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島
歡迎光臨桃花島~我們是花癡三島主~

【清水】【酒徒狂醉+學生刀/學千秋】經年1-3半,坑

向下

【清水】【酒徒狂醉+學生刀/學千秋】經年1-3半,坑

帖子 由 白飛凡 于 2013-05-08, 07:05

不倫不類的文,坑。


經年(一)
房門打開的瞬間學生刀毫不猶豫的用冰冷的槍口抵住對方額頭,然而讓他訝異的把準備好的威脅言辭全部吞下去的,卻是對方一點兒也不驚恐的泛著溫柔和疑問的目光。
然而已經沒有時間去理會任何異常情況,被打穿的左腿沒有多少力氣支撐身體,學生刀放下槍口略微強硬的推開顯得有些呆愣的一直站在門口的這間房屋真正的主人,然後迅速反鎖房門,依著門板慢慢坐了下去。
包扎過的傷口雖然不再滴落血液暴露自己的蹤跡,但簡單的應急處理并不能減緩疼痛,一路狂奔的他在街角發現這略顯陰暗簡陋的房間,就算是不喜歡與無關人員接觸的學生刀也只能選擇暫時棲身在此。本就沒有傷害對方意圖的他想要以威嚇迅速達到目的,卻沒想到對方竟毫不驚訝。
難道說這個和自己年齡相仿的青年也是道上的人?有一瞬間他不由得如此想到,但很快就放棄了。
雖然殺人無數但也不算是十足惡人的自己大概沒這麼點兒背,而就算對方真是,最先放棄的還是自己。把槍口從對方額頭移開的時候學生刀就有幾分認命的打算。
坐在地上疼痛略減的學生刀抬眼看了看對方,此時已是深夜一兩點鐘,習慣夜視的學生透過窗口照進來的亮光可以清楚的看到對方的容貌,剛剛還很溫柔的眼神現在顯出幾分恐懼,也許是剛才自己推開的力度太大,青年直接撞到了身後的木製衣櫃,現在也維持著手扶衣櫃的姿勢站在那兒一動不動。
“抱歉……”不光是為推開他的動作道歉,作為危險分子,把無關人員牽扯進來的行為讓他多少有些臉上無光。
“……不,沒什麼。”略為楞了一下,青年以比最初的目光更溫柔的聲音輕輕答道。而後,不再那麼恐懼的他微笑著說出了讓學生驚訝的話語,“你的聲音很好聽。”
呃……?
學生愣住。他不知道爲什麽青年面對手執兇器的自己能輕鬆的說出這樣的話。
“那個……你受傷了?”微微皺眉,青年好像是察覺了什麽。
“嗯……”學生點頭,如果沒有受傷,就算任務失敗他也可以輕鬆逃脫,這次是自己輕敵了。
“很嚴重嗎?如果只是皮肉傷的話,學者這裡有很好的傷藥。”
“……沒有傷到筋骨,只是打穿了血管。”學生總覺得自己有點兒跟不上青年的思路,他真的一點兒懼怕都沒有嗎?抵住額頭的槍口,自己腿上的槍傷,以及並不明顯但近距離一定能看到的,滿身的鮮血……
“那太好了!學者上次剛用過的效果很好!”青年的表情一下輕鬆許多,他磕磕絆絆的走向房間裏面,在另一側的書櫃上胡亂的翻找著“咦,放到哪兒去了……”
“看不到的話就用手電筒,不過儘量不要開燈。”半夜裡開著燈光的房間會透出房內的影子,學生怕青年開燈而提醒道。
然而對方在聽完他的話之後竟停住了動作,而後滿是歉意的回頭望向說話的方向,有些愧疚的說道,“抱歉……學者這裡沒有手電筒,也沒有燈……不過你別著急,學者能找到的。”
沒有手電筒也沒有燈,難道他都是用燭火之類的照明嗎?
下意識的抬頭看看天花板,果然連最普通的日光燈管都沒有,環視眼前的房間,也是任何燈具都看不到。就在學生兀自不解的時候,青年拿著一管藥膏走回他身邊。
他蹲在學生前方不遠的地方,將藥膏筆直的遞給對方,差點兒戳到學生四處張望而隨之轉動的鼻尖。
