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島
歡迎光臨桃花島~我們是花癡三島主~

【清水】【鶴天行X學千秋】2012年新年賀文

向下

【清水】【鶴天行X學千秋】2012年新年賀文

帖子 由 白飛凡 于 2013-05-08, 07:12

五雷轟頂的文,慎入。


掏出手機放到隨身帶的黑色公文包中,學生刀用剛領到的鑰匙打開對應號碼的儲物櫃,將東西放好并上鎖。
等候室外煙雨濛濛的天氣讓人莫名煩躁,周圍人低壓的耳語聲更像是某種催化劑。如果不是時間將至學生想大概他寧願撐傘站到屋外。
下意識的瞥向門口的破舊鐘錶,時針搖搖晃晃的向著阿拉伯數字的“10”蹭過去,期盼已久的相會近在眼前,學生卻突然有了不曾想到的遲疑。
見了他該說些什麽,半年多不見他變得怎樣,過得好麼?類似的猶疑在從不遲疑的學生心中徘徊,他覺得也許見面的時候他會從當初的伶牙俐齒變得木訥無語,搞不好還要像某人一樣借酒壯膽?說起來他是上個月來見他的,他又說了什麽呢……?
“先生,請出示您的證件。”隨著隊伍走到高聳的鐵門口,工作人員,不,是警察攔住學生示意他拿出磁卡。對著牆上的機器掃過,堅厚的鐵門在電腦操作下發出嘎吱吱的聲音緩慢的開了個細瘦的口子,僅供一人通過。
門裡門外,兩個世界,站在門這邊的他,似乎已經沒有力量夠到他的手了。


在靠最裏面的位子坐下,玻璃窗對面安靜等候自己的人笑的如往常一般溫柔。即使所有人都在急切的與家人友人大聲溝通,他卻沒能拿起聽筒。
他只是凝視他的微笑,然後所有的一切都在那人的笑容中消失不見。力量,噪音,猶疑,或者是他對他的思念,都在那平和的微笑中消融殆盡。
“好久不見。”他先拿起話筒對他輕聲說道。
“嗯,確實很久……”距離最後開庭審理已是半年前的事情,而當時那個場景,他也只能遠遠望著坐在被告席上的他而已。
“還真沒有告訴學者是誰要來,看到你,學者很開心。”
“這邊的也是……”他低低的回應他,“是我不讓他告訴你的。工作比較多,我也不是很確定能來……”
“但是還真不說,學者反而覺得就是你了。”
“直覺?”
“直覺。”
他點頭,他失笑。


他知道他的生活不會很差,有素還真和上官金鸰在背後操作他的待遇不會太糟。但他也知道不會太好,他看得到他臉色有些蒼白,發色也比以前暗淡。他說他不太能出去,很少曬到陽光。
“學者是重刑犯……三年以內不可以出樓的。”
“那平時都做什麽?”
“做蛋糕盒子。”
“……蛋糕盒子?”
“嗯,蛋糕托,還有裝蛋糕的禮品盒子。”
“……是嗎……”
“三年以後大概可以出去種地吧?這里很多東西都是自產自銷,比如葡萄蘋果,哦,後面還有馬鈴薯和白菜地。”
“呵呵。”他試著想像了一下他在田裡耕種的樣子,覺得還不錯。
只是,想像中的他是穿著往日的白襯衣牛仔褲,眼前的他則是一身深藍色獄服,左胸口還有他的編碼。
有些問題他始終沒有問出口,他知道他不會給他答案,就像當初他一改最初反抗到底的決定毫不猶豫的認罪,拒絕上訴,拒絕素還真為他找的律師,甚至拒絕見他們所有人。
他沒有告訴他理由,但他猜得到他這樣做是爲了保護所有人。當年案件的真相究竟是怎樣他無法確定,他只被他認真地告知,學者殺了人。之後就再沒有任何解釋。而後他在法庭上得知他曾經是黑道上驚鴻一現的“教主”,參與事件無數,卻只有在四年前的鬥毆中失手殺了一人。之後,“教主”銷聲匿跡,他的大學生活中多了一個愛睡覺的舍友。
再之後,十五年間他也許要兩三個月才能見他一次了。
“好友可以和酒徒一起來,”他說,“每次會見最多可以三人的。”
他搖搖頭,沒有告訴他單獨與他見面是兩人的約定,有著兩人知道而眼前人從來不知道大概以後也沒機會知道的私心。
他也很訝異,在知道對方曾經作為甚至被打入牢獄之中的時候,自己對他的心態竟然一絲未變,初心如故。他只為他擔心,卻從未對他變心。這是好還是不好,他也說不清。只是,這樣看看他,他就覺得開心了。
“請代替學者照顧兩位弟弟。”一小時的會面很快結束,最後他如他預料般這樣說道,“作為兄長學者實在不合格,只好拜託好友……”
“如果沒有你,他們能否活下來還是未知數,你從來沒有對不起他們。這邊的這樣認為,他們也這樣認為。”
他與他同時站起身,玻璃窗上的反射光晃的他眼睛發疼,但他仍倔強的沒有移開視線。他看到他掩飾的很好的愧疚在眼底時隱時現,讓他向來暖如春日的笑容都有了些許陰霾。
這大概是他唯一掛懷之事,也是現在的他唯一能為他做的。


