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島
歡迎光臨桃花島~我們是花癡三島主~

【清水】【酒刀學】相忘誰先忘1-2,大概還是坑了

向下

【清水】【酒刀學】相忘誰先忘1-2,大概還是坑了

帖子 由 白飛凡 于 2013-05-08, 07:56



題目來自我所在那個服的惡人大幫,親眼目睹該幫派與本服臭名昭著的兩個浩氣幫混戰,當時還想惡人終於決定雄起殺人了么,後來才知道他們是由浩氣轉的,目的就是找那兩個幫報仇。
會用這個名字只是覺得很好聽,以及當時看到混戰感覺很開心,終於有人整整這幫無法無天的兔崽子了,外加世界任務都幫我們做了真是好人吶(喂)~
不是很規矩的網遊文。
文中的網遊是劍三但是不一定完全和劍三的設定一樣,一個是我本身不夠瞭解還有就是內容需要的話會修改。



(一)

學千秋會去玩JS也是偶然,誰讓他的研究生時代整日無所事事閑的發慌,別人都是追著導師求輔導,他卻是被導師追著改論文,改來改去的,導師竟然把他論文直接拿走了。
“每天跑你宿舍來也不方便,放到老夫那裡好了。”
“呃……?!”清早起來剛洗漱完畢早飯都沒有吃就和導師一起在宿舍改論文的學千秋徹底愣住了。
“老師……這……”
“就這樣定了,論文先放老夫那裡改好了通知你。”喜歡自稱‘老夫’實際年齡不到四十的學千秋的導師昆侖無上師,極其淡定的拿起桌上他剛背來的厚厚一打材料後瀟灑走出,連讓他挽留一下的機會都不給。
而被他們吵醒才從床鋪上坐起來的學千秋的舍友,探出床鋪一臉猥瑣的對著他笑道,
“哈,有空玩JS了吧!”
舍友龍飛是從大學畢業后開始玩遊戲的,考研入校后更是沒日沒夜的瘋玩,每次考試前都要找學千秋補習劃重點,他還想盡辦法拉他跳坑,學千秋都以學業忙沒時間推掉了。結果現在導師把論文拿走,他是比龍飛還閑,這下真是不玩遊戲也無聊。
學千秋以前玩過一些單機遊戲,操作什麽的懂一些,又有龍飛給他講,沒多久就上手了。不過讓他沒想到的是他的氣純號不到40的時候對方居然說要afk(away from keyboard 表示暫時離開或者徹底不玩了)。而且一改往日混亂的作息每天按時上課上自習,開始認真準備畢業答辯。看了看攤在自己桌子上的筆記本電腦和對方滿是書本的課桌,學千秋覺得好像大逆轉了。
不過這也無所謂,研究生的課程學千秋早已學的滾瓜爛熟,有閒的話玩一下遊戲也不錯。而他這個人其實很好就是太懶惰的舍友肯去好好學習點什麽,他也覺得很開心。