“嗯……你可以自己弄吧,涂在傷口上很快就不疼了,止血效果也不錯,不過繃帶上次學者都用光了,先用毛巾先勉強包扎一下吧。”
沒有伸出的那隻手上握著還未開封的包在包裝袋中的新毛巾,蹲在學生面前的青年面帶微笑的看著對方,然而學生沒有接過幾乎抵在鼻尖的藥膏,他只是驚訝的凝視著青年的目光。
透出善意的目光中除了自始至終都帶著的一絲溫柔外,常人都會有的焦距學生卻一直都未能看到。反射著微弱亮光的瞳孔像夢境中的星辰一眨一眨的望向自己的方向,但他知道那大概只是憑藉聲音確定自己的位置而已。
原來是……失明了嗎?所以對自己的恐嚇絲毫不感到恐怖,因為,他大概都不知道那是槍口吧……
沒來由的對青年感到一陣惋惜以及更深的愧疚,學生刀接過馬上就要戳到臉上的藥膏,壓低聲音說了聲“謝謝。”
“不客氣。”像是對學生的答覆感到放心,微笑著的青年就這樣在學生對面席地盤腿坐下,然後並不低頭,摸索著一點點打開毛巾的包裝。
學生沒有再看青年,像是有點兒不忍心似的,他低下頭,扯開左小腿的布料將傷口整個暴露在月光下,用扯下的布料隨便抹掉血痕后,擰開藥膏,一點點涂在傷處。
帶著藥草香氣的冰涼感覺從熾熱的傷口處傳來,像是能感覺到傷口在癒合似的。對藥物的療效感到驚訝的學生忍不住說了句,“真的很好用。”
“呵呵。”像是被誇獎的是自己一般,青年露出了好看的笑容,“先用毛巾裹一下,學者明天再去買繃帶。”
下意識的嗯了一聲后學生忍不住苦笑,喂喂你這是準備住在人家裡了嗎?
“如果你不介意的話今晚就先睡在學者床上好了,”當學生嘗試著站起身的時候依然坐著的青年說道,“學者還有幾床沒用的被子,鋪在地板上也可以湊合一晚。”
“……不用了。”他並不想牽連眼前的青年,雖然依他目前狀況而言能有地方休息是最好的。
“難道你不用睡覺嗎?現在應該是半夜吧……”即使看不到也不意味著不知道時間,被對方的敲門聲吵醒的青年可是從睡夢中爬起來開門的。就算現在,他也還是穿著睡衣並且很有睡意的!
“而且你還受了傷,肯定行動不便,先在學者這裡休息一晚明天再走也不遲的!”不知道傷在哪裡但瀰漫在房間中血腥味道很濃,這絕對不是劃破手指那種程度可以比擬的。
“但……”不希望你被牽連,不知爲什麽後半句學生說不出口。對於並不知道自己身份的青年,他忽然並不想告知他本應該知道的事。
自己曾用手槍威脅他,以及自己的真實身份……
“還是說你很著急,或者……待在學者這裡很不舒服?”這樣說著的青年臉上有了明顯的感情變化,似乎是對自己之前的邀請感到幾分魯莽而有了輕微的懊悔。學生刀並不希望在青年臉上看到這樣的表情,他很快搖頭否定了他的意思,而後又發覺對方看不到而出聲說明。
“這邊的絕沒有那個意思,”他有什麽好著急的,急著跑出去送死嗎?“但是怕打擾你……”
“這個不算打擾的,”反正已經把學者從床上叫起來了不是嗎,“啊,對了,你的衣服壞掉了吧,等學者給你找件衣服換一下。”
青年邊說著邊站起身,摸索著走到之前被學生推到的衣櫃前,他打開衣櫃,開始一件件的找起來。
“學者還有備用的睡衣的……嗯……哦,對了!”他忽然轉過身,對著門的方向問道,“你的身高和學者相比差很多嗎?”
拖著受傷的腿學生一步步走到青年身邊,勉力站直后,用手比著青年的頭頂而後平移到自己額頭。
“嗯,差不多。”就連自己也不明白為何他會很鄭重的,測量彼此的身高。
“啊……”像是突然發現什麽似的,青年有點兒不好意思的低下了頭。
“怎麼了?”
“那個……忘記跟你說了……學者是盲人……看不到……給你添麻煩了吧……”
“……沒關係。”學生看著青年平視自己鼻翼的目光溫柔的答道,“一點兒都不麻煩。”