拖著行李從鐵門里出來的學千秋蓬鬆著一頭銀灰色的長髮,剛剛迅速換掉獄服連馬尾都來不及扎,獄警催促人的本事一流,他頗有些狼狽的把為數不多的東西胡亂塞到箱子里,而後一手從上衣兜里翻找著髪繩一手拉著箱子走出監獄樓。
久違的自由世界的陽光與空氣讓他忍不住連著深呼吸,哪怕是正值嚴冬的寒氣嗆得嗓子發乾,他還是樂此不疲。他慢慢悠悠的往前蹭著,十數年未曾得見的外面的世界,景色看起來多少帶著些不能言喻的動人。
快走到監區門口的時候學千秋總算翻出了髪帶,他停下腳步,捋捋長髮正準備將其綁好,這時一輛黑色白牌的轎車不曾出示證件即越過守衛筆直的停在他面前。刹車踩得有些急促,飛揚的灰塵漫上學千秋的鞋子,他抬起了微低的頭,而後不自覺的慢慢放下雙臂,任由還未綁好的頭髮再次散開。
熟悉的車牌號碼刺進胸口某個地方,學千秋的嘴角劃出無奈的弧度。
他果然還是來了,所以之前特意謝絕了所有要來接他的人……
如果他們見面,最終會演變成爭吵吧,想到城府極好卻偶現陰沉的人,學千秋覺得有點兒頭痛。只是不知道過了這麼多年他是否有些改變?但想到自己的性格大概未曾有多少變化,便明瞭對方也沒差。
與刹車速度明顯不合拍的緩慢力道將車門慢慢開啟,穿著黑色大衣的人自車中露出了留著雪白銀髮的英俊面容。
上天對這人大概是有幾分偏愛的,十三年的歲月流轉沒有在他臉上留下任何痕跡,與當年別無二致的俊美容顏除了愈見沉著外,更透出了學千秋早已厭倦的心機難測。即使掩飾性的戴著墨鏡,知之甚深的人仍能察覺那似是早已深入骨髓的審慎態度。
“前輩……”出口仍是最熟悉的稱呼,學千秋對自己的自覺亦是無奈。
“嗯。”他亦如往常點頭答應,而後不著痕跡的皺了皺眉,“怎麼穿這麼少?”
剛剛出獄的學千秋來不及穿更多,何況獄警催的急,事先準備的外套都被硬塞到旅行箱。
來人沒有遲疑的轉身又開了車門,隨即一件樣式簡單的灰色大衣就被披在了學千秋肩上。
“……謝謝……”
順從的套上袖子系好紐扣,合身的剪裁及尺寸宛若為他定做,學千秋想說不定眼前人比自己更期待這天的到來。
呵,親手將他送進牢獄的人又親自接他出來……學千秋很難理解他的行為意義,然而他知道他所做的一切都是因為自己,而理由……
“頭髮也沒梳……”將額前被風吹起的散髮捋順,來人伸手握住了學千秋的手腕。
“呃……”學千秋看他,他只道,“髪帶。”
圈在學千秋手腕上的是他之前想要綁頭髮的髮圈,他拽了下來,想要給他梳頭。學千秋攔住了他的手。
“不用了……學者自己來就好……”
“嗯。”沒多說什麽,他將髮圈還他,而後只靜靜的勘探綁頭髮。
銀灰色的髮絲在學千秋手中略微盤轉幾下便成了簡單的馬尾,來人盯著看了會兒后說道,“很多白髮。”
雖然摻在銀灰色的髮絲中並不明顯,但他仍能看出那淺淡了的顏色是因為有太多的白髮摻雜其中。
學千秋不知答他什麽好,只微微一笑。
整整十三個年頭,大學畢業的他即被拘捕入獄,如今回想前塵往若一夢。就算他還記得當年一同在學校中幸福快樂的生活,他也不再能是曾經的那個學千秋。正如眼前他仍稱之為前輩的人,也不再是當年那個從小到大一直都是他的學長的,鶴天行。
他是剛剛出獄的罪犯,而他則是將他緝捕歸案的,不,或許說是,來繼續監視他的警察,更恰當。
“學者已經……不年輕了。”
“三十六歲吧……”鶴天行輕笑,“我比你大一歲。”
學千秋微愣,他還記得自己年紀,以及,他竟會在自己面前笑。
給所有人謙恭文雅印象的鶴天行唯獨在面對學千秋的時候總是冷淡的難以接觸,私下相處的時候他極少看到他笑,像是卸去了所有偽裝一般直白而冷淡的表情常常讓他略感尷尬。只是對方似乎也無半點惡意,而是單純的沒有任何修飾。
毫無防備嗎,學千秋這麼想過,但后來就否定了,因為正是這樣看起來毫無防備的他毫不猶豫的將自己送上法庭。
過於冷漠的表情與熾熱的不正常的眼神給學千秋留下了極深的印象,那一刻他沒能清楚感受自己的心情。沒必要吧,因為很快他就被各種紛至踏來的聲音淹沒,質疑的,詛咒的,惋惜的,還有竭力想要幫助他的……
“走吧。”鶴天行說。
“嗯?”
“這裡不是說話的地方。”
“嗯……”順從的跟在他身後,那句“去哪兒”被壓在喉嚨里沒有說出來。問也是白問,現在的他可以各種理由要他去任何地方。
放好行李后自動坐進車廂後排左側,邊側的位置留給鶴天行,對方也沒任何猶疑的入座,隨後指示司機開車。
並沒有告訴地點司機也沒有發問,看來早就安排好了……下意識的看看自己手邊的車門,被焊死的把手外行察覺不到任何差別,然而已經坐過一次他的車并被刻意告知的學千秋非常清楚這是只屬於囚犯的座位。
所以他才主動的坐在這裡……因為就算是現在他也依然是他的階下囚。在沒有弄清他當年和現在所做的一切事情的真正意義之前,他無法逃離他的掌控。
希望不要太荒唐……他莫名的這樣想了想,而後扭頭看向窗外再無一言。


