-05-08, 07:02

浮雲
多謝好友給的題目。
也許這不是武聖宗的心境而是我的。
這是我最喜歡的文沒有之一,TAT


武聖宗走進昆侖正廳的時候訝異的發現逍遙教主手支桌角坐在那裡睡著了。低垂的眼瞼上黑翹的眼睫隨著呼吸極輕微的顫動,髮簪上垂下的絲絛擦過臉頰亦在輕微搖擺。
如果不是手中拿著好不容易搜羅來的關於三教一家的文書,武聖宗想也許自己會忍不住上前拂開那有些礙事的絲絛。
不想讓教主被它癢醒。
不過這實在不是適當的想法。無論是想讓眼前人就這麼坐著睡下去,或者是臆想中的逾矩動作。都不是身為昆侖正教教眾的武聖宗應該做的事。
那他應該做什麽呢?站在那裡一動不動的武聖宗自問,自己應該走上前,叫醒教主,將手裡的文書轉交給他然後再對三教一家之事彼此商討,擬定下一步的計劃。雖然是自己聽的多說的少,但這就是平日的相處模式,這才是他應該做,或者說可以做的事。
然而現在的他一點兒也不想,像往常一樣。
其實早就不想了,看著學千秋平靜溫柔的模樣,武聖宗知道,也許從第一次見面的時候自己就一點兒也不想以“正常的模式”和他相處。
言談、微笑、眼神,隨便的什麽,面前睡著的人睜開眼睛時候做出的任何動作都讓他覺得不可思議的美好,就算這些並非第一印象,但顯然卻比初次見面時的印象更為深刻。彼此初次相識的時候三圣宗露出了劍拔弩張極不友好的樣子。事後想想那大概是出於自身對危機認識的本能。
危機,永遠是謙謙君子模樣的學千秋對三圣宗而言也許是真正意義上的危機。無論是他的真實身份,或者那總是掛在嘴角的,平和溫柔的微笑,以及偶爾露出的陰暗與憂傷,關於他的一切的一切混在一起形成一股奇怪的漩渦,挑個好聽的詞說就是人格魅力,而若是結合現狀而言,武聖宗的腦子里閃過一張用圍巾蒙著的清秀面容,和一個總是拎著酒葫蘆的人影,用致命危機來形容絕對不算誇張。
本能的趨避這樣的危機,卻終還是沒能逃開,因為除了本能人與生俱來的還有慾望。修心寡欲上百年,那人髮絲清掃衣袖輕飄就將三圣宗的過往擊的粉碎。什麽叫正常?在加入昆侖正教的時候,正常早就離自己而去了。
三圣宗偶爾會一起回憶一下在太乙真觀清閒的日子,那時候在武林中雖有三圣二僧一道主的名號,終歸要管的不過是太乙真觀這一個略大的道觀而已,且又有三位觀主扶持,更多的時候三圣宗像是被供起來的雕像,每日看看經書練練功,在太乙星海打坐入定一坐就是三五天,真氣運行體內調理的全身舒暢無比,睜開眼睛再觀測星海內難以參透的璀璨夜空,體悟一下修道之路的艱辛。無聊的時候某道主會趕在三人還耐得住寂寞的狀態就急匆匆火燎燎的跑來蹭茶蹭飯嘮家常,興起之際還會不管不顧的捋胳膊挽袖子非要和三人大戰三百回合,分出個勝負輸贏。三圣宗當然極少應和,就算是出手也常常是故意落敗,惹得某道人氣喳喳的無可奈何,他們三人卻在他走後忍不住偷偷笑他的率直。
太乙玄黃日月長 德彌六合天地寬
陰陽兩移轉九天 四象八卦兌化乾
妙法真機藏三界 修真鍊道不計年
那個時候三人就是這麼想的吧,雖然不是虛浮度日,但總是讀經修習的日子就像天空中的雲朵般悠閒自在,每日的重心也完全都是對道學的研習和體悟。真是修真鍊道不計年。
又有什麽可計的呢?如果不是遇到了學千秋。
嗯,如果不是遇到了學千秋。
武聖宗從來沒想過如果,他沒想過如果他們沒有遇到學千秋是不是就還能繼續當初閑雲野鶴的日子,他沒想過如果斷痕聽話一些學千秋是不是可以免受許多磨難,他沒想過如果學千秋不是學千秋了他們是不是就要改變另一種狀態來面對這個昔日重視關愛教眾的有些過火的逍遙教主。
哪兒有那麼多如果,他想的最多的是這個。如果真有如果,那太乙三圣又何曾有過對與錯?神魔雙劍之爭豈不是場兒戲?那個為愛徒付出一切又失去一切的人,又怎會讓他如此難以放棄?
不不不,最後一句是不可以想的,不可以,總是想,難以放棄。
可以放棄的,應該放棄的,必須放棄的……無法放棄的。
文聖每次看到武聖發呆的時候都會略有些刻薄的說著:修道人最重修心。而後就用那畫著陰陽兩極的道扇在他眼前搖搖晃晃。武聖雖是不惱,卻總詫異為何相同的心境文聖能付之一笑,而賢聖,更是不動聲色,連微笑的弧度都和當初一模一樣絲毫未變。只有自己,耿耿於心,不得釋懷。
“因為武聖是坦誠的人吶。”這樣對兩人坦白后,文聖用欣羡似的口吻說著,“心裡想什麽便說什麼,總比窩在心中一言不發還要偽裝平靜的人,舒服多了。”
知道文聖指的是賢聖,望過去賢聖仍是那溫溫淡淡的微笑,恍惚中竟和那人有幾分相似。
“唔,不好。”當時他是如此回答文聖的,“太直白了也會讓人困擾。”而如果萬一被那人察覺了,武聖知道絕不是退出昆侖正教就能解決的。
“好不好要試過才知道,”文聖依然來來回回搖著他的道扇,配上一副為人傳到授業解惑的表情,武聖覺得他都像個說書先生,“等體驗過那種有話不能說的心情后,再來和我們說究竟哪種心情更好受點兒吧。”
