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島
歡迎光臨桃花島~我們是花癡三島主~

【清水】【酒學+刀學】最終兵器教主1-3,坑

向下

【清水】【酒學+刀學】最終兵器教主1-3,坑

帖子 由 白飛凡 于 2013-05-08, 07:27

最終兵器教主
題目模仿《最終兵器彼女》,內容模仿《Chobits》。所以雖然有“兵器”但文中應該不會有戰爭……我只是比較喜歡這個稱呼而已~
主線劇情大概和Chobits差不多,但還是會有一些變化吧。
真心沒想過寫完的(毆),也完全沒想過大綱,所以千萬別較真~
OOC嚴重,沒有想要保持原型的意思(pai飛)。
CP是刀學+酒學,非3p



雨淅瀝瀝的下著。
大概是從中午開始天空就飄著細細的雨絲,幾乎看不到的雨滴細細密密的自上方灑落,沒帶雨傘的學生刀看著教室外的天空想,大概回家時候就會停了。
然而即使下了晚上十點才結束的晚修,雨仍未停止。
想著沒有什麽要帶回家的資料,學生刀拎著只裝了文具和錢包的書包,離開補習班慢慢走向這看不到的雨幕中。
會在補習班上晚修的學生不多,學生刀倒是不怕一個人走夜路,只是有點兒無聊罷了。雖然明天還要早起上早修,學生還是走的一點兒也不急。
就這樣一步一步慢慢走著,快到家的時候,學生忽然停下了。
隱隱約約覺得前面的拐角處蹲著個人,雨雖不大但足以濯濕衣服,而時間已近半夜,學生刀直覺對方也許是個醉鬼。
一絲厭惡湧上,但又忽然發覺空氣中全無酒氣。
是被雨水驅散了么……
這樣想著,學生刀邁步繼續向前。
銀灰的長髮垂落肩頭,低垂的頭頸看不到臉,僅以繃帶捆綁遮掩的身體在晦暗的路燈下發出極暗淡的光芒,蜷縮的姿勢自然而毫無扭曲,即使近乎赤裸的坐在堅硬的水泥路面上,仍沒有顯露半點痛苦。
再次將目光投注在那怪異的路人身上,學生刀此時才意識到,對方,其實也許並不是人類……
雙臂反扭于身後,明顯不是自己纏上的,只遮掩住特殊部位的繃帶,還有雖然低垂但已可以想見的,毫無表情的面容。
這個,是廢棄的人形電腦嗎?
不過,不是有專門回收人形電腦的店嗎?爲什麽要如此隨意的扔在路邊?
知曉對方只是臺毫無意識的廢舊電腦,學生刀忽然有些憐惜。因為貪圖一時享樂而購買了某款外形的人形電腦,過一段時間不喜歡或者又出了新的機型而把舊款的賣掉,甚至是毀掉,這種事學生刀見過很多。
因為他的父親醫魔生不救,就是黑道上製作人形電腦的高手。而之所以被稱為生不救,則是因為他能“救”和“醫”的,都是不能算作活人的人形電腦。
所以學生刀打小接觸的就是各種人形電腦零件,見過最多的,也就是四肢殘缺,甚至是頭腦打開的,各種型號的人形電腦。
蹲下身抬起電腦的下巴,學生刀見到的是一張柔和而普通的面孔。
唔,是自己沒見過的型號么?陌生的容貌,一般會有標識的耳後也沒有噴漆,說不定是一款很老舊的機子。而看起來很平凡的面容,大概也很難長時間吸引主人的目光,被拋棄,是遲早的事。
這樣想著就越發覺得對電腦不公平,學生刀頭腦一熱,便想將這台電腦抬回家。就算不能用了,也可以找老爸修修看,他家最不缺的就是各種型號的電腦零件。
不過真正實施的時候還是有點兒困難,沒有電而停止運行的人形電腦,其體重是一般人的2到3倍,畢竟內部零件以金屬為主,雖然運行起來只有30公斤左右但徹底停機的時候,減輕重量的部份也無法正常工作。好在此地離他租的公寓不遠,而體力也比一般人好的學生還能勉強扛起它。但是上樓梯的時候真是費了九牛二虎之力。學生的房間在二樓,不想打擾到鄰居也怕被人誤認是拐賣人口的他竭盡全力將電腦背到背上,一步三晃的走向自己的房間。
終於進了門,一時失力的學生噗通一聲就跪倒地上,背後的電腦也咚的摔了下來。
“喂。”急忙扳過電腦看看,除了繃帶松了許多以外,身體倒是沒有任何傷。
還好,要知道人形電腦的皮膚也是很貴的,碰傷了他會很心疼。
就那樣讓沒有啟動的電腦隨便躺在地板上,學生刀站起身喘口氣略微休息一下,然後拉上窗簾打開頂燈,拿了一個小小的工具箱過來。