以神聖HC學院高材研究生的身份進入警界,再加上圓滑冷靜的社交手腕和張弛有度的行事能力,鶴天行的官階升的尤為順利。早已是廳級一級警監的在警界頗具實力,只是不知為何最近的他看起來似乎有幾分興趣缺缺。而至交好友異域才子更是很不客氣的提醒他,
“別說這對你而言只是一場遊戲。”
鶴天行連眉頭都沒皺,微微一笑后事不關己般的說了一句:“好友多心了。”
異域才子沒再說什麼,鶴天行決定了的事情他還沒見過誰有能力更改。
遊戲啊,好友走後他擺弄著桌子上的警章無聊的想到,大概還沒有他玩不起的。
到底是誰改變了誰的命運鶴天行自己也分不清,當年究竟是爲了什麽放棄繼續深造的機會進入這與自己所學毫不相關的行業,他已不想再想。只是爲了貪圖一時痛快而做了幾乎改變人生的決定,他從不認為會是自己的行事風格,然而當年他的確這麼做了。
十三年前,爲了抓到他……
他仍記得他向來溫潤的膚色瞬間蒼白如雪,他想他也不會忘掉自己在那一瞬顯露的兇殘與滿足。
而後則是一場長達十三年的彼此折磨……
當然他從不承認自己也是被折磨的那個,他固執的認為他只是想看到他被孤立的樣子罷了。
但是每月的那天將車停在等候室門口看著他的朋友來了又走的人,似乎和私下待在學千秋身邊的那個前輩萬分相像。抹去了所有修飾與遮掩,誠實的讓人難以接受。
視線掃過桌上的檯曆,鶴天行在24號上面圈了個圈,提前把那兩天的工作做完好了,然後,再如以前那樣上演一出追捕遊戲。