武聖沒有再應他,他總覺得他只是安慰而已,而當他因為教務不得不常常與逍遙教主接觸相處以後,他才真正明白文聖當初的話意是多麼準確。
有話不能說,對他的思慕之情連當著他的面想都覺得是一種玷污,總是要維持著道者端正中平的樣子面對近在咫尺的誘惑。如果不是他對他總是心懷敬意毫無不軌之心,武聖宗不知道自己的正義面孔還能偽裝多久。
很痛苦,內心像有火在燒,疼痛,還要用冰水澆熄,然後更加疼痛。
他以為自己會先崩潰掉,在這樣兩極衝撞的感情下,然而讓他自己都覺得不可能的是,他竟然非常快的適應了這種痛苦。大概是心中某個曾經最柔軟的地方徹底的麻痹掉了吧,即使是掏出那無比柔軟的部份當著他自己的面把它擊的粉碎,他大概也不會有任何感覺了。
喜歡上不能喜歡的人,產生了不應該有的感情,如果不想被這有違常理的情緒吞噬掉,那麼最好的自救方法就是毀滅它,就像自殺。
無論從心理還是生理,三圣宗都是死過一次的人。
當他一臉木然的看向文聖和賢聖的時候,他才恍然發現不知從何時起他們的表情也早已生硬,如同蟬殼。
“好友啊……”他低低的喚著與他生死相從兩位道友,卻不知要說些什麽。
“後悔了嗎?”文聖問他。
“怎麼可能。”賢聖輕輕的應了。
哪兒有後悔的退路呢?因為,從來都沒有如果啊。
當初要是一直都把他當做小人就好了。文聖曾這麼對他和賢聖說,然後就遠遠的望著昆侖玉虛的方向,眼神飄忽起來。
一直把他當做小人吶……武聖咀嚼著文聖的抱怨,他是小人,就不會喜歡上了嗎?這並不適合作為衡量尺度,小人或君子,與對一個人的喜歡與否,又有什麽關係?
他想反駁文聖,卻聽到他歎息似的的說著,那樣,大概就能心甘情願的死在他手中了吧。
死在……他手中?
武聖一時茫然。文聖,竟是連死,都想過了嗎?
不過,也不好。文聖又自顧自的笑了,像我們這樣的小角色,死在他手中他都不會記得吧?
不會記得,武聖明白文聖的意思,對那個身份成謎的人而言,現實武林有幾個真正值得認真以待的對手呢?
關於學千秋的真實身份從昆侖正教到整個武林都有不同版本的傳言,武聖宗一個也都沒有相信過。並非是毫無可信度,而是他覺得無論相信了哪一個,眼前這個溫潤如玉的人就會如同夢幻泡影在自己面前消失不見。
水中花,夢中月,學千秋于三人而言也許一直都是這樣的存在。
可望而不可及的並不是遠如天盡頭的武林平靖,而是自己傾心跟隨的人不過是幻想中的完美。他害怕當他知道真實的逍遙教主的時候,他會不會因無法承受而崩潰。不是不能承受要在所謂的正與邪中做出選擇,而是恐懼就算是他的背影他也無法再追上。
並不需要做出選擇的,武聖宗知道,在歸入昆侖正教的時候三圣宗就已經做好選擇了,不是嗎?而後也從未改變過,無論是爲了他的徒弟放棄神獸之血,或者在三教一家正式步入武林的時候毫不猶豫的選擇支持和相信教主。
那不是選擇了,在歸入昆侖正教以後,三圣宗做出的都已不再是選擇,而是選擇后的堅定無悔,一往無前。即使犧牲生命,即使無數次的爲了他的願望而重複死去,三正宗也不會猶豫,因為不想看到他流淚,不想他失望,不想他為了正道犧牲所有。即使爲了他而讓愛他的心死去,他也不能忘掉自己愛他這個事實。
悲哀嗎,武聖宗不知道,他想關於這個問題文聖和賢聖大概也不知道。不是所有的事情都有答案,不是所有的事情都能知道答案,不是所有的事情知道答案會比不知道來的輕鬆,和幸福。
因身中噬血魔劍魔氣的三人第一次退到太乙星海的時候,武聖曾問過一個至今想來愚蠢至極的問題。
“若是我們死了,教主……要如何?”
儘管只是擦破肩臂的小傷,但深刻瞭解魔氣霸道的三人心知彼此恐是命不長久。以瀕死之人的心態設想,武聖脫口而出的第一句話卻是擔心那人未來前行之路,是否又多了幾許坎坷。笑自己癡傻之時毫不意外的看到另兩人一面忍痛一面忍笑簡直如鬼哭般的表情。
“我說你……哎……真入魔了嗎……”撫著胸口緩和氣息的文聖幾乎是硬從牙縫中擠出聲音來回答武聖,“現在這個樣子還在想什麽……拖下去,也不過是給他增添煩惱罷了……不若一了百了……”
最後的字音輕的幾乎聽不到,武聖略顯茫然的低著頭,然後忽然聽到賢聖低吟道:
啼到春歸無尋處,苦恨芳菲都歇。
算未抵、人間離別。
“……賢聖,你這是說我們,算是‘將軍百戰聲名裂’…嗎?”
“算是吧,”賢聖的溫文表情已遮不住魔氣的折磨而顯出幾許猙獰,“這樣死在太乙星海,也不算太壞。”
將軍百戰聲名裂。
向河梁、回頭萬里,故人長絕。
易水蕭蕭西風冷,滿座衣冠似雪。
正壯士、悲歌未徹。
啼鳥還知如許恨,料不啼清淚長啼血。
誰共我,醉明月?
“誰共我,醉明月……?”武聖抬頭看看兩位道友,卻見二人也正凝望自己,彼此視線交匯,竟是化成一陣不成聲的大笑。
哈哈哈——!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生者可以死,死者可以生。生而不可以死,死而不可複生者,皆非情之至也。夢中之情,何必非真。
天下,豈少夢中之人耶。