沒有龍飛陪著,自己做任務依然做的很上手的學千秋沒多久就認識了很多朋友,不知道是不是他錯覺,現在回想起龍飛在的時候似乎有點兒阻止他認識其他玩家,他的好友欄一直都只有龍飛飛這一個名字,而現在他不得不分組來管理了。
他認識的第一個玩家是個藏劍,在金水鎮天龍寨(這張地圖上都是40及以上等級的任務,天龍寨在金水鎮地圖左上角,怪比較多,作者表示用萬花的時候死過無數次)做任務的時候某個只有血沒有藍(藏劍和唐門只有血條沒有藍條,藏劍有劍氣,唐門是神機值)的人轉著大風車(藏劍技能风来吴山,群攻,出招時候像大風車在轉)就拉了一群怪,血條像漏了一樣嗖的就沒了一多半,學千秋一個鎮山河(氣純技能,产生一个3尺的气场,范围内队友免疫任何伤害,并解除外功、阴性、混元性、阳性和点穴的不利效果,持续8秒。)插過去就開了六合獨尊(氣純技能,群攻)和他一起群。不過他忘了鎮山河只有組隊狀態才有用, 雖然清了小怪藏劍也仍是灰名躺尸。這個時候他忽然想起萬花會鋒針真是個好技能(除副本外重傷后可以原地治療或回營地復活,原地治療有時間限制要等,且起身后裝備損壞10%,有萬花秀秀或者五毒拉起來或者回營地復活的話裝備損壞5%)。
藏劍的帳號叫魔王,是個心急脾氣沖的傢伙,操作不錯就是偶爾急起來不管不顧,學千秋說你需要個綁定治療,藏劍丟了個鄙視的表情說,麻煩!學千秋在屏幕後笑笑發了個“O(∩_∩)O哈!”。從此以後就經常和魔王一起組隊任務。
不過魔王應該是個上班族,上線時間基本都在下午6、7點以後,週六日有時還要加班,學千秋升級的速度比他快,他不在的時候學千秋又認識了一個玩家。
這次的情況和上次相反,不知道是不是受魔王傳染學千秋也開始喜歡沒事丟個六合群怪。在南屏山棄谷砍天一教的毒尸祭司還有那些魔人,任務總是8個10個的,嫌一個個打的麻煩學千秋忍不住點了六合丟個圈,結果沒想到這兒的怪等級比較高,怪的血沒掉一半學千秋鎮山河就用完了,眼看只能躡云(向前衝刺一段路)逃跑的時候忽然不知哪兒來的萬花用豌豆(萬花群攻技能,快雪时晴,因為像植物大戰僵尸里的豌豆射手而得名)幫他清場。
謝謝!學千秋用附近頻道說。
客氣!那個帳號叫酒壺的人回他,然後他就看到屏幕上出現“玩家酒壺已加你為好友,你是否要加對方為好友”的對話框。
點了確定,又看到“對方想要收你為徒,你是否願意”的對話框。
收徒啊,學千秋覺得自己想起了什麽又很快忘掉了,他猶豫了一下,點了確定。
恭喜小俠拜師成功!系統這樣顯示后,還沒來得及問什麽第三個對話框就蹦了出來。
你的師父酒壺要你神行到他身邊,你是否願意(天子峰)
……
不知何時那個萬花早去了副本門口準備帶自己升級,自覺現在說拒絕也晚了的學千秋第三次點了確定。
讀地圖之後發現自己還在南屏山,呃,這副本就在南屏山嘛還浪費神行!大號通行券都很富裕哦這麼奢侈!(通行券簡單理解就是可以讓你迅速飛到任何地方的道具)
酒壺對學千秋很好,帶他下副本刷裝備升級,副次數下滿了就帶他做任務,每天還都準時敲他給他傳功(傳給對方修為值,點經脈用的),送20格背包送藥品,學千秋覺得過意不去,他說師父就是要對徒弟好的。而且這些東西他都有是富裕才給他的。
不過學千秋知道他更喜歡PVP,而且很喜歡收集各個副本里的掛件,喜歡練技藝,到處挖草藥採礦,所以才會在南屏山那個對陣營玩家來說是個是非之地的場景碰到自己(在南屏山、昆侖、惡人谷和浩氣盟這四張地圖上,陣營玩家強制開陣營,敵對陣營玩家都是紅名,說打就打,還有人專門巡山獵人頭的,pvp手殘如我是絕對不敢自己去)。
學千秋介紹魔王給酒壺認識的時候他剛滿級,其實早就想介紹他們認識不過魔王有段時間忙的都沒有上線,爲了方便聯繫兩人還互換了手機號。於是等魔王再上的時候原來那個小純陽已經可以做他師父了(滿級80可以收徒)。