自小耳濡目染,一些簡單的電子工程知識他還瞭解,在這撿來的電腦身上翻來覆去查了幾遍,學生刀沒有查出任何問題。
所以說,真的是因為不再受歡迎而被遺棄的了?這台電腦的容貌是個長相溫和的青年,他的主人多半應該是女子吧。哎,女人,真是讓人頭痛的生物。
大概確定機體沒有問題,學生刀開始尋找開關。
人形電腦的開關會根據機體狀況以及型號、廠家等問題而有所不同,在說明全無型號不能確定的情況下,學生只好用最原始的方法,一點點摸邊青年的身體來尋找。
……這樣好猥瑣。
這邊的又不是變態,爲什麽要摸男人的身體,雖然電腦的身體不論男女都很柔軟……
喂,你怎麼還不醒,胳膊腿都摸遍了,不會在什麽奇怪的地方吧!
要不要那麼猥瑣,廠家怎麼設計的!讓女性顧客去做這種事情好嗎?還是現在女人都已經開放到這種程度……
呃,居然還沒啟動,開關到底在哪兒?!
十五分鐘過去了,依然沒找到開關的學生刀略顯頹喪的坐到地上,忽然,他想到前陣子新推出的名為“情人”系列的人形電腦伴侶,其機體不論男女開機方式都是雇主親自去親吻人性電腦的嘴唇,而在開機同時,電腦將記錄主人的唇紋,鼻息,心跳,甚至是唾液中的DNA。
學生刀瞬間覺得一個頭有兩個大,這該死的電腦不會就是這種開機方式吧?!
甩甩頭讓自己冷靜一下,考慮到今晚為這台電腦付出的體力腦力甚多,如果在此停住頗有些不值,到時候說不定還會被那個向來喜歡抓他小辮子的老爹嘲笑,學生刀深呼一口氣,決定不管三七二十一,試試再說。
反正是電腦而已,又不是真的男人,直接想像成美女好了……!
閉著眼,抓起人形電腦的頭,學生刀豁命一般的低下頭去。
意料中的柔軟,意料外的溫暖,學生刀覺得也許在自己的臉靠近電腦的一瞬間他已經醒來了。溫熱的四唇相接后,熟悉的啟動聲音在青年體內慢慢響起。頸后的排風孔將乾燥些了的銀髮吹起,慢慢睜開的雙眼透出柔和的光線。須臾間活起來的青年讓學生刀有些愣神。
爲什麽,只是睜開眼睛忽然覺得整個人都不一樣了呢?
這樣想著的學生刀捧著青年的臉愣愣的發呆,直到那不停眨著的棕色雙眸閃出明顯的疑問色彩,學生刀才鬆開雙手,有點兒不好意思的退開一點兒距離。
“那個……你終於醒了……”
“嗯?”
“我說,你醒了……挺好的。”看著剛剛‘醒來’的電腦,學生刀有點兒語無倫次。這奇怪的啟動方式,讓他不知道該怎麼面對他了……
“嗯?”依然是疑問的看著自己,學生刀想他該不會是聽不見吧?
“你聽不見這邊的說話?”
青年搖頭。
……這是聽不見還是聽得見?
“你聽不懂這邊的說話?還是你不會說話?”
青年遲疑的歪著頭,像是考慮了一會兒,之後說道。
“請輸入名字,及稱呼方式。”
“……學生刀,你……叫我學生就行了。”
“學生,系統剩餘電量不足0.0001%,將在10秒后自動關機。”
“……喂……”
“10、9、8、7、6……”
“喂!”
當青年自顧的數到1的時候,學生差點兒被他倒過來的身體砸傷。看看床頭上的鬧表,已經接近凌晨1點,折騰了這大半天就只是讓對方記住自己的名字嗎……?
哎,算了。充電吧,不充電,就算他記住自己的名字也是沒用。不過,剩餘電量不足0.0001%……設計者在開什麽玩笑?通常的電腦不都是計數到0.1%么,計數到那麼精確,對一般的家用電腦而言完全沒必要。
相對於開關,充電接口倒是好找的很,隨便翻翻就在脖子後面找到了開口。
和排風口的位置很近,學生打開後蓋抽出裏面的電線。
1、2、3、4、5、6……
居然有六根,學生見過最多的充電線是4根,而一般的2根足矣。真是在各個方面都與眾不同的電腦……
插好充電線,將電腦以比較舒服的姿勢放躺到地上,學生想起來還得給他穿件衣服……
背他回來時的繃帶早已淋濕,而其本身就不能算作衣服,就算是機器人和自己同性別,這樣近乎赤裸的躺在地上他也覺得有些不妥。隨便找來自己的舊T恤和短褲,學生拖著他死沉的身體慢慢給他穿上。
總覺得自己是撿了個累贅回來……
如此想著的學生刀不知道是後悔還是無奈,爬上床的他最後看了一眼那沉靜如睡著的人形電腦,小聲的說了句。
“晚安。”