十三年後的學千秋與十三年前的學千秋差別不是很明顯,如果忽略那多的不合年齡的白髮以及眼角機細微的紋路,他有一瞬以為時間回溯到曾經的學生時代。那個跟在他身後默默不語卻一直在微笑的學弟,偶爾還會給他帶來新上市的甜食。
然而他還是變了,不僅是那份沉默的滄桑,還有那不著痕跡的拒絕,一再提醒他一切已然不同。
好像兜了個圈子又回到了原地,眼角余光掃到他安靜凝視窗外的側臉,鶴天行覺得十三年的時間在彼此間划了個巨大的口子,再難彌補。
是啊,怎麼可能彌補,那樣狠絕的毀掉他未來的人,他豈會原諒?
可他真的未曾原諒?還是其實從來都沒在意……


“外面的景色那麼好?”從在車裡的時候,學千秋就一直注視窗外,現在來到他家,他依然站在窗前凝視。
“對於一個在房間中待了太久的人而言,外面的世界比較有吸引力。”站在二樓的客廳邊緣緊挨著壁爐旁有著復古花紋的雙開玻璃窗前,學千秋說出真實的想法。不要說在那個猶如牢房的車廂中,就算是現在的看起來溫馨有餘的家庭公寓,對他而言都和在監獄中毫無區別。
這十三年被禁錮的不只是身體,大概還有靈魂。而能否真的獲得釋放,似乎只能看眼前人的心情……
“既然那麼討厭,爲什麽不離開?”摘掉墨鏡,脫掉大衣,隨意坐在沙發上的鶴天行似乎連整潔都不想維持一般的胡亂騷著光順的銀髮。
“……”
提問的人說的自然,回答的人卻不知如何開口。學千秋撤出比哭更苦澀的笑容看著他。
“學者若是離開了,是不是會有更多人被牽連……”
教主,白蓮,朱雯,赤軍梟,斷痕,白非凡……那些名字如刀鋒片片劃過胸口,因為自己而失去右眼的痕和雙腿殘廢的非凡是學千秋永不能贖清的罪孽。一時迷惘,誤入歧途,想再恢復平凡的時候付出的卻是極為龐大的代價。
而當他以為一切都終於平息,安穩的度過了兩年時光后,最意想不到的人以最不可能的方式打破了他自以為的平靜。
“你就那麼確定,白蓮和朱雯無法救你出去?”
熟悉的陌生稱呼從他口中說出的是那樣平淡,讓學千秋恍惚是不是從一開始他就早已知道全部。
“有意義嗎?”他閉目,“你既知道‘白蓮’‘朱雯’,就更瞭解當初殺死赤軍梟時在場的不只是學者,雖然動手的人是學者,但以連帶罪名將他們兩人,甚至是痕和非凡一同入獄,對你而言都是易如反掌吧……”
當年赤軍梟以剜眼、挑筋的酷刑折磨學千秋的兩位義弟,只爲能夠打敗赫赫有名的“教主”,卻不想被他悲怒至極錯手捅穿了胸口,后雖即刻送往醫院終因失血過多未能保住性命。事後素還真動用琉璃集團在黑白兩道的勢力將此事遮掩擺平,而學千秋亦休學兩年照顧兩位弟弟恢復健康。
鶴天行問他為何不繼續依靠素還真和上官金鸰洗白罪名,學千秋卻擔心說不定他正是期待自己如此作為,以便將兩人同自己共同緝捕歸案。
就算是素還真與屈世途苦心經營的琉璃集團有能力將自己從事件中開脫,他鶴天行難道就沒辦法將整個公司一網打盡嗎?而金鴒摯友藍霞又與黑道組織時空長城關係匪淺,若當真干預此事,會有多少人牽扯其中。當年之事自己錯在先,逃脫了數年已算是幸運,又何必為一己之私連累好友?所以他毅然拒絕了素還真和上官金鸰的所有協助,只爲保得所有人平安。
