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島
歡迎光臨桃花島~我們是花癡三島主~

【清水】【素還真+靖滄浪】歸途

向下

【清水】【素還真+靖滄浪】歸途

帖子 由 白飛凡 于 2013-05-08, 07:28


這文是寫給自己的。如果不寫,我總是放不下。
自此以後便努力不再執著吧。
請無視bug。


在跟隨佬山君走向密室的途中素還真忽而停了一瞬又跟上,雖只極短暫的停頓,身後的佛劍分說卻敏銳的覺察。
“素還真?”
“……無事。”略微楞了愣,素還真自長寬衣襬下探出修長手指,指尖細微的白色粉末隨風輕撒。
“只是袖中碎玉不堪越境壓力變成齏粉,佛劍不必擔心。”
素還真說無妨,佛劍也不再多問,眾人默默前行的路上素還真神色淡然舉止溫平,確實沒有半點失常的樣子。
大概真如他所說僅是珠玉碎裂並無異常。
只是不知他為何袖中攏玉,越境不棄。


素還真還記得他將此玉交予自己手中時的神態,一向端莊正平的面容上淡淡迷茫隱隱而現。銀灰色的眼眸深處,無欲無求的魂魄歸途不明。
“這是北海的引魂珠。”靖滄浪自白鮫長袖中取出一顆大如雞卵的皓玉明珠,珠玉光彩與鮫綃白綢交映生輝,映的素還真眼前一亮。
“先生……?”
“引魂珠成雙,另一顆吾自留在身上,此物便交由素賢人代為保管。”
“珠在人在,珠碎人亡——不必營救,玉碎之時吾已無魂……只是想勞煩素賢人,可否將吾屍體送回天河……”
“出來甚久,吾思念天河之境……而吾亦不知何人可托,今日得見,便當是清香白蓮與鯤塵千古之緣分,望蒙不棄。”
素還真沉吟半刻,無言頷首後接過這璀璨明珠,指尖對方溫度尚存,人卻在拱手之後轉身踏步走向風塵漫起的前方,唯有一絲恍若不存的北海水汽氤氳在眉間,緩緩消散。


素還真曾以為不過恍然一夢,只是偶爾縮回袖口的手指又總不經意的碰到那光滑珠玉,溫潤的感覺一如當初。驟然之間壓抑下的心緒翻覆浮動,肩頭溫熱的掌心施力,轉頭望去,卻是摯友堅毅而關切的眼神。
“葉小釵……”
素還真。
葉小釵。
嗯。
吾之路途,尚有葉小釵相伴。
嗯。
吾之歸途,葉小釵亦不會捨素某獨行。
嗯。
前行吧。
嗯。


壺口烽燧煙塵盡散,大戰時的煙火冰晶皆已化作泥土掩埋,唯有海浪拍打礁岩的聲音伴著冰冷的海風灌入胸口,讓人分不清東西南北。
素還真依靠早已碎裂的珠玉指出的最後方向找到他想找的人。冰冷的軀體上端莊正平的容貌一如往常,只是銀灰色的瞳眸不會再現。若不是北海水汽與他功體相融,素還真知道也許他什麽都沒法找到。拍凈他身上的泥灰,素還真想整潔如靖滄浪一定不願自己的白藍長衫滿是泥汙。
將靖滄浪的手臂搭肩上,素還真一刻不停的往推松岩。他要做的事情還有很多,要去雪漪浮廊找殢無傷,要用佛鄉的解藥治好妖應姑娘并說服他們協助自己,要去一念之間打開中陰界的通路,要尋找制服騶山棋一的方法,要……
即使如此忙碌他在珠玉碎裂的第一時間仍是沖來這個方向,讓緊跟身後的薄棠一時驚愕。
“請往推松岩暫等,素某去去便回。”說完后便化光離開,沒有任何遲疑。
因為他覺得對將自己尸身託付的人,他唯一能做到的也只是如此了。
素還真能做到的事很多,素還真做不到的事更多。素還真必須去做的事非常多,素還真不得不去做的事多到數不清。素還真……
素還真能力有限,能做的也只是如此了。
背後的重量是這武林又缺失的一份熱忱,冰冷的僵硬與濕漉漉的沉重讓他不由得想起更多的逝者。
素某又在做這樣的事了。擔起逝者,更擔起他們未竟的心願,在這條熾熱泥濘的道路越行越遠,沒有回頭,不能退後,前行的同時得到更多而後失去更多……


從中陰界歸來后的素還真第一件事便是去推松岩見素續緣,而知道父親心思的續緣十分乖巧的在岩洞內靜候。
“孩兒已將後續之事處理妥當,靖前輩他……”
剩下的話素續緣沒有說出口,素還真修長溫暖的指尖貼上了他的嘴唇。
素續緣覺得自己有些眼花,不然何以他竟見素還真滿面悲傷?微眨眼睫后身前笑靨溫柔的素還真只說了句。
“不用說,為父相信你。”
素還真的眼神溫暖而滿是信任,素續緣低頭握住了父親的手,不再言語。
素還真不需要知道答案,他相信素續緣的醫術也相信他辦事的能力,他也知道如果不能挽回那麼失去便是失去,永不可能再現。就像那碎裂的引魂珠,不能復原,甚至因隨他越境而屍骨無存……
世間已無靖滄浪。
正如世間已無的那諸多英傑。
也許終有一日世間也無素還真。
只是那又何妨?
素還真還是會這樣一步步走下去,一如孑然一身的靖滄浪,沒有回頭。
無怨無悔。
avatar
白飛凡
神秘採花客
神秘採花客

帖子数 : 479
清香白蓮 : 5302
笑盡英雄 : 5
注册日期 : 13-05-07
年龄 : 30

查阅用户资料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