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島
歡迎光臨桃花島~我們是花癡三島主~

【清水】【酒學】龍年大吉

向下

【清水】【酒學】龍年大吉

帖子 由 白飛凡 于 2013-05-08, 07:22

龍年大吉


與修羅聖教遞交了“好好過年停戰合約”,又打聽到上屆天門準備閉關一段時間,歡歡喜喜的毛道人和十唸一跳一顛的跑回昆侖玉虛。
“這才對嘛,大過年的不要打架,毛家還要安安穩穩的吃元宵呢!”
“毛道人吶,不是和尚嘮叨又愛雜念,這個元宵是要等到上元節才能吃,過年還是要吃年夜飯,等著領壓歲錢的!”
“什麽飯都好,毛家就是要安安穩穩的吃一頓。”
“哦,和尚還是比較喜歡領壓歲錢。”
“我說十唸的,你都多大了還要壓歲錢,誰給?”
“每年師父都給十唸的銅錢買糖葫蘆,如今師父不在了,當然是找教主要了。”
“呃……好吧,糖葫蘆,小孩子吃的玩意兒你都喜歡……”
十唸與毛道人吵吵鬧鬧的回了昆侖,本以為掛著紅燈籠彩球的玉虛正教也應該是熱鬧非凡,結果進了内裏卻見三圣宗和菩提玉骨默默坐在正廳一言不發。
毛道人雖然粗神經也覺得氣氛不對,早上走的時候還都是紅光滿面喜氣洋洋,不過一上午的功夫,怎麼就變得沉默寡言了。細看五人表情,與其說是嚴肅凝重不如說是無可奈何……這是什麽情況?
興奮高昂的心情被潑了桶冷水,握著停戰合約的毛道胡嚕胡嚕腦袋一臉莫名其妙。
“我說這是怎麼了?才出去兩個時辰回來就都變頹喪臉,難道是毛家欠你們錢了么?”
“阿彌陀佛!”菩提玉骨不約而同雙手合十唱個喏,卻又同時都沒了下句,兩人面面相覷后又望向三圣宗,五人登時低了頭,不知該怎么對回來的兩人解釋。
“喂!”這吞吞吐吐的分明是要氣死毛家!不管發生什麽事總要有個解釋!
“咦,教主呢?和尚還要找教主要壓歲錢,怎麼沒看到?”完全不懂的分辨場合情景的十唸搶在毛道人之前奔到三圣二僧那裡,他東撞西撞的像是要從幾人身上搜出學千秋,卻不知剛剛所說讓五人不由得又抬起了頭。
教主……毛道人也像是醒悟了一樣,他扭頭看看正廳中果然沒有道海逍遙的影子。
“呃,對了,教主呢?停戰合約毛家拿回來了,正好拿給教主過目。”
“教主……”武聖宗總算開了口,只是不及他猶猶豫豫的說下去,一個仿佛很熟悉又仿佛很陌生的聲音從眾人身後響起。
“找來找去,這裡只有顏色這麼老舊的衣服么?”
僅以淺灰腰帶繫著一件雪白里衣的人抱著幾件暗色長衫從後院步入前廳,大開的領口透出柔和的肌膚,纖長裸露的大腿下,赤裸的雙足豪不覺冷的踏過地面上的青石板。
說不出是少年或者青年的面龐上曾經熟悉的氣質已然不見,不儘相同的深灰長髮蓬鬆的搭在肩膀,來人從容鎮定的表情好像對一切了若指掌,又或者是全然無謂。他似乎僅僅執著于沒有自己喜愛顏色的長衫而已。
“那個……”武聖宗似乎已經不知道說什麼好,面對呆住的毛道人和自然到讓他覺得不合適的青年……或者是少年,他不知道該要如何向雙方解釋。
“教主?!”終於反應過來的毛道人萬分驚訝的對著忽然出現的人喊道,然而對方卻是微微皺眉。
“都說過,我不是你們的教主。”
“不是教主?!”毛道人已然徹底糊塗了,而一旁的十唸則傷心的哭了起來。“啊!你不是教主和尚的壓歲錢要找誰要!”
“十唸的這不是要壓歲錢的時候!”一個爆栗過去讓念念叨叨的十唸安靜下來,“你不是教主你是誰?!三圣宗!教主腦子糊塗了嗎!”