“都說了……你是傷員……應該睡在床上……呵啊……”
已經和學生爭執將近半小時究竟誰應該睡地板的青年此時困的睜不開眼睛,但仍堅持著抱著被子坐在地上。
如果不是腿上有傷學生會毫不猶豫的把對方抱上床,但現在走路都有問題的他力不從心,偏偏青年又執拗的很。
“學者怕……明天早晨起來……踩到你怎麼辦……”雖然聲音越來越小,但青年的囈語讓學生停止了想要硬把他拽起的動作,“看不到……忘記你在的話……怎麼辦……”
搭在青年肩膀的手僵持在那裡,學生凝視對方昏昏欲睡的面容不知如何回答。一直坦然面對自身缺陷的青年讓學生有著莫名的惋惜與愧疚,而此刻更生出一種淡淡的苦痛。
他沒辦法再堅持,只得答應青年的要求,乖乖爬上床。而終於達成目的的青年也如釋重負般躺到鋪好的地鋪上,蓋上被子沉沉睡去。




經年(二)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個美麗的王國
王國的名字,叫做天國花園
那裏有著比現在美麗一万倍的鮮花和草地
自然的芳香氣息可以飃過萬里
即使在遙遠的海浪上
你都可以聞到那濃郁的芬芳

在那美好的國度中
你可以做任何一件你所喜歡的事情
那裏沒有戰亂
也沒有鮮血染紅的盔甲
騎士的工作只是作爲皇室親兵
顯示皇家的尊貴

天國花園的國王是位美麗的女王
她有著東方人所特有的黑色長髮
那深沉的顔色就像暗夜一般
深邃而誘人
美麗的女王有個可愛的妹妹
她對妹妹的愛超過所有人
就像太陽俯瞰大地
無微不至

她的妹妹有著和女王完全不同的長髮
那是金色的
仿佛被神祝福般
耀眼而絢麗的長髮
金髮公主有位勇猛的騎士
作爲她的保鏢
那才是真正的騎士
他可以獨自捕獲山中的黑熊
也敢與猛虎搏鬥
爲了公主
他可以把自己的心臟掏出
只為證實他對她的忠貞
因爲他愛她
就像她愛他一樣深