(二)
忍不住吐槽,神魔就是男人的世界,女性角色還敢再少點嗎?!
為崩壞而崩壞(抽飛)


夏日的早晨陽光明媚。
就算是隔著窗簾,躺在床上睡的正香的學生刀仍是被晃的醒了過來。
糟糕……這麼亮的光線……現在肯定不是按掉鬧鐘的六點,扭過頭拿起床頭的鬧表,時針分針都指在7上。
七點三十五……第一節課不會錯過,但六點半到八點的早修是趕不上了。睡眼惺忪的從床上爬起來,學生刀覺得腰酸背疼的不舒服。我這是幹啥去了,這麼累?
騰的一下,學生刀從床上蹦起來,昨晚還躺在地上充電的撿來的人形電腦已是不見蹤影。
電腦呢?!
“學生,早安!”
穿著他的舊T恤舊短褲,手裡還端著早餐的青年一臉溫和的從廚房走出,他把剛剛做好的蛋炒飯放到房間夾角的小方桌上,然後拉開窗簾打開落地窗,雨後晴朗的陽光照進房間,讓人的心情也格外明亮起來。
不過學生還是微微有一點兒郁卒,唔,不就是個撿來的電腦,丟就丟了自己那麼緊張幹嗎。
“要喝牛奶嗎?學者去熱一杯。”
“不用了,你……”學生猶豫了一下說,“你什麽都不用管,可以休息了。”
“嗯,好。”聽了他的話,青年很溫順的點點頭,然後找個房間角落跪坐下來。
學生刀租的房間很小,因為是一個人住所以桌椅床鋪所有用具幾乎都是單人套,加上他大部份時間都在學校上課溫書,家裡也沒有什麽零碎東西,除了單人床,小小的床頭櫃,書桌,電腦和一個吃飯的小桌子外,就是房東提供的廚衛用具以及一個大壁櫃了。
梳洗完畢的學生刀出來看到的就是收拾整齊的床鋪,和正在整理昨晚他換下的濕衣服的青年,看樣子他是準備去清洗。
雖然從小就看著父親和電腦打交道但實際上從沒被電腦服侍過的學生刀多少有些不自在,他習慣自立自理。
“那個,你先別管了。”
“嗯。”又是很溫順的點點頭,青年把臟衣服疊起來放到床腳,然後跪坐在一旁。
……
真彆扭。
明明是電腦,可是因為有了人形,學生刀就覺得好像有個陌生人跑到自己房間里一樣。以前和老剪刀在一起的時候,各種電腦滿屋子跑他都沒覺得怎樣,如今這個安安靜靜的青年,竟然讓他莫名的覺得不自在。
大概因為他太像人了吧……雖然有著明顯不是人類色澤的銀灰長髮,但青年的舉止言語還有表情,都比以往他見過的所有電腦更生動,更像人。
這樣看來肯定不是舊機型了,古董電腦絕對沒有這個水準。
即使讓他跪坐在那裡問話也沒有任何不妥,學生仍是從壁櫃里拿出把折叠椅放到餐桌旁,然後拉過書桌前的辦公椅坐好,指著另外那把說,“過來坐吧。”
“嗯。”青年答應一聲坐了過來。
“你叫什麽名字?”爲了節約時間,學生一邊吃飯一邊問他。
“學千秋。”
好奇怪。
“那關於主人的記憶還記得多少?”
“學生刀,學者可以稱呼為學生。”
“……我是問前一個。”