“毛道人……”文聖開口欲勸,那邊的少年卻有些不耐煩了。
“我是誰不重要,但你們至少要給我件可以穿的衣服,這個,”他舉了舉手中平日學千秋所穿的灰色長袍,“太難看了,我不要穿。”
“……你居然說教主的衣服不好看!教主平時穿起來器宇軒昂好看的很!”
“那是他,我不要。”
“你就是他,你怎麼不能穿!”
“我不是他!我才不要穿這種老頭子顏色的衣服!”
“老、老頭子……?!”這次噎住的不只是毛道人,三圣二僧也同時一副氣息停滯的樣子。
“怎麼樣,說錯了么。”少年似乎很不開心,他把衣服隨手扔在一旁的木椅中,而後向外走去。
“喂,你要去哪兒!”毛道人一下子沖到他面前,其餘人等也迅速趕來攔住。
“教主,你不能離開昆侖。”武聖宗知道眼前的少年樣的人絕對不能走出玉虛的大門,到時候如果遇見三教一家或者修羅聖教,不,就算是遇上昆侖正教的教下也無法解釋。
“我說過了我不是你們口中的教主!我要出去!”
“教主!”文聖和賢聖一臉無奈,他們不知要如何勸動這名桀驁不馴的少年。從今早眾人前往教主臥房拜年的時候,事情就超出了他們的想像。
昆侖玉虛眾人皆為修習之士,平日里從未有懶床貪睡的現象,若略微清閒時還會上早課,所以除夕之日早早起來裝飾昆侖的眾人沒想到學千秋會一直不曾出現。
彼時毛道人與十唸已離開玉虛去昆侖聖教,三圣二僧初時以為教主有私事處理便也未曾理會。直到半個時辰前,總歸有些擔心的眾人便以拜年的由頭敲響了學千秋的房門。而讓人驚訝不已的是,開門的卻是個與教主極相似又極不同的,混合了青年與少年特質的人。
比學千秋略為白皙的皮膚,淺棕的純淨眼眸,以及深灰的更為蓬鬆的散髮,五人震驚的同時,對方似乎也很驚訝。
“你們是誰?”在他們發問前,少年問出了讓眾人更為驚詫的問題。
而後無論眾人怎樣解釋,他卻始終不肯承認自己是學千秋。
“我不認識你們說的那個人。”明明極為相似,氣質卻又如此不同。言辭沒有了敬語,平和變成了桀驁,同一副軀殼內截然不同的兩個靈魂。五人直覺以為此人正是學千秋無誤,只是不知道他身上到底發生了什麽……
不記得眾人,不記得“學千秋”,甚至,他連他所能認知的自己都瞭解的並不透徹。
當五人問起,若不是學千秋,那麼你是誰,為何會出現在此地的時候,他只含糊的答道,
“也許我是叫‘名劍’吧。”
名劍?
“名劍多情?!”武聖宗低呼道。
“那又是誰?”少年皺眉,“不要給我的名字加上奇怪的東西。”
“醒來后就在這個房間里了,我也不知道爲什麽會在這兒。”無所謂的擺擺手,他不去看眾人越發糾結的表情,少年指了指櫃子,“這裡面的衣服我都不喜歡,你們這兒還有好看點的,我能穿的衣服嗎?”
聽他這樣說完,眾人才意識到眼前人只是穿著平日學千秋睡覺時所穿的里衣,已是歲寒臘月,雖有功體護身不覺寒冷,但他的衣著確實太過單薄。
不過,好看什麽的……學千秋的衣服都在這裡,少年卻一件都不肯穿。那,哪裡還有?
見眾人沉默不語,少年自顧的站起身,“算了,我自己找好了。”
“呃……?!”
“不會那麼小氣連身衣服都不肯借我吧?要從哪裡找好呢……”
這樣說完,少年的身影便消失在臥房中,眾人想要追上尾隨,卻都被他飄忽的語音攔住。
“你們跟著很不舒服,穿好衣服我會再去找你們的。”
於是在後院兜了一圈,少年仍是抱著學千秋的衣服不滿的走來前廳。