“對學者來說,這十三年的牢獄之災不過是贖罪,犯下的錯誤不會因時間流逝而消失,學者能做只是接受懲罰……”
“難道不是爲了保護他們嗎?那些畏罪潛逃的人。”
“前輩……!”當年白蓮朱雯同自己的確做過不少錯事,但以畏罪潛逃來形容未免……
不知不覺用了過分的形容詞,鶴天行的眼神透出幾許冰冷。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覺得那些一直在他身邊的人很礙眼,從小一同長大的素還真、上官金鸰,他異常關心的兩位義弟斷痕和白非凡,大學時總是強迫他叫自己學長的渡萬象,亦敵亦友的祅冥,還有兩位由疏至親的舍友學生刀和酒徒狂醉……他的周圍擠滿了形形色色的人,卻只有自己似乎離他越來越遠。
明明從小到大一直都在同一所學校的只有他和自己,明明從小到大一直都略矮一點點的學千秋只會跟在自己身後,明明從小到大一直會被很溫柔的聲音叫前輩的也只是自己。
但漸漸他和自己相處的時間越來越少,口中念著的名字卻越來越多。
“前輩,學生其實是很溫柔的人。”
“前輩,這是還真介紹的甜品,味道很好。”
“前輩,原來那間酒吧的店主就是學者的舍友。”
“前輩,今天下午的課好像是和祅冥他們專業一起上的。”
“前輩……”
一瞬間讓他湧起難以言喻的憤怒心情的,大概是某次他無意中露出的緋紅臉色。
“那個,前輩……學者沒有說過喜歡……喜歡學生……”
礙眼!很礙眼!
素還真、學生刀、酒徒狂醉、上官金鸰……還有他緋紅好看的臉色都很礙眼!
然後他在‘無意中’被告知了那個秘密。
“你那個學弟,大概就是當年那個聲名顯赫的‘教主’,而且四年前,好像還殺了人……”裝作非常隨意的祅冥眼神閃爍的告訴鶴天行學千秋曾經的身份。本以為他會爲了保護學弟而與自己合作,卻沒想到他選擇了完全相反的方向。在得知此消息的第二天鶴天行即聯繫了讀警校已畢業四年的異域才子,決定放棄讀博轉入警界。
因為與赤軍梟的上司祅冥合作,當年赤軍梟被殺事件的信息搜羅的非常完備。鶴天行輕而易舉的就將學千秋送入法庭。而他答應祅冥的條件則是三年內任由他建立的修羅聖殿肆意發展。
“原想將你和學千秋等人一同歸入麾下,沒想到你的嫉妒還真是可怕,也罷,你和他,本不是能輕易掌控的人。”在學千秋被捕入獄后大搖大擺出現在鶴天行面前的祅冥對他如此說道。
“只不過以此種手法困住他實在是下下策,因為他們雖然夠不到他,你也同樣。”
但現在他就在自己眼前了,十三年後的今天,略顯憔悴的他無奈的站在自己面前。
“前輩,所有的事都是學者一人所為,希望你不要再為難其他人……”學千秋並不確定鶴天行是否想追究所有人,當年在法庭上他決口未提白蓮與朱雯的稱號,而今他刑滿釋放,卻又多加追問。他愈發不能理解他的行為意義。