“沒有,學者只有你一個主人。”
記憶可能被徹底刪除過。
“機型是多少?”
“不知道。”
系統被格式化了?
“……廠商知道麼?”
“不知道。”
“那……生產年份?”
“系統提示,此淚信息屬於保密內容,非廠商不得查詢。”
廠商年份都要保密?這他倒是頭一次聽說。
“你是私人生產的么?個人製作的那種。”像他老爹一樣,自己製作一些有一定危險程度的甚至是可以執行暗殺活動的黑電腦。
“……那是什麽?”青年歪著頭,眼神里有著好奇。
沒有對這個詞的認知?
“那……你知道機器人三定律么?”如果是黑電腦,一定不知道。
青年點頭,“學者不可以傷害人類,但該前提是以學者的主人為中心。”
那現在就是以自己為中心……
“你具有攻擊性?”
青年搖頭。“學者搜不到攻擊指令。”
真頭疼。學生刀無奈的吞下最後一口飯。蛋炒飯做的很好吃,就是一問三不知。不,知道了他的名字,還有他的現任主人是自己……但是連廠商製造還是個人製造都分不清,合法性也很可疑,將這樣的電腦留在身邊好像……
“學生,已經八點了,你要上課嗎?”
“啊。”光顧著發呆,學生看了一眼時間趕忙起身,不過,
“你怎麼知道我要上課?”
青年,或者說是學千秋,微笑著指了一下床頭貼著的課表。
“上面有你的作息時間。”
哎,都忘記人形電腦最擅長觀察搜集信息。
檢查一下錢包文具,書本都放在教室不用拿,準備離開家門的學生刀看到學千秋有點兒遲疑的站在自己身後。
“怎麼了?”他忽然覺得學千秋的臉很耐看,越看越好看。
“那個,可以把你的ID卡給學者讀取一下嗎?”ID卡是儲存個人信息、檔案、履歷,如果願意甚至可以加入個人喜好等資料的可以識別身份的磁卡,作為學生刀的私人電腦,學千秋想要獲得關於對方的基本信息。
但是這對學生刀而言略微有些困擾,他沒想到自己會成為他的主人,而且也不是很想做他的主人,雖然這台電腦沒什麼不好,只是他習慣獨居。
“……如果不方便的話就算了,沒關係。”見學生刀沒有回答,學千秋又說道。
只是他雖然這樣說著,笑容卻有點兒勉強。學生刀知道對於人形電腦而言,如果不能獲得主人的個人信息是一件非常失敗的事情,說明他與主人的友好度很低,得不到信任。
“等這邊的晚上回來給你吧。”
“嗯?”他看到他的表情明顯開朗了一些,不過似乎沒有明白他的意思。
“我是高考生,今天要填報志願,會用到,晚上回家再給你讀取。
“家裡的東西你隨便用,幫……幫這邊的把房間打理一下吧。不過先不要上網,也不要離開房間。這邊的大概晚上十點半回來吧。”
“嗯!”學千秋的表情越發明朗,不知怎麼學生刀也有點兒開心。
“沒別的事我先走了,晚上見。”
“嗯,一路順風!”關上門後,學生刀仍覺得能感受到那笑容的溫暖,養臺電腦的感覺就是這樣嗎。