美麗的王國持續美麗
璀璨的日光祝福著這片大地
直到一位流浪者的來臨
幸福才走到終結


學生刀是被鬧鈴聲和接連著的呼痛聲吵醒的,昨夜體力耗損過劇又失血過多,如果沒有外界干擾說不定能睡到日上三竿。
醒來的學生刀睜開有些乾澀的雙眼扭頭看向一旁,卻見到昨夜睡在地上的青年捂著額角蹲在那裡,另一隻手還在下意識的尋找著什麽。
緊挨床鋪的書桌上鬧鈴嘀嘀的響個不停,學生伸出手臂按下關閉的按鈕,還在皺眉迷茫的青年一下子停了動作,有點兒恍然大悟似的坐回到地上。
“真的忘了……你在的……”含糊的聲音大概是還未睡醒,不過青年很快站起身摸著床鋪對面的書櫃向門口方向走去,“學者先去洗漱,你要是累的話就繼續睡吧。”
青年的住所是簡單的三間佈局,一進門是十幾平米的小臥室,左手邊是衣櫃和床,右手邊是並排的廚衛兩間,以及書櫃,而正對門口的唯一一扇窗戶下,則是緊挨著床和書櫃橫放的書桌。
聽著浴室傳來的洗漱聲,疲憊無力的學生刀卻無論如何睡不著了。他掀開被子坐起身,卻被身上的睡衣嚇了一跳。
……這滿是粉紅色小兔子的衣服真的是他學生刀會穿的嗎……?昨晚光線太暗顏色看不清楚,雖然知道是卡通圖案的但這過於鮮明的嫩粉色……回憶一下剛剛青年穿的貌似也是畫滿卡通貓咪的睡衣,顏色……是淺青色?
……
罷了,本來就是被人家好心收留的,哪兒還有資格嫌棄什麽。
試著活動一下傷腿,依然使不上勁兒,子彈還埋在肌肉裡不取出來不行。不過,捋起褲腿檢查傷口的學生刀微有點兒郁卒的看著幾近合攏的傷口,這也恢復的太好了,只怕到時候醫魔那老頭子又要責怪自己亂用藥得重開刀吧……
“你不睡了嗎?”摸著書櫃走回臥室的青年手中拿著一盒牛奶和一個用保鮮膜包好的三明治,“那學者也給你拿早餐吧,等一下。”
“不用了,我不餓。”不希望對方太照顧自己的學生刀急忙出聲,只是體力透支的身體違背主人意志誠實的咕咕叫起來,學生尷尬的看著聽力敏銳的青年笑起來。
“說謊是不對的喲,你先吃這個,學者再去拿。小醉準備了很多都吃不完的……”
小醉……?
主動接過青年不知該往哪兒遞出的早餐,學生刀忽然想起自己還不知道青年的姓名。要問嗎?他有些踟躕。
打開三明治的包裝咬一口,清淡爽口的味道讓他稱讚,雖然不知道小醉是什麽人不過明顯廚藝不錯。
“好吃嗎?”坐回地上的青年笑著問他。
“嗯,很好吃。”他如實回答。
“小醉的手藝很好的,還有那個藥膏,也是他幫學者買到的。”
“是嗎。”他淡淡應著,“小醉……是什麽人?”是青年的家人,或者朋友?
“是負責學者的編輯。”
“編輯?”
“唔,學者是以寫童話故事為主的作者……不過沒什麼名氣罷了。”
寫童話故事的作者?難怪衣服上都是卡通圖案……
“你的名字……”猶豫許久,他終是忍不住問出口。
“學千秋,應該沒聽說過吧。”青年的笑容總是溫柔而開朗。
“學……千秋……”他慢慢的念著他的名字,而後說道,“我叫學生。”
學生,他沒用勇氣說出全名。
“學生?”青年略帶疑問的聲調讓他微微繃緊神經,生怕是他發現了什麽。
“那……你是大學生還是小學生?”青年的嘴角有了一絲促狹。
他也笑了,“都不是,是逃學生。”


簡單吃過早餐的學千秋收起地鋪準備外出,尚不能自由行動而被學千秋極力挽留的學生坐在床上看他動作。盲眼的青年如同感覺不到旁人在場般泰然自若的脫掉全身的睡衣,幾乎完全赤裸的身體讓學生刀微有點兒彆扭的扭開頭。
“要去哪兒?”一個人外出會不會行動不便?他沒好問出口。
“幼兒園,離家不太遠。”大概聽出學生的關心,青年一邊兒穿衣服一邊兒詳細解釋了幼兒園的位置,“學者已經去過很多次,非常熟悉的。”
“那……你是去採風?”
“差不多吧,其實也可以說是去玩,學者很喜歡小孩子。”
“……注意安全。”學生覺得自己這話說得有幾分愚蠢。
“沒關係的,這個學者還是比較擅長。”找出淡茶色的裝飾性眼鏡戴好,學千秋回頭‘看了’一眼學生,“有什麽需要的話房間里的東西請自便,學者中午之前就會回來的。”