“讓開。”青年的眉頭皺的更深了,這讓他看起來有了幾分學千秋的樣子。
“教主,你想要什麼樣子的,我們去買。”武聖宗攔在少年面前,不肯讓他走。
“不用,我要自己挑。”少年繞開武聖宗向前,菩提玉骨急忙又圍上。少年不得不停步。
“阿彌陀佛,教主,你……你現在不宜外出。”無論是精神狀態或者衣著打扮,此時的‘學千秋’都不宜離開。
“你們……讓開!”像是厭惡眾人身上的氣息一樣,少年不斷繞開靠近的人,三圣等雖無法勸服青年改變主意,也因為他的厭惡與拒絕接觸的動作而得以困住他。
反復幾次都無法逃脫眾人,少年的氣息瞬間紊亂起來,可以明顯感受到的暴躁與憤怒讓他身上隱隱透出乖戾魔氛。
“討厭死了!”極為幼稚的吼了一聲后,少年轉身向後院跑去,察覺到魔氣以為他要大打出手的眾人沒想到他會突然改變方向,楞了一下后才急急追趕過去,卻見他反鎖了房門將自己關在學千秋的臥房內。
“教主……!”
“走開!”
“教主,你……!”
“我不是教主!!”
“教主……!”
“討厭!你們走開!走開!!”
唉……這……
從沒見過如此大吼大叫又任性幼稚的道海逍遙,眾人面面相覷而無可奈何。
“毛家已經徹底糊塗了,這個……這個人真的是教主嗎?!”毛道人滿是疑惑的看著三圣宗,見到武聖輕輕點頭后又問道,“那怎麼會變成這個樣子?毛家從沒見過教主發脾氣……”
三圣二僧不由苦笑,誰又見過學千秋發脾氣呢,這對習慣了溫文儒雅的道海逍遙學千秋的眾人而言是不可想象的。
“總覺得,教主不只是脾氣變了吧……”賢聖開口道,“似乎連容貌也變了許多。”
髪色,膚色,瞳孔的顏色,以及明顯年輕許多的容貌和神態。雖然還是原來的軀殼,卻有著與之不甚相符的年齡差,再加上那桀驁的語氣與任性的言行,正是個十五六的叛逆少年。
“呃,難不成教主返老還童了?”毛道人說道。
“可是教主並不記得自己的身份……記憶似乎也混亂不清。”如果是返老還童,會連所能認知的自己,都不能明確記得嗎?
“那……那教主到底發生什麽事了……”
對於毛道人再提出的問題,眾人誰也無法回答。甚至他們想,房間里的那個少年也都不知道答案。


關住的房門不能阻擋聲音飄進,聽著他們在外面輕聲討論的少年氣呼呼的在房間里轉著圈。
討厭!討厭!!討厭!!!
討厭灰色的衣服!討厭他們叫自己教主!討厭這個地方和這裡的人,討厭他們身上無形的圣氣,討厭他們靠近,更討厭明明討厭一切卻什麽都做不出的自己!!!
陌生的房間,陌生的人群,還有陌生的無法運功的身體。周圍的全部都讓少年感到不安。
即使回到最初醒來後所在的房間,將所有人隔在門外,少年仍感到難受。沒由來的壓迫感逼的他幾乎窒息,自身的魔氣微弱的不能抵抗所有人以及昆侖地脈本身的正氣。短暫的爆發過後是更深的無力。
最初能維持的淡然早已在漸趨煩躁的心態中消失殆盡,越是與眾人接觸越是難以自製,少年已有著輕微的恐慌。
不許害怕!
無助的站在房中的少年小聲對自己說著,一頭秀髮被他抓的淩亂不堪。
不許害怕!
不許哭!
用手捂住面孔,少年慢慢坐了下去。