“哎哎哎,連學生刀都放棄早修,shenmo學院要關張啦~”
剛進教室就聽到五皮在那邊搖著竹筒拿他打趣,一眼瞪過去對方裝作害怕的樣子閉嘴,人卻是湊到跟前。
“說說看,是不是經歷了什麽豔遇起不來床?”
真想一拳揮去讓他閉嘴,五皮卻仍是吊兒郎當無所謂。
“你今天是徹底不來,那邊那位,”五皮指了指離學生座位很遠和學生同排的另一把椅子,“睡了一個早上。”
“結果就我一個人有看書,咱們shenmo早晚修三人組難不成要解散了么。”
學生順著五皮的手指瞄過去,那個鬍子拉碴蓬蓬頭的人正舉著課本,看似背書實則瞌睡。狼狽的樣子讓學生刀差點兒笑出聲。
五皮郎中,學生刀,和正在瞌睡的酒徒狂醉是shenmo學院複讀班最有名的三位學生。被人稱作怪才三人組,和倒楣三人組。因為三人皆是成績優異卻連年不中還越失敗越執著的複讀生。其中五皮和學生複讀三年,酒徒狂醉則已經複讀五年。當然班裡還有複讀時間更長的,只不過像他們這樣平時成績優異,年年只差1、2分過線,還執著的依然不改志願繼續複讀的,卻是再無其他了。
“八成是禁不住酒蟲勾引又喝多了吧。”話是這樣說,不過被酒徒稱為狗鼻子的學生刀倒是沒聞到酒味。
“我看不像醉酒,倒像是一宿沒睡瞎折騰來的。”
“他有什麽好折騰的,不就是那二兩臭酒……”
“那可不一定,我覺得吧……”五皮還想繼續說點什麽,那邊幾道淩厲的視線射過來讓他不由住了嘴,然後搖著竹筒里的竹籤子嘩啦呼啦的走回自己座位去。
是死板三剩宗,複讀班常駐班委,就是無論怎麼認真看書也依然三年都沒考過,而且不是差一點,是差很多。三剩宗,後來覺得不好聽大家給他們改做“三圣宗”,和學生等三人私交不錯,只是性格古板,比較看重課堂紀律。上課前一分鐘就會組織班裡同學坐好,平時課間也會用眼神提醒說話聲音較大的同學。
學生有時也覺得shenmo複讀班還真滿是人才,除了他們三個怪才,還有古板的三圣宗,活寶一樣的五米十唸,兄弟倆無論誰考不上都不肯先走的菩提玉骨,號稱“三教罪人”三年前因為數語外三門主科作弊問題而被處罰三年不准高考的朝陽君、天涯劍子和任飄蹤,以及應屆時大放厥詞結果一敗塗地的渡萬象,和班裡唯一的女生色女煙蘿。
真是熱鬧的讓人頭疼的複讀班,當然,他自己也是讓人頭疼的一份子就是了。