等青年離開房間只剩學生刀獨自一人的時候他才忽然想到,就如此讓陌生人獨具在自己家中,學千秋對他人的信任度也未免太高了。
善良,單純,又很堅強,這樣的盲眼青年讓學生生出莫名的好感。
不過現在不是考慮這些的時候,拖著傷腿下床的學生從床底拉出昨晚隨便丟進去的臟衣服。掏出已然關機的手機換上另一張sim卡,學生撥通了這張卡上唯一儲存了的號碼。
短暫的嘟嘟聲過後就是預料中的冷嘲熱諷。
“原來你小子還活著啊。”
醫魔生不救,組織裡學生刀唯一真心信任的同伴,同時也是自己的治療醫師。
“任務失敗,我懷疑有內鬼。”
沒有任何拌嘴心情的學生刀直奔主題,而他的話顯然也將對方剛剛滿不在乎的態度一掃而空。
“……你確定?”
“對方追擊的太迅速了,就像是在等我一樣。”
“真是棘手……你想怎麼辦?”
“不怎麼辦,沒有任何線索只能按兵不動。”
“那你給我打電話幹嘛?”
“我受傷了,左小腿,對方用的應該是9mm的手槍。”
“你不會是準備讓我去找你吧……”
“廢話,要是能走我還給你打電話!”
“……那你現在在哪兒?”
……一個叫學千秋的童話作家的家中。
“C街道XX號民宅。”
“都快到郊區了啊……你還真能跑。”
“別廢話了最好今天下午就到。”
“那不可能,你以為就你一個人受傷嗎?我又不是只領你一份薪水。”
“……那要什麼時候?”
“兩天后。如果魔鬼祭司問你的下落我怎麼說?”
“不知道。”
一語雙關的說完後學生刀迅速切斷電話拔出電池和智能卡放到衣服口袋裡,又將衣服丟回床下。


也許是習慣使然,即使腿傷未愈學生仍將學千秋的房間大致翻看了一遍,他潛意識的想對這個萍水相逢的青年瞭解多一些。
房屋中並沒有任何特別的物品,只有滿櫃子的盲文書籍吸引了他的目光。
古詩詞、史書、經書、文論……因‘工作需要’熟悉各種密碼暗語的學生一本本翻過學千秋的藏書,卻沒有發現任何一本童話,或是與童話故事有關的書籍。而立在書櫃最底層的幾本印刷書籍,卻是學千秋自己已經出版的童話集。
學生刀隨便挑了一本《天國花園》來讀,只是還未讀兩行竟傳來一陣敲門聲。明顯並非學千秋的氣息讓學生迅速執起放在書桌上的槍支,只是又很快收起,而後以略顯狼狽的姿態鑽入床底。
鑰匙插入轉動門鎖的聲音過後,比學千秋更沉重的腳步聲響起。
從容步入房間的肯定是比學千秋身材高大的男子,躲在床下的學生目不轉睛的盯著對方的腳步。
只見男子靠近床邊站定后,微微訝異的“咦”了一聲,而後自言自語道:“沒疊被子啊,真是少見。”
之後窸窸窣窣的聲音大概是男子將床鋪收拾整齊。而後男子走入洗漱間拿出拖把開始清掃房間。
聽著外面的動靜學生大概猜到男子的身份,也許他就是學千秋口中的“小醉”吧。不過,這麼高大的男子用這樣的名字來稱呼……學生努力壓下內心的違和感。
收拾完房間后,學生看著被學千秋稱為“小醉”的男子又走入廚房,不久,誘人的飯菜香傳來,這讓學生隱隱升出不安。他不會就這樣等學千秋回來一起吃飯吧……那到時候自己難道要從床底下爬出來嗎?!
不過學生擔心的情況並未發生,男子只是將午飯準備完畢後,就離開房間反鎖房門。確定對方已遠去的學生慢慢從床底爬出——之前翻入的時候過於著急牽扯到傷處,一直在隱隱作痛。
知道自己最好還是不要亂動不然傷勢嚴重左腿就有廢掉的危險,安排妥當的學生刀拿過那本剛剛打開的《天國花園》,躺回床上一邊兒看書一邊兒等學千秋回來。