房間里急促淩亂的踱步聲漸漸消失,房間外眾人也沉默的聆聽少年的鼻息,僵持的氣氛埋藏著說不出的隱憂,卻在某一陣熟悉的酒香中淡然消散。
“(ˉ﹃ˉ)口水!和尚最愛的高粱酒香!”十唸的語音未盡,黑髮黃衫的酒徒已飄然而入。
“貪杯惜醉人,慣為異鄉客。麻吉!難怪前廳無人,都來後院聚會么?”
拿著酒壺,似醉非醉的戲謔著眾人,滿身酒氣的酒徒狂醉緩步走來。
“是酒徒……”仿佛蒙獲大赦一般,眾人竟是不由的長出一口氣。
人急無智,早應想到若是曾為學千秋舊友的酒徒狂醉,或可解決眼前困境。
“酒徒狂醉,你來的正好。”
“嗯?”搖搖酒壺,酒徒不理解武聖宗話意。不過本意前來拜年的他來時見前廳無人,眾人又似一籌莫展的站在麻吉的臥室門口。猜到玉虛有事,卻怎么不見麻吉的出面解決?
“教主他……情況有些特殊。”
麻吉有事?
“教主他今早醒來後就不記得我們眾人了,而神態也與往日不甚相同。”
“怎會如此?”
“我等也不清楚……”
“幹嘛問他們,我自己的事不要別人管。”不知何時開啟的房門內,依然穿著單衣的少年站在門口對著酒徒說道。
從酒徒出現在昆侖玉虛的那一刻少年就敏銳的察覺到他的存在,那是一股強大到可與玉虛正氣相抗衡的,與自己十分契合的魔氣。小心翼翼的打開門縫觀察,雖是毫無印象的陌生,心底卻不由得生出親近的感情。
眼角隱隱有著淚痕的面容與記憶中的影子漸漸重合,學千秋,不,是少年出現的那一瞬間,酒徒似乎有所瞭解了。
“名劍。”他望著他輕聲道。
少年眼中閃過一絲詫異,然後露出了今早第一個微笑。
“你認得我!”
“呵。”酒徒笑著,隨後飲了一大口酒。
“不過……不過我不記得你的名字了,我是認識你的,對吧?”不理睬訝異的看著自己和酒徒的眾人,少年慢慢的向著酒徒走去。
“嗯,對。”酒徒點頭,而後,習慣性的撫上少年的頭。他沒有躲開,溫順的讓他理著那混亂的長髮。
“你長高了。”他用只有他聽得到的聲音說。
“什麽?”沒有聽懂尾音里的懷念,少年疑問。
“沒什麽。”
“嗯……?”
“酒徒狂醉,這……”一旁的武聖宗疑問滿腹,然而在酒徒擺手間都咽了回去。
“先讓麻吉的跟我走吧。”
“哎?你能帶我走?”少年臉上滿是興奮。
酒徒點頭,轉而對武聖宗等人說道,“他目前不適合待在這裡,先讓酒徒帶麻吉的離開一段時間。待到機緣合適,酒徒自會將他送回。”
“我不要回來了!”
“嗯,你不願意的時候,就不會回來。”酒徒的笑容里有著一絲寵愛。
“那……教主便拜託了。”強將少年留在此地,眾人也無法可解。不如便讓他和酒徒離開,也許反而能恢復原狀。
“去換衣服吧。”得到眾人應允,酒徒牽起少年的手。
“呃……沒有好看的啊……”雖然不情願,但他還是跟著他走。
“不換衣服不能下山,你選一樣吧。”
“……下山我要買我喜歡的!”
“隨你挑。”
“嗯!”