終於到了午休時間,將上午后兩節數學課華麗麗的睡過去的學生刀覺得神清氣爽,可以好好吃頓午飯然後再上下午的英語和地理,祅冥和風靜海可不是好脾氣,而教數學的老長眉……看看班裡除了三圣宗硬撐著不睡色女照了一節課的鏡子外,就連他親外甥五皮胡嚕都打的山響。
看了一眼正在伸懶腰也一副爽得不得了的樣子的五皮,學生走向另一邊的座位——酒徒狂醉同學毫不客氣的睡了一上午,從無上師的語文到老長眉的數學,課間都沒醒過。
“喂,不合味的,你不會準備這麼睡到晚上吧?”不客氣的踹了一腳酒徒的桌子,學生刀也覺得他有點兒反常。
“嗯……”沉沉的哼了一聲,總算是醒過來的酒徒慢悠悠的抬起頭,看了一眼學生和五皮,淡定的問道,“午休了?”
“哎哎哎,酒徒你是打定主意睡到中午才肯起嗎?”
“啊……”打個大大的呵欠,酒徒站起身來。“無上師和老長眉的課,你們聽著有意思嗎。”
“當著人家侄子的面說大伯的壞話,合適嗎~”
“喜歡的話你可以找他補課啊。”
“哎哎哎,說直白就沒意思了。”
“分明是你自己……”酒徒的話還沒完,學生受不了的打斷他們。
“以為午休不限時的嗎,不趕緊吃飯下午又要遲到。”每次跟這兩人在一起就是聽他們不停拌嘴,真真要煩死人。
“吃嘴流氓就知道吃,”拍拍學生肩膀,酒徒自顧的往教室外走,“不過今天酒徒不跟你們一起了。”
“喂?!”等這麼半天還要自己走?
“抱歉啊,今天真是有點事,改天酒徒請你們吃飯賠罪。”頭也不回的招招手,酒徒的身影很快就消失在樓道,只剩學生和五皮有點兒莫名其妙站在那兒。
“……其實昨晚有豔遇的是酒徒吧?看他那樣真是‘奮鬥’一晚不滿足中午還要跟人家約會繼續……”
“別胡說。”這麼多年的朋友料到他不是那種人,不過到底幹了什麽還真是讓人好奇。有什麽能讓複讀五年還鍥而不捨的酒徒狂醉放棄讀書而熬夜呢?


“等很久了嗎,小少爺?”隨便洗把臉就走去學生車庫的酒徒狂醉鬍鬚上的水珠還在閃閃發亮,而叼著冰棒悠閒坐在酒徒自行車後座的灰髮少年聽到酒徒如此叫他后,毫不猶豫的將冰棒扔了過來。
險險接住冰棒,酒徒仍是一臉笑意。
“這樣亂發脾氣還不是小少爺嗎?”
“你……?!”剛開口說了一個字,又被酒徒用冰棒堵住嘴,少年臉憋得通紅恨不得咬他一口。
“哼!”但他只狠狠咬了一口冰棒就不再理酒徒。
“好啦好啦,酒徒餓了咱們去吃飯吧。”打開車鎖跨上車,酒徒讓身後的少年坐好。
“……就算我不記得名字也不許叫我小少爺!”
“嗯~”酒徒騎上車帶著少年離開校園。
“就算你是我的主人也不許這麼叫我!”
“嗯嗯~”記得北邊有家新開張的咖喱店。
“我不要這麼難聽的名字,換一個!”
“嗯嗯嗯~”還有很好喝的橙汁,少年一定喜歡。
“……換什麽?”
“小少爺,我們去吃咖喱飯吧!”
“你——哼!!!”


機器人三定律:
第零定律:机器人必须保护人类的整体利益不受伤害。
第一定律:机器人不得伤害人类个体,或者目睹人类个体将遭受危险而袖手不管,除非这违反了机器人学第零定律。
第二定律:机器人必须服从人给予它的命令,当该命令与第零定律或者第一定律冲突时例外。
第三定律:机器人在不违反第零、第一、第二定律的情况下要尽可能保护自己的生存。