這許多年來學千秋只以鶴天行是對他恨鐵不成鋼來解釋當年親手抓捕他的原因,然而他自己也知道這滿是牽強的理由絕不能代表鶴天行的想法。他真正的想法,不知為何總隱隱讓他覺得害怕。
“所以你寧願獨自認罪入獄十三年?”
“學者確是有罪之人……”
“你怎麼知道我不會放過你?”
“……誒……?”
“你從沒有求過我就毫不猶豫的認罪,你怎麼知道如果你求我的話我不會放過你?”
“……前輩……”學千秋不可置信的看著鶴天行。
“你爲了保護他們而沒有接受任何幫助,那你為何也從未曾求過我?我並不需要你的保護,相反,我可以保護你……”
不知何時學千秋已被鶴天行圈入懷中,他溫柔的揉著他灰白摻雜的長髮,一點點將他壓到自己胸口。
“如果當時你求我,我會放過你,我可以撤銷起訴,可以銷毀資料,甚至可以讓這件事從沒發生過。只要你求我……”
“但是你沒有,一次都沒有。你像拒絕他們一樣拒絕了我。”
“前、前輩……”
鶴天行的手掌從頭頂慢慢滑至後頸,他強迫學千秋抬頭看向他,褐色的瞳孔與深黑的眼眸相對,下一秒四唇相接,唇齒糾纏。
“唔唔……”
脆弱的脖頸被對方用力握緊,手掌略微推拒就能感到後頸一陣劇烈疼痛,連帶呼吸都被抑制。學千秋沒法做出任何反抗直到鶴天行主動放開他。
身體因疼痛與缺氧而不由自主的下彎,一把推開對方慾扶自己的手臂,學千秋靠著窗臺站住。
“咳咳……”
混亂的不只是呼吸,還有大腦,對於剛剛所發生的一切他無法得出任何結論,無論怎樣想心中都是一片迷茫……
前輩說了什麽,又做了什麽……剛剛所發生的一切,都是真實的嗎……
然而後頸的疼痛並不虛假,還有這冰冷的窗欞也咯得肩膀難受。即使閉上眼睛,也能嘗到口腔中異于自己的氣息……
這是真的嗎?這是假的嗎?而他自己,又希望這是真的,或者是假的?
希望……哈,這十三年來學千秋可曾有過希望?被最敬仰的人送進監牢,和最熟悉的人對簿公堂,如今卻還被他質問爲什麽不肯求他。
“前輩……是希望學者乞求你嗎……”
平穩呼吸,站直身體,學千秋看著近在咫尺的人,
“學者早已一無所有,如果這樣仍有資格求你,前輩,學者求你放過所有人……”
似乎有什麽從一開始就錯位了,那就讓它徹底錯下去吧。學千秋覺得即使自己這樣說了仍不是鶴天行所希望的那樣。他可能永遠也無法理解鶴天行所想要的東西和他得取的手段。
那又如何,只要他得到他想要的,他能保護他想保護的……
“哈哈。”
果然,鶴天行笑了,他歎息著拉過學千秋無視他的掙扎將他摟到懷裡。
“你從不知道一直都只是你有資格的嗎?而我,不過是爭取到了和你對等而已……”
十三年前好不容易得到和你交易的條件卻被你徹底的忽視,十三年後終於再次相見,你卻不知道從來都是你有條件而我沒有。學千秋,這十三年的痛苦,究竟是我強加於你,還是你自找的?
不過這都不重要了,他看著懷中漸漸安靜下來的人終於屈服的靠在自己胸口,鶴天行知道至少這一刻他得到了他想要的。
只要你現在及以後永遠在我手中,其它什麽都不重要了。