經年(三)
喜歡微笑的流浪者
擁有華麗而危險的魔法
他可以讓兔子在草地上旋轉
也可以讓它們自願跳入火中被焚燒
他用魔法變幻出五彩的花火
點燃城中堆積糧草的屋房
那絢麗而荒唐的光芒
終于引起了女王的注意

美麗的女王有著同樣美麗的心靈
他不願看到那些生命脆弱的消逝
哪怕它們並不是人類
哪怕它們的死亡會給人類帶來奇異的歡樂

‘懂得真正法術的魔法師啊
請你停止你的魔法吧’
高貴的女王站在高高的城樓上
請求著身份卑微的流浪者
他的黑髮如綢緞般精美
吸引著每一個國民
與那不知名姓的流浪者

‘請你停下手中屠戮的幻影
請你不要再傷害那無辜的生命
作爲交換
我願請你做我的王臣’
善良的女王用真實的言語打動了他的子民
他們不再要求流浪者用法朮來謀取歡樂
而那魔法師也仿佛受到感動
來到了王宮任職


學千秋是抱著小山一樣的一摞零食回來的,打開門的時候對著門口坐在床上的學生刀只能看到淡茶色鏡片反射的一點微光。
“啊,回來晚了抱歉。”學生扭頭看看書桌上的鬧表,十二點二十分,按照正午吃飯的標注看的確是略微晚了那麼一點點,不過他毫不在意。
“沒關係。”
“因為繞道去藥店買的繃帶,又捨不得太早和小朋友們說再見……”即使是現在青年的臉上依然有著依依不捨的表情,他大概是真的很喜歡小孩子吧。
兩隻手都拿著東西的學千秋走步的速度明顯很慢,知道他不能扶著床沿而沒有安全感,行動不便的學生刀坐在床上扶住了他的手臂。
熟悉的溫柔笑臉綻開,學千秋如釋重負的把零食都扔到了床上。而後又是滿足又是有點兒不好意思的說著,“都是幼兒園的小朋友們送給學者的,唔,好像很多都是巧克力,一定很好吃。”
他很喜歡吃巧克力?
看看那些花哨的包裝紙,學生刀頭一次認真的審視著零食包裝,上面的確大部份都寫著XX巧克力的字樣。
“小心長蛀牙。”
“呵呵,小醉也這樣說過學者了,嗯,上次補的牙還沒好呢。”
……吃甜食吃到長蛀牙的成人他也是頭次一見到……
不過說到小醉,學生刀想起今天上午來的那名男子。
“對了,今天上午有個人來……”
“呀!忘記通知小醉你在了!”剛剛坐到床邊兒的學千秋蹭一下站了起來,“昨天小醉說過今天會來給學者準備午飯,今天早上應該告訴他多做點兒的……你見到他了嗎?有沒有跟他說你是學者的朋友?”
你的朋友……?自己已經是這個青年的朋友了嗎?
“不……因為不知道來的是什麽人,我就躲起來了。”他沒好意思說出自己極為狼狽的鑽到床下,青年也沒有追問,他所能意識到的重點明顯不在這裡。
“你沒有說的話,今天中午就只有學者一個人的午餐了……”學千秋有點兒為難似的,不過很快又開朗起來,“那麼你吃學者那份,學者吃巧克力就好了!”