(三)
對於出校門就撿到個小少爺,不,是小少爺樣的人形電腦這件事,酒徒從來沒有過什麽充分的認識,以他的思維,確切說是一般人的思維而言,這件事是非常不可能的。雖然科技發達家用人形電腦成為可能,但其不菲的造價仍讓一般人望而生畏,更不可能異想天開的走路碰到。所以當他昨天晚上下了晚修騎著自行車從校門口出來的時候,真是一點兒心理防備也沒有。
酒徒、學生和五皮是班裡唯三的不住校還堅持上早晚修的走讀學生。酒徒家近騎車二十分鐘就到,五皮是蹭他大伯的教師公寓,學生則租了公寓。但是由於三人方向不同,下課也從沒一起走過。
獨自騎車上路的酒徒沒想到會被人形電腦攔路,還是個長相清秀的少年。
只用一塊方布遮擋身體的少年淚眼汪汪的看著他,酒徒一個猶豫就被少年拽下車。
而當对方滿帶哭腔的問他“你是不是我的主人”的時候,酒徒覺得自己簡直像個負心漢。只可惜對方是個少年要是個蘿莉估計還會被冠上變態蜀黍的稱號,而少年其實比少女更猥瑣這件事酒徒當時還沒意識到。
校門口不是說話的地方,酒徒帶著少年慢慢往家走。他問他,你的主人長什麼樣叫什麽名字,少年說只知道他是這個學校的學生,名字長相性別什麽都不知道。酒徒問那你該不會每個人都攔著問一遍吧,少年說不要把我想那麼變態我很怕生的你是第一個。酒徒沒敢說就算只是我一個大晚上的你這行為也有點變態,酒徒又問他你現在準備怎麼辦,明天早上繼續蹲校門口挨個問嗎。少年說我什麽都不知道就算把全校人都問一遍也不一定找得到。酒徒說就算你沒有記憶了你主人不會意識到他丟了電腦嗎?少年說我主人還不知道我的存在,自己大概是被當做禮品送出來的。結果不知道爲什麽送禮物的人把自己扔到半路還自動啟動了。酒徒說那這也好辦,到時候收電腦的人長時間沒回應送電腦的人也會過來找,那樣你就能找到主人了。少年不相信的問他真的這樣嗎。酒徒說當然是真的,電腦又不是小玩意兒,再有錢的人如果是禮物也會重視的。少年說那我什麼時候可以知道是誰丟了電腦。酒徒說這就不好說了,可能會很久也可能會很快。少年說那這段可能很長也可能很短的時間我要去哪兒。酒徒噎住了一會兒看了少年一眼說,你很難養嗎。少年笑的很開心,一點兒都不難!
少年笑起來很好看,溫溫柔柔的還有點兒害羞似的,但酒徒卻忽然覺得也許從一開始少年就是等他說這句話。
做我的主人吧。把少年帶到家裡后他毫不猶豫的對自己說。爲什麽,酒徒問他。人形電腦是害怕沒有主人的機器,哪怕只是暫時的都可以,如果你討厭我記得你的話,離開后刪除我的記憶都可以。
酒徒揉了揉少年的灰色長髮,少年矮他很多,總是仰著頭看他,他揉他頭髮的時候他就不自覺的低了頭。
“就算你有了新的主人也不用忘記我,我們還可以做朋友。”
少年又笑了,溫溫柔柔的有點兒害羞,然後他踮起腳尖吻了酒徒的嘴唇。
“You are my master.”