好快。魔王在隊伍頻道說。
嗯,因為有個朋友帶學者。學千秋回他。
誰?
介紹你認識,一個叫酒壺的萬花。
魔王這才注意到隊裡還有一個人,而那個第三者,咳咳,不,是第三個人也跟他打招呼。
哦,小藏劍,快70了啊,好帶,任務到白龍口了吧(70級以後去白龍口任務,經驗給的多)。
誰是小藏劍?!
沒滿級的當然是“小”藏劍了。
……這人你從哪兒認識的?
學者從南屏山的時候
萍水相逢,相見恨晚,不可以麼。
那個,好友,學者的意思是……學千秋在對話框裡打的字還沒發上去魔王就退隊了,然後他就看到在酒壺和魔王之間插了一面旗子。
後來學千秋才知道那是兩人切磋的標誌,當時還從未與玩家動手過的他只看到兩人在身邊飛來飛去呼嘯而過,30秒之後藏劍灰名躺地。
沒想到你手法還不錯啊。等魔王重新入隊的時候酒壺說道。雖然輸的是藏劍,但兩人裝備等級差太多,掉了三分之一血的萬花很佩服對方。
哼,我在另一個服是天策。
哎,好友你玩過的?
嗯,想換個環境就過來重練的。
該不是在那邊惹事混不下去吧。
不合味的人閉嘴。
酒徒沒有說話,只是打字而已。
等這邊的滿級再來!
好!我可以脫幾件裝備奉陪!
不用!
哎,你們……
名劍,你還沒有徒弟的吧。
嗯,學者剛滿級。學千秋打完幾個字就看到魔王要拜他為師的提示。
酒壺帶你就好。
帶個徒弟滿級會給一把傘,還會有其他的小東西,用著比較方便。魔王說。
這樣啊。
所以要小心有人是爲了東西而不懷好意的收徒。
不是的,好友不要誤會酒壺對學者很好的。
自己沒到等級收徒弟就誣陷別人哦。
看來以後找到切磋對象了,據說萬花很強我在那個服可惜沒碰到對手。
哦哦,也聽說藏劍很好用就是我這筆還沒輸在大劍底下過。
……
這邊的學千秋除了扶額也做不出其他動作,不過也許這就是那兩人相處的方式,因為魔王雖是不服仍是拜“只是爲了獎勵而收徒”的酒壺為師,而酒壺對魔王與當初對自己一般別無二致。
藏劍的工作好像不那麼忙了,又趕上一個清明節的假期很快就出師。而其實不太想玩pvp的學千秋終於也受不住兩人誘勸入了陣營。
酒壺就是惡人谷的,魔王說他當初也是惡人,學千秋想了想也就隨他們一起入了惡人。惡人谷的純陽略少,一方面是因為按照遊戲劇情浩氣盟就是純陽宮號召建立的,另一方面是pvp裝備會帶有陣營顏色,一般純陽都喜歡浩氣盟的藍白而不是惡人的紅白。學千秋倒是無所謂,他只是不想給兩人拖後腿而已。
不過讓他自己和另外兩人都沒想到的是他pvp非常有水準,一開始有點兒笨拙後來很快和兩人一般犀利。尤其是在攻防(有陣營的玩家會去打攻防,簡單理解為對立陣營玩家之間群毆互K,作者表示我還沒去過,因為人非常多要排隊,昨晚第一次攻防直接排到攻防結束了……),酒壺在惡人谷小有名氣,偶爾週末的攻防會是由他指揮,某次酒壺把副指揮的權利給了學千秋和魔王,結果那次惡人大獲全勝。而在YY除了惡人谷對新人指揮的狂加讚賞以外,就是很多女聲不停說魔王和名劍的聲音超級好聽。搞的酒壺忍不住說,你們不要忽略我這個勞心勞力的大叔啊!結果旁邊很快有人說,叔控眼裡你是最有愛的!瞬間三個人集體退了頻道不敢再說話。自那以後學千秋和魔王都不敢去戰場YY,酒壺就單開頻道讓他倆聽自己指揮來配合惡人攻勢。
除了戰場攻防三個人還經常一起打競技場(有2v2,3v3,5v5三種),惡人谷三人組在整個服都非常有名氣,尤其是學千秋的純陽,因為他說話用詞都比較溫柔謙虛,很多人對他都頗有好感,還有人懷疑道長是人妖號,後來他指揮戰場那次的錄音被曝光才確定都是男的,不過也因此讓更多人關注到他們仨,每天切磋不斷,連日常都要偷著打,最後魔王一急在世界頻道說道,再切磋的一律加仇人!才制止一部份其實就是搭訕而來的pve玩家。