“不用……”‘了’字沒有說出口,青年已然很開心的走進了廚房,“這個味道……是咖喱飯!小醉做的咖喱很好吃哦。”
微波爐啟動的聲音響起,學生刀知道他肯定沒有聽到自己說了什麽。
一兩分鐘后,學千秋端著熱氣騰騰的咖喱飯走回臥室,誘人的餐盤上擱著一把光閃閃的勺子,餓了的時候果然連餐具看起來都會如此美麗。
青年小心翼翼的把盤子放到書桌上,對著學生說:“請用餐~”
而後就從容的坐到床上,隨便打開一包零食開始吃巧克力。
“喂……”學生刀忍不住叫他,“不能用甜食當飯吃!”
“偶爾一次沒關係的。”話是這麼說,但聽出他微微心虛的口氣就知道這種事情肯定發生過不止一兩次。
“不吃飯的話,我就告訴你的那個朋友。”
“……不行!不能讓他知道……”
“那就吃飯,我們一人一半,你總不想讓朋友的辛苦白費吧。”
將餐盤遞出去的手又收回,意識到他看不到學生刀舀起一勺飯送到學千秋嘴邊兒,說,“張嘴。”
“呃……”看不到的學千秋沒反應過來對方的意思,下意識的張開嘴巴熱乎乎的咖喱飯就送了進來。
“唔唔……不、不用……”不用你喂的學者自己會吃。後面的話沒有說出口,不過學生也意識到似乎有點兒不對勁兒而停下了動作。
……喂一個幾乎可以算作是素昧平生的人吃飯,不,就算是包括了熟悉的人,這應該也是學生平生第一次。
青年打破了自己很多個“第一次”,這個,算是好事還是壞事?
來不及想那麼多,學千秋已然一副認錯似的表情說著,“好了好了學者會好好吃飯的……”
“不過,說好一人一半的,你要平均分配,不要給學者太多。”
去廚房重新拿了一套餐具過來,學千秋遞給了學生刀,“你來分。”
失明的人和普通人畢竟還是有差異,就算他努力做到生活自理,有些事情依然無法辦到。學生刀在學千秋的“注視”下,將略多一些的飯菜分給了他。而後吃掉自己略少一些的那份兒。不敢分給他太多,是怕他雖然看不到但卻能感到自己究竟吃了多少。
學千秋吃東西的時候很謹慎,碗離嘴邊很近,速度也比較慢,屬於細嚼慢嚥的那種。他還沒吃多少學生刀就已經解決完畢,剩下的時候就在觀察他。
學千秋吃到一半兒的時候忽然鼻樑一輕,從今早就戴上的裝飾性眼鏡被學生輕輕摘了下來。
“剛剛就覺得有點兒不對勁兒,現在才找到原因。”將眼鏡放到書桌上,學生刀對學千秋說。“在家裡還戴眼鏡不難受嗎。”
“可是……”怕你覺得彆扭……
“都把這邊的稱作朋友了……還是說你在小醉面前也戴著眼鏡?”
“……”
“你的眼睛很好看,這邊的覺得很漂亮。”學生刀的聲音真摯而溫柔,感受到他的真誠的學千秋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頭。
“……嗯,謝謝你。”
avatar
白飛凡
神秘採花客
神秘採花客