當晚酒徒一宿沒睡。當然不是被少年誓約一樣的吻嚇到,酒徒雖然楞了一下但還是很快反應過來這大概是某種程式。而後比較糾結的是關於少年的具體型號。
“連名字都沒有,這可真是不好辦。”
“你是我的主人,可以給我起名字的。”
“……你這小少爺一樣的表情真看不出我是你的主人……”
“我哪裡小少爺了?”
“還撅嘴,更像了。”
床上的羽毛枕被少年毫不留情的丟過來。
“亂丟東西的小少爺。”
少年鉆到被窩里不理他,酒徒笑笑。有了主人就性情大變,到底誰設定的這麼彆扭的性格,真會有人喜歡這樣的少年嗎?
有吧……大概某種變態蜀黍……呃……現在就是自己了………………?!
真頭疼啊,酒徒可沒有奇怪的嗜好,雖然少年長得很可愛,包子臉讓人想捏捏,這麼說出來他又會丟東西過來吧?哈哈哈哈。
胡思亂想了一下酒徒又專心上網查資料。他想查到少年的機型,這樣可以聯繫到廠家問問有沒有人訂過電腦,順利的話很快就能找到他真正的主人。只是酒徒本身極少接觸電子產品,他是特長生,專業美術,對電腦之類的東西一竅不通,人形電腦又不是普通的家用計算機,光是認知用途和分清各類人形電腦就費了許久的時間。
“總之,人形電腦就是集洗衣服做飯收拾房間修理傢具打工賺錢甚至滾床單等一系列功能為一體的人形陪伴電腦……”
那位小少爺,還能做家務?回頭看了看被子里的少年,對方卻沒了動靜。酒徒走過去,卻是他蓋著頭睡著了。
不要蒙著頭會悶的,哦他是電腦沒關係……但是電腦看著也很彆扭,誰讓你是人形。
扒開被子,露出的少年睡的正香,酒徒看到他嘴巴還一翕一合的說著什麽。
電腦也會說夢話?
湊近聽,卻是
“我想吃冰棒……”
……
吃貨!
忍不住揉了揉他滿頭的銀灰長髮,酒徒輕輕揪起他的耳朵仔細看。
“據說這裡會有標記……咦……沒有……那脖子呢……?”
放下耳朵酒徒又輕輕扭過少年的脖子看,也是沒有。這樣翻來覆去的找找,少年睡得很沉沒有醒,酒徒卻發覺原來人形電腦和人類真的所差無幾。比如呼吸聲心跳聲還有皮膚的感觸和溫度,他幾乎無法意識到對方是電腦而不是人類。
這樣更糟糕啊,好像是窩藏離家出走的青少年一樣,哎,他不會真的是人裝成電腦吧?不過那頭髮的顏色……染的?!
越想越覺得詭異,爲了確認真偽酒徒決定把少年叫醒。他拍拍他的肩膀沒有反應,於是扳過身體拍拍他的臉,依然沒有反應,不過卻開始皺眉。
“小少爺你再不醒我就把你扔出去了哦。”
騰的,少年一下子坐了起來。大睜的眼睛一點兒也不像剛睡醒的樣子。
“你……你不要我了?!”
“呃……我沒那麼說……”嚇了一跳的酒徒胡嚕胡嚕腦袋,“我只是想叫你起來。”
“哦……”鬆了一口氣的少年立刻躺了回去,眼睛眯著像是馬上又要睡著。
“……別睡啊我想問你點事兒。”真是個小少爺到底是他是電腦還是我是!
“……我好困明天再問了……”
“……電腦還會困?”
“你一天24小時不關機我的芯片會燒壞的……”
“哦……但是我很想知道你到底是電腦還是人?”酒徒問的很直接,他不習慣拐彎抹角。
少年躺著瞪了他一眼。
“……你不會懷疑我是人吧?”
“嗯,你實在太像人類了,我不熟悉人形電腦,沒法區分。”
“……”
沉默了一會兒,少年坐起身認真的看著酒徒狂醉,把酒徒看的都有些發毛。
這個表情,是要坦白了么?!
“真是個無知的主人,連這個都要電腦來確認,將來可怎麼辦!”一本真經的歎氣搖頭,少年的樣子像是教訓子女的家長。
……這口氣,要氣死他嗎?!
“如果我是電腦,你要怎麼補償我?打擾我睡覺的罪是很大的!”
這也要補償?酒徒考慮了一下說道。
“給你買冰棒。”
“……真的?!”一下次高興起來的面容讓酒徒暗想果然是個饞鬼。
“那你要不是電腦呢?”
“請你吃冰棒!”
少年答的很快,比他說話聲更快的是脖子後面明顯的排風聲音。
“我已經把功率開到最高,正在進行毫無意義的萬億位數字運算,這個時候我的耗電量是平常的兩倍,因為我不是很擅長運算,另外……”
少年伸手,吧的一聲打開自己在排風口旁邊的開關,隨後自己抽出六根細長的電線。
“我快沒電了,要充電。”
看著他得意洋洋的表情酒徒除了乖乖接過電線去插電外,就只小聲說了句。
“晚安吧,小少爺!”
“明天要吃冰棒!”完全不在意酒徒對自己的稱呼,少年滿腦子都是冰涼的甜品。
“嗨嗨!不會忘的!”
少年睡著后,酒徒又上網查了半天,不過由於掌握的信息太少仍是毫無所獲,等到他意識到明天還要上課的時候,初夏的夜空已透露出極淡薄的一點暖色。轉頭看看毫無睡相可言占了全部床鋪的少年,酒徒認命的窩在椅子上打盹。


You are my master.——這句話穿越到姥姥家去了,出自《fate stay night》
avatar
白飛凡
神秘採花客
神秘採花客

帖子数 : 479
清香白蓮 : 5664
笑盡英雄 : 5
注册日期 : 13-05-07
年龄 : 30

查阅用户资料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