(二)
可惜好景不長,就在三人玩的最happy的時候學千秋決定離開一段時間。原因是他的導師無上師終於露出“真面目”,要他留校做導師。
學千秋早就知道無上師幫他積極改論文的原因,老師曾明裡暗裡的提過很多次,他也沒有明確拒絕。學千秋之前想過繼續讀書,但也覺得那樣好像沒有什麽特殊必要。考慮了半個學期后就答應了無上師的請求。
從學生到老師的身份轉變讓他決定稍微停一下遊戲,至少要適應新的生活方式再說。而且雖然學校的電子設備很好,大學導師的工作也不是很忙,但白天公然在辦公室玩遊戲……總歸有點兒彆扭。
不過這都是學千秋最初的想法,等他到了無上師給他安排的辦公室后才意識到自己犯了多大的錯誤。
且不說那明顯就是為玩遊戲而攢的高端配置電腦,光是無上師屏幕上那一堆遊戲快捷方式就讓他楞了半天,而擺在所有遊戲最上方特意換成粉色桃心標誌的,就是JS。
“你坐我旁邊的位置。”無上師指了指他對面的桌子,然後說道,“有空的話最好上一下JS學學技巧。”
“……”學千秋站在無上師身旁5秒鐘都沒出聲。
“怎麼了?”
“老師你……”
“哎哎哎,老夫其實是想找各繼承人吶!!!”無上師突然聲淚俱下的在學千秋面前哭了起來,把新上任的人弄得一頭霧水。
“繼承人?”
“哎哎哎老夫辛苦創立的南昆侖就要覆滅了!我哪裡忍心啊!!”
“……什麽?”南昆侖?學千秋忽然覺得這個詞有點兒耳熟,好像在哪兒見到過。
“JSNNJ的浩氣幫會!哎哎哎老夫知道你聽不懂讓我從頭跟你說……”
“……”學千秋沒有說自己也是那個服的而且是惡人谷有名的三人組,更不敢說每次攻防沖在最前面的也是他。他裝作什麽都不懂的聽無上師從遊戲操作開始慢慢講起他的JS血淚史。
其實就是玩JS玩的很好的無上師建個了一個浩中幫會(浩中就是浩氣盟+中立,就是本幫派里的成員可以是浩氣盟也可以是中立陣營的玩家,與之相對應的就是惡中,惡人谷+中立。),由於劍三不允許遊戲內專有名詞被玩家用作帳號名或者幫會名,所以無上師就在‘昆侖’兩個字前面加了個‘南’,而同他一同建立幫會的則是他的大學同學風靜海,遊戲帳號莫名夢覺。
兩人從攢幫會資金開始一點點把南昆侖升級成250人的大幫會,幫會建設也到最高點,由於他們操作不錯脾氣也不壞,南昆侖在浩氣盟的地位日漸提升。本來一切大好的情況卻因為一個女號的加入而漸趨崩潰。
那是個新手女秀(七秀),名字叫呂素素,據說就是他本名,後來無上師也確認他的確就是這個名字。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好朋友之間的品位相同,大齡未婚的他和莫名夢覺同時喜歡上了這個女秀。本來約定君子條約公平追求的無上師禁不住誘惑,偷偷給秀秀發短信約見面,並不知道莫名夢覺也喜歡自己的呂素素就這樣和無上師走在了一起。紙包不住火,事後知道真相的風靜海一怒之下帶著一部份成員退出了幫會并建立了北昆侖。每日仇殺無上師不說(仇殺,就是加仇人看見對方就是紅色名字,只有有陣營的玩家可以加仇人,也只可以加有陣營的玩家為仇人),還有拖著幫會整體轉入惡人谷的趨勢。無上師知道仇殺只有加了對方為仇人才能追殺,若是徹底轉了幫會那他南昆侖的全體成員都要跟他一起受苦了(在有陣營的情況下敵對陣營都是紅色或黃色名字,不加仇人就可以殺,就算關著陣營也沒用,捅一刀就開了)。萬分無奈之下他決定afk,但又捨不得辛苦建立的基業,兩難之下他想找個熟人接手,而這個人就是學千秋。
聽完無上師冗長的敘述,學千秋除了覺得無奈以外覺得這大概也算是緣分。好巧不巧這個時候他開始玩JS。不過他知道也許名劍多情那個號是不能再用了。因為無上師是連號帶幫會都給了他,從此以後他就是南昆侖的“昆侖教主”。