其實只要和酒徒在一起,少年不在意是否一定要離開昆侖,他身上並未釋放幾分但依然十分強力的魔氣足夠為他撐起一片空間。不過他並不喜歡山上那些只會‘教主’、‘教主’的叫著他的老頭子,雖然知道他們並沒有惡意。
淺灰色的長衫在來到市集的第一時間就變成了紅白相間的長袍,酒徒找個包袱將他脫下的衣服裝好,少年問他爲什麽不賣掉的時候,他只笑笑的說。
“如果真賣掉了,有人會後悔的。”
“那個人肯定不是我。”這樣說完就開始左顧右盼的少年絲毫沒注意到對方已笑出聲。
除夕之日,市集熱鬧非凡,對著人間景象很是陌生的少年目不暇接,而在鮮豔衣裝映襯下長身玉立的他也分外吸引商販的目光,推銷的商人絡繹不絕。剛開始有些怕生的他總是往酒徒身後躲,後來禁不住各稀奇小玩意兒的誘惑,總算是站到酒徒身前,慢慢的挑起來。
糖人,面塑,風車,撥浪鼓,走馬燈……但凡少年喜歡的,酒徒一樣不落的都給他買了一份,想到少年從早上醒來到現在都沒吃過東西,就買了許多小吃,什麽百味羹、蜜棗、油茶、栗子、乳糖、梅汁、芭蕉干,大多都是甜的,他自己不怎麼吃,就看少年吃的開心。怕零食吃不飽,他還特意帶他去茶鋪點了兩屜素包子,看的少年直皺眉。
“太多了,酒徒!我早就吃飽了。”手上還拿著剛買的獅子糖,少年發愁這麼多東西怎麼吃的下。
“呵呵,你吃不下的給我好了,甜食除外。”看著少年想要伸過來的手,酒徒趕緊補了一句。“不過這家的素包子很好吃,你之前……咳,我的一個朋友很喜歡。”
“那……那我就嘗嘗!”放下糖,禁不住誘惑的少年夾起包子咬了一口,鮮美的味道讓他立刻連連點頭,“唔唔,真的很好吃!”
“嗯。”暗自笑著的酒徒也夾起包子慢慢的吃。待到少年茶足飯飽,酒徒酒足飯飽的時候,外面的日頭已落了下去,街道上滿是各種漂亮的花燈,映的行人泛著橘紅的暖光。
“還想去哪兒嗎?”酒徒看著少年笑的溫柔。
“嗯嗯……糖葫蘆是什麽?”略微猶豫了一下,少年問道。
“嗯?”糖葫蘆?
“嗯,山上那個小和尚,一直在念叨什麽……沒有教主就沒有糖葫蘆了……之類的。”
“哈哈,好,我們去買。”
“嗯!酒徒……”
“什麽?”
“你對我真好。”小聲說著的少年面龐印上了淡淡的緋紅。
一串晶瑩剔透的紅果子穿在籤子上,拿著的少年一副恍然大悟的樣子,“這就是糖葫蘆嗎?”
“紅果外面裹了糖漿,很甜。不過果子是酸的。”牽著少年的手,酒徒帶著他繼續悠閒的逛街。
極輕的喀的一聲,少年咬下個果子含在嘴裡,酸甜的味道溢了滿口。
“唔,比剛剛粗過的所羅鍋子都好粗。”含著糖葫蘆鼓著嘴巴的少年唇齒不清的對酒徒說著。
“你也嘗嘗!”他把竹籤遞到酒徒嘴邊,對方卻笑著搖搖頭,“我可沒有你那麼愛吃甜食。”
“不是很甜的。”
“那也不要。”小孩子吃的東西,哄你可以,酒徒自己還是算了。
“那……”少年眨了眨眼睛,他又咬下一顆,在嘴裡輕咬了幾下后毫不猶豫的遞到酒徒口邊,
“沒有糖了。”他說。
學千秋的身高與酒徒狂醉相差不多,少年只是仰起頭就夠到了酒徒的下巴,含著的咬掉了糖皮的紅果剛好碰到酒徒的嘴角。
看著貼近臉頰的另一張面孔,酒徒愣住了,少年催促起來。
“快。”輕眨的眼睫似乎都煽起了小風,酒徒猶豫了一下,終究還是略一低頭吞下了那枚豔紅的果子,只是四唇相接的時候他忍不住摟住了少年的腰,將他抱在懷中。
“呵呵,好吃嗎?”
“……嗯。”他盯著他紅潤的雙唇答道。
“哎哎!鎮子東邊馬上就要放花放炮了,大家快去看吶!”
街道上不知是誰這樣喊了一聲,許多行人便追隨著走了過去。
酒徒放開了少年,“你也要看嗎?”
不知為何少年忽然沒了笑容,他想了想,說道,“我想放燈。”
“好。”
賣花燈的商販很多,鮮豔漂亮的諸多花燈讓人眼花繚亂,只是少年卻一直都未挑中,直走到市集盡頭,才在一個不起眼的小店買了一盞。
“公子,這燈還未畫完……”
然而少年卻不在意,他執意要賣那盞幾乎還未上色,只有幾點淺粉暈在花瓣上的蓮花燈。酒徒也不多說,按畫好的花燈價格付了錢。
“想去哪裡放?”買了火摺子和蠟燭后,酒徒問他。
“那邊。”指尖的方向已出了鎮子西頭。
“嗯。”仍是毫不猶豫的答應,酒徒帶著少年走向他想去的地方。