帖子数 : 479
清香白蓮 : 5420
笑盡英雄 : 5
注册日期 : 13-05-07
年龄 : 30

查阅用户资料

返回页首 向下

回复: 【清水】【酒徒狂醉+學生刀/學千秋】經年1-3半,坑

帖子 由 白飛凡 于 2013-05-08, 07:05

以及不倫不類的番外,囧

Spoiler(用来隐藏帖子的内容):
脫掉衣服的學千秋被同樣一絲不掛的酒徒牽著手走進浴室。他的表情放鬆而自然,這樣的事情于兩人而言已不是初次。
打開熱水調好溫度,酒徒慢慢的沖洗著學千秋的身體。他也很聽話,一動不動的站在那兒任由酒徒擺弄。酒徒的動作很溫柔,無論是握著對方手臂的手指,或是用濕毛巾擦洗,都是細緻而力道適中,既不會讓他覺得疼,又能很舒服的洗乾淨。也許外表看起來有些五大三粗,實際上酒徒狂醉卻是個非常溫柔的人。
學千秋也是如此認為,所以他從來都是放心的將自己的全部交給對方。而酒徒,似乎也從未然他失望過。
洗淨灰塵的皮膚和用過護髮素的長髮都是光滑而有淡淡光澤的,酒徒擦乾學千秋的長髮后就用大毛巾裹住他的身體,隨即將他攔腰抱起。
“呵呵……”也許是不經意碰到對方的癢處,學千秋靠在他的頸側笑起來。酒徒低頭看著笑的開心的他,輕輕在額頭印上一吻,力度卻是比羽毛還輕。
學千秋並未察覺,任由酒徒將自己放到床上,而後抱著自己一同鉆到被窩里。
“小醉的鬍子,洗完之後也很硬啊。”躺在酒徒懷中的學千秋將對方的鬍子纏在手指上玩弄。每次洗完澡后他都很喜歡玩他的鬍子。
“又不是頭髮,沾水也不會軟。”不記得是第幾次這麼回答,酒徒也從未撥開過他的手指。
“嗯,硬硬的,還有點兒扎人。”試著碰觸鬍子尖兒,學千秋用他最靈敏的手指感覺著好友的鬚髮。
“可以很容易分清呢,和頭髮。”不知他從哪兒又握住一點兒碎髮,兩縷黑色的髮絲在他手中纏繞,彎曲。
“……”
細軟的髮絲不斷滑過下顎,就算酒徒極力忍耐仍覺得很是癢癢。
“不要玩了,很癢。”
“哎,會癢嗎?”學千秋好奇的又動動。
不是頭髮本身癢,是碰到皮膚會很癢。
“呵呵,很好玩嘛,不放。”偶爾,學千秋面對酒徒會露出少有的孩子氣。
“不放,是吧……?”清楚知道對方弱點的酒徒一點兒怕他,雙手放到對方腰側微微用力。
“啊哈哈……!”一下子就彎起腰的學千秋害怕的向後躲去,“別、別撓癢……”
“鬆手,就不撓你。”即使怕癢,學千秋也沒有鬆開手指。
“再、再玩一會兒……啊啊哈哈……”略微加大的力道讓已經緊貼牆壁的學千秋無處可躲,這次他不得不放手來平息自己的喘息。
“哈……哈……小醉……耍賴!”
……分明是你不鬆……
“啊!”沒想到對方會反擊的酒徒被抓個正著,摸索到自己腰部的兩隻手不停的抓癢,弄的他險些掉下床。
“看來是需要好好調教一下了……!”將對方的身體頂到牆上,再從腋下到腰部不停抓撓,這種既無力反擊又無法逃避的方式讓學千秋還沒有半分鐘就笑的眼淚都出來了。
“哈哈……不、不要了……啊哈哈……!”
“下次要聽話,就饒過你。”雖然不再動作,但手指依然頂在腋窩,笑的面頰通紅的學千秋不得不點頭求饒。
“嗯……嗯……不鬧了……”
摟過仍在喘息的人,酒徒將手臂墊在對方頸下。
“睡覺吧,別鬧了。”
“嗯……”輕喘著點點頭,學千秋靠在酒徒肩膀,微笑著睡著了。
avatar
白飛凡
神秘採花客
神秘採花客

帖子数 : 479
清香白蓮 : 5420
笑盡英雄 : 5
注册日期 : 13-05-07
年龄 : 30

查阅用户资料

返回页首 向下

回复: 【清水】【酒徒狂醉+學生刀/學千秋】經年1-3半,坑

帖子 由 归安 于 2013-05-31, 16:48

诡异的风格~~~
avatar
归安
桃花島主
桃花島主

帖子数 : 220
清香白蓮 : 5027
笑盡英雄 : 18
注册日期 : 13-05-28

查阅用户资料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