無上師的帳號叫昆侖教主,他說是成立幫會以後改的,不過現在要給學千秋了,他還想再改。學千秋說學者還沒想好改什麽,無上師說老夫早替你想好了。學千秋問叫什麽?無上師說,逍遙教主。
逍遙……學千秋想到了一個詞叫逍遙法外,很自覺的沒說出來。
“一定要加‘教主’兩個字麼?”畢竟是自己要用,感覺很奇怪。
“當然!”無上師說的義正言辭,“一幫之主名字就要霸氣,要鎮得住!”
“……好吧。”
妥協以後學千秋在辦公室登陸了無上師的帳號并改名,不過當他看了眼逍遙教主的具體情況以后,還是瞬間有點兒不知道說啥好。
好好的南皇套(在本文里目前是最高等級的裝備名稱)純陽被他洗了兩百塊rmb的白毛頭不說(白髮,兩百塊錢一個,JS里傻多速的標誌之一),各種充值掛件跟寵一應俱全,一走路後面呼啦啦跟一串小豬兔子燈籠,臉型也是2個月前那個最新出的那個帶刺青的,掛件一律紫色不是聲望裝就是充值大禮包(JS里紫色是最高品,但武器貌似是橙色最高,所謂的橙武,本人沒見過活的),看看帳號時間還剩2000多個小時,學千秋知道很長一段時間自己都不用再買點卡。
不過無上師的號是劍純,從經脈到裝備一水兒的外功攻擊,氣純裝備一件沒有,他說都賣了。套裝牌子什麽的打出來就沒要(打團本會掉蚩靈或者南皇套的牌子,拿著牌子就可以去換衣服),精煉用的石頭也是,幫會里有氣純小號都給他們了。還有就是風靜海練的氣純,所以裝備一開始就是互補。劍純用順手了也沒想過改。
系統默認的三套衣櫃第一套PVE南皇第二套PVP戰無不勝,所有裝備精煉都到五六級,算是非常奢侈的大號了。但劍純是近戰,習慣遠程的學千秋一時還有些不適應。而且這過於惹眼的白毛頭和跟寵也讓他覺得頭疼,所以正是接手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把頭髮隱藏變成南皇默認的恨天高,跟寵一個個都裝進背包,而馬具後面插的那兩面比白毛更惹眼的“揚威江湖”的大旗也讓他收起來了。唯一還讓他覺得彆扭的就剩那左眼帶著刺青的臉型,對他這種樸素型玩家來說仍是過於招搖,猶豫了半天學千秋還是充了六十塊錢洗回他原來帳號的臉型。
學千秋,確切說是逍遙教主出現在南昆侖——現在改名叫昆侖正教的幫會領地時,幫會頻道瞬間被各種“教主!”“教主回來了!”的文字刷屏,很少用幫會頻道的學千秋直到發現幫會領地多了很多人來圍觀他,才注意到頻道里的喊話,而後想起自己帳號的名字以及幫主的身份。
你們好。學千秋很客氣地回應道。
學者是新幫主,原來的幫主有事不能來,以後這個帳號就是學者再用。有需要幫助的請叫我,不過操作還不是很好,請讓學者慢慢適應。
學千秋的話發上去之後整個頻道沉默了半分鐘,他以為自己說錯了什麽有點兒疑惑,半分鐘后幫會頻道瞬間被擠爆,他都來不及看他們在說什麼,陌生的名字一個個全崩了出來。
不敢相信教主變性格了!!!
是變人了好麼樓上看沒看教主說話!
好溫柔的教主比之前那個好多了!
是啊是啊我們被解放了么!
教主教主求面基!是妹紙還是漢紙要驗身!
上YY上YY!
教主點我名字收徒!
教主我要師父!
教主我不用帶的收徒就好求收徒!
求收親傳!!!!!
……
等頻道徹底平靜下來已經是半小時以後的事了,學千秋收了十個等級比較低的人為徒,他大概將他們分組準備按等級帶著刷副本。然後又看看副幫主和管理員,一一打了招呼。這個幫會的核心成員是外號三圣二僧一道主的六個人,以及整天和道主一起混的十唸。無上師介紹過三圣宗是氣純,二僧是洗髓和尚,道主和他一樣是劍純,十唸則是雙修秀。
明明是上班時間這些人居然都在線,不過回他的話言辭冷淡似有不服,只有那個十唸沒有什麽情緒,但又神神叨叨的不知道在說什麼。學千秋不在意他們的態度,不過如果不肯好好合作的話將來攻防什麽的有的折騰。為今之計就是自己先把劍純練好,順便看能不能撈幾件氣純裝備。