出了鎮子西頭是條環繞著鎮子的小河,沒有月光的夜晚河面上只有極微若的細碎光芒,在空無一人的河岸邊上,少年點燃了花燈,將它放到河水中。
岸上兩人的目光默默追隨著花燈,淡的發白的花燈猶如少年有點兒飄搖的夢境,而後在東邊第一聲鞭炮聲響起的時候,少年毫無預警的倒了下去。
“麻吉……”似乎早有準備,酒徒抱住了傾倒的身體。


“酒徒……”
躺在酒徒懷中慢慢醒來的人握住了身後環抱著自己的手臂。
“嗯,我在。”他拂開他額前的碎髮。
“你、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了……?” 除夕夜的鞭炮聲從遙遠的方向傳來,少年的聲音輕微的有些聽不清,他的面孔在燈花的映照下有了幾點血色,卻仍是顯得蒼白。
“知道什麽?”
“知道我究竟是誰……”
“對我來說你就是名劍,那個凡是只求第一的囂張小鬼。”
“……哪怕我只是曾經的那一點點魔氣……?”
“麻吉就是麻吉的,你是名劍,也是學千秋。”
“呵呵,學千秋……”輕輕重複了一下這個名字,“若不是成為了他的我一直用五華聖氣壓抑魔氣,現在的我便沒機會出現……”
再完美的封印都會有極小的漏洞,更何況近來多次使用劍招的學千秋已不能如之前一般將自身魔氣徹底壓制。
“不過一開始我真的忘記了自己是誰,直到看到那些燃放起來的煙花……才想起來我不過是靠著‘年’的力量暫時蘇醒過來的魔魘……”
“世事輪回千年更迭,當初的‘年’早已沒了凶獸的形,只有兇氣的力量,而學千秋體內難以消除的魔氣正是借著那股力量佔據了這個身體……酒徒,你會討厭我嗎?”
少年望向對方的眼眸里有著濃重的憂傷,酒徒低頭親吻了他的額頭。
“怎麼會,你是另一個學千秋,是我以為再也見不到的那個任性少年,我很感謝你的出現,讓我想起了曾經那段很美好的時光。”
“謝謝你。”
遠處的鞭炮聲與燦爛的煙花此起彼伏,少年卻只覺得眼前的人影漸趨淡薄。
“記住我的名字,記住學千秋在成為‘學千秋‘之前,還曾經是名劍。”記住我在被那一層層的封印束縛住之前,還曾是那個跟在你身後,時常桀驁不馴,偶爾又會很聽話的少年。
還要記住無論是學千秋還是名劍,都會跟你說,
“新年快樂,我(學者)……很喜歡你……”


深灰長髮顏色漸漸變淺,仿佛連膚色也略微暗淡了一點,幾次呼吸過後,再次睜開的眼眸是酒徒熟悉的深棕,與剛剛極為不同的謙和神態讓他輕易的認出眼前的人是學千秋。
“呃……學者……怎會在此……好友……?”環顧四周發現這是昆侖山腳下的小鎮,遠處還正燃著除夕夜驅趕兇氣的鞭炮煙花,而自己……穿著的這件衣服是誰的?
“名劍……”酒徒捧起學千秋的臉念出了那久違的名字。
“……好友……”
“抱歉,只是忽然想起了而已。”
“嗯……”略微低下頭,學千秋微微握起了手指。
“無論是名劍,或是學千秋,酒徒都喜歡。”
“哎……?”突如其來的表白讓學千秋無措而害羞,只是他還沒來得及臉紅,呼吸便被對方奪走。
“唔唔……嗯……!”紅白相間的長袍被慢慢褪下,被吻的一塌糊塗的學千秋只模模糊糊的聽酒徒耳語。
“麻吉的消失了一天了,我很擔心。不過無論是過去的你還是現在的你,酒徒都一樣喜歡。”
“新年快樂,以及,沒有糖的糖葫蘆不好吃,酒徒也想吃份美味的甜食了。”
“什……唔唔!”
avatar
白飛凡
神秘採花客
神秘採花客

帖子数 : 479
清香白蓮 : 5302
笑盡英雄 : 5
注册日期 : 13-05-07
年龄 : 30

查阅用户资料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