等到學千秋慢慢睜開眼睛看清房間陳設,以及穿著睡衣坐在自己身側悠然看書的鶴天行的時候,太陽已經開始向西傾斜。
只是略微動了動腰身就僵住了的他徹底放棄爬起來的念頭,而一旁的人見他醒來則端過小桌上的清茶喂他喝下。不過就算只是微微起身靠在床頭,學千秋的表情仍是帶著幾分糾結。
“抱歉,有點太用力了。”鶴天行自己今天也沒有早起,昨晚確實有幾分荒唐,只是他雖這樣對學千秋道歉,表情卻有幾分促狹。學千秋又是臉紅又是尷尬,差點兒嗆到。
之前怎麼從沒覺得前輩捉弄人的手段幾乎和素還真一樣惡劣。
一口氣喝光清茶,學千秋才覺得干疼的嗓子得到幾分舒緩,他還沒將道謝的話語說出口,一個黑色的條形狀物體就被遞到眼前。
“赤軍梟案件的全部資料。”
學千秋楞了一下沒有接過。
“不必給學者……”
“這是備份,只是想讓你看一下。”
“……”
“以殺人案定性的話這件案子的時效性還有五年,而若是黑道火拼的話,還有兩年。”
“也就是說至多五年以後,我手中籌碼就消失了。到時候,你可以隨意去你想去的地方。”
學千秋看著鶴天行不知道該說什麼,他的表情自然而溫和,雖然與當初的冷淡直白不同,卻也不曾讓他覺得有過修飾。
五年,他做了這麼多就只爲和自己在一起五年嗎?
“不過我有自信讓你在一年內愛上我。”
哈!學千秋苦笑,就應該知道沒這麼簡單。
“不相信?”見他笑了,鶴天行問。
“不。”學千秋搖頭。
“哦,不過前提是你沒有喜歡的人……你沒有吧?”不知道是不是錯覺,學千秋覺得最後幾個字前輩的聲調竟然有了一點點的顫抖。
“呃……”腦中閃過一個黑髪的人影,學千秋不自覺紅了臉。
鶴天行立刻沉了臉,他一把抓住學千秋的手腕,“是誰?學生刀?”
大學時候他的確聽學千秋提過這個人,不過當時貌似是因為素還真總是開他兩人玩笑,搞得學千秋都不好意思見學生了。
“不、不是的……” 學千秋趕緊搖頭,怕自己一個不小心給學生招惹麻煩。
“那爲什麽臉紅?”在這件事上鶴天行緊追不放。
“呃……”學千秋想了一下說道,“學者只是在想……學者並不知道喜歡一個人是什麽感覺……”
當年或許他真的喜歡過學生,只是案件發生后,他再無半點心思在感情上,對於學生兩三個月一次的探望,他一直都是當做朋友,因為學生也確未曾提過任何逾矩的問題。
所以,他不能算作是有喜歡過誰吧……?
“那你恨我嗎?”
“呃?”
前輩的問題都很難回答啊……學千秋不自覺的皺了皺眉。就算若不是他提起三年前的案子將自己送進牢獄,他可能早已成為神聖HC學院的留校老師教書育人,過著寧靜平凡的生活。但學千秋自問竟不覺得鶴天行有何可恨。因為他從來不覺得自己是無罪之人,鮮血盈手的罪孽如不是這十三年的艱苦生活,可能永不能平復。而當案件真相大白,他因罪受罰,出獄之後反倒覺得有幾分輕鬆。做出的錯事不能被更改,卻可事後稍加彌補,這樣學千秋亦覺得好受一些。
所以,他並沒有恨過他吧……?
學千秋搖了搖頭,“學者並不恨前輩。”
“那討厭我嗎?”
……問題好多。
“也不。”
“那不是不喜歡我嗎?”
“也……呃呃呃……?”還好沒有習慣性的搖頭,怎麼感覺和前輩對話陷阱越來越多了。
“這個問題不是最該搖頭嗎”
“前輩……”還想再說點什麽,鶴天行又拿出東西擺在他面前。
學千秋仔細看了看,卻是個雙鶴首尾相接而成的鑰匙圈,圈上,其中一把是他見過的他打開家門時用的鑰匙。
“新年禮物。”
“……”
“我和祅冥交換資料的時候答應他三年內不動修羅聖教,三年后我雖想盡辦法打壓仍是不可能根除了。”
三年時間對祅冥那樣的人才而言已足夠打穩地基,而明知如此的鶴天行仍是與他交易而行。
“如果你願意協助我處理他的話,其中一把是我辦公室的鑰匙,辦公室的抽屜里有當年案件資料的原件。”
“祅冥實際上就是赤軍梟的上司,當年劫走斷痕和白非凡引你出現的計策也是他想的,我想這些你大概還不知道……”
但是這都不重要,學千秋知道。
他接過了鑰匙圈,暗銅色的金屬圈還帶著鶴天行的體溫。
“新年快樂。”他輕吻他的額頭。
“……新年快樂,前輩……”
avatar
白飛凡
神秘採花客
神秘採花客

帖子数 : 479
清香白蓮 : 5610
笑盡英雄 : 5
注册日期 : 13-05-07
年龄 : 30

查阅用户资料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