想著想著學千秋忽然發覺剛剛散開的人群不知何時又聚了回來,仔細一看原來是那些加了好友和幫會里的隊長看到自己在領地就都飛了過來。剛想用附近頻道打個招呼地上就多了一面旗子。
XXX想要與您切磋,接受/拒絕?
微微皺眉之後學千秋打了一行字發上去。
不好意思,學者沒玩過是新手,帶副本可以切磋的話大概會掃興。
這樣說完之後點了拒絕,只是立刻那旗子又插上來,那個XXX很平淡的說道你裝備比我好很多都不敢試試嗎。
這次學千秋仔細看了一下對方的裝備和名字,才注意到原來是三圣宗之一的武聖宗。
學千秋眉頭皺更深,他意識到對方可能就是不服所以挑釁來的。再拒絕的話會被恥笑,他本不在乎這些,只是身為幫主,而且是答應無上師要帶好這個幫的幫主,學千秋知道至少要讓核心成員認可自己。錯過眼前這次機會,以後可能更難辦。可是劍純自己完全不會,這可怎麼辦?
下意識的打開背包學千秋發現這號里有不少的洗髓丹和易功丸,他立刻各點一顆吃掉,隨即回到。
可否略等?
隨即也不管對方是否同意便不再看對話而點開經脈和鎮派迅速憑記憶按照自己之前的氣純號點了個大概,然後再一鍵點掉全身裝備只留了一把劍和外套。
學者的裝備和你差很多,這樣以示公平。
話是這麼說其實現在占劣勢的已經是學千秋,因為雖然他的裝備比對方好很多但都是劍純的,除了起到一點加血作用外和徒手輸出沒差別。不過既然換回了氣純內功學千秋有把握裸裝也能勝過對方。
武聖宗顯然沒想到新任幫主會有這等態度,他略微猶豫就回了個“好”字,而後再次點了切磋。
事不過三,此時學千秋從容點了確定。而後一場毫無意外的壓倒性的切磋在三十秒內結束。
重傷倒地的時候武聖宗都沒想明白怎麼回事,在一旁觀戰的其他成員顯然也都有些不太相信,毛道人幾乎是在武聖倒地的一刻就對逍遙教主點了切磋。學千秋一陣苦笑,不要搞得好像是為朋友報仇一樣,學者是你們的幫主啊。
不過現在說這些沒意義,不打服了他看這火爆脾氣用嘴皮子說是沒用的。學千秋也沒多猶豫,在武聖宗接受現實起身調息回滿血藍的時候,毛道人也已經重傷倒地。
這下幫會領地真的安靜了,毛道人躺在地上連起身都不肯,就無限的在對話框里打“……”把屏幕刷的全是省略號。
學千秋也沒說話,他穿回裝備洗掉經脈鎮派重新點回劍純內功。要知道他可是坐在無上師旁邊的座位上,剛剛換回氣純解決戰鬥是冒著被他發現自己曾經玩過JS這一事實的危險。
好在那些人挑釁的心態已經完全沒了,換好內功以後就看到那幾個人非常服氣的一起叫他。
教主……
哎哎哎,非要逼他使出絕招才肯承認,真是認死理兒的人。帶這樣的幫眾,以後有的苦了。
剛剛的事,不要對任何人說起。學千秋在屏幕上這樣回到。
爲什麽?一個叫美女秀秀的七秀,也是這裡唯一的女號問道。
學者真的不會玩,剛剛是兩位承讓僥倖贏了,學者不想太過招搖,還需要慢慢適應。
明眼人都看的出剛剛絕不是武聖宗和毛道人有意謙讓,只是學千秋不讓說必有他的理由,而這事情說出去對那兩人的面子,甚至是整個幫會的和氣也沒有好處。誰願意在一個幫眾不服幫主,要挑戰才肯承認的幫會久留呢?
眾人異口同聲的答應了,學千秋也不再說此事,而是就幫會現狀問問。他之前都是和魔王酒壺一起玩競技場比較多,對幫會要做的事瞭解很少。一來二去和他們聊熟了,學千秋覺得今天還算小有收穫。看看時間也要下班,他打了個招呼就下線了。
剩下眾人在他走後也各自離開,不過沒有多久又都忽然同時意識到一個問題。
剛剛……新任的逍遙教主,用的好像是氣純?!
avatar
白飛凡
神秘採花客
神秘採花客

帖子数 : 479
清香白蓮 : 5776
笑盡英雄 : 5
注册日期 : 13-05-07
年龄 : 31

查阅用户资料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