從昆侖正廳走出來的時候正好文聖和賢聖也要面見教主陳述三教一家之事,武聖宗略一揮手攔住兩人,而後做了個噤聲的手勢便一同向偏廳走去。二人自是瞭解武聖行為,一聲未出跟隨其後。
武聖也不知道自己這麼做是否合適,只是他既不能一直面對睡著了的逍遙教主也不想讓任何人打攪他。他能為他做的太少了,也許只有讓他安穩的睡上一會兒,才能讓他有一絲“他愛著他”的滿足。
偶爾,武聖宗也想自私一次。看著但笑不語的兩位好友,武聖宗知道這小小的私心他們亦是察覺得到。
未來的路還很長,如果可以,請讓三圣宗一直跟隨你走下去,也許我們的存在微不足道,能為你做的事大概也會越來越少。但至少,我們會堅守不離不棄的誓約。無論是神是魔,你只是三圣宗心中唯一的教主。

紛紛擾擾江湖路,卻是難問武林途。
波濤湧現世已亂,一朝天下泯邪蹤。
avatar
白飛凡
神秘採花客
神秘採花客

帖子数 : 479
清香白蓮 : 5664
笑盡英雄 : 5
注册日期 : 13-05-07
年龄 : 30

查阅用户资料

返回页首 向下

回复: 【清水】【三圣宗&教主】浮雲

帖子 由 归安 于 2013-05-29, 08:33

心中有这样一个人,虽然永远无法靠近,永远无法拥有,但只要有这个人想着这个人就会觉得心里满满的,也就值得了。
avatar
归安
桃花島主
桃花島主

帖子数 : 220
清香白蓮 : 5271
笑盡英雄 : 18
注册日期 : 13-05-28

查阅用户资料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