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島
歡迎光臨桃花島~我們是花癡三島主~

【清水】【刀學】推倒學千秋的29個充分不必要條件

向下

【清水】【刀學】推倒學千秋的29個充分不必要條件

帖子 由 白飛凡 于 2013-05-08, 08:00

非常之無聊的一篇,實際上是同居三十題,第三十題在限制文區,理由不用解釋都懂。






1.相拥入眠
学生刀从不问学千秋有多喜欢自己,虽然在某个时刻他也会有点儿恶质的强迫他说一些他想听的话,但关于喜欢这个问题他从没有太多执着。如果要问原因的话,他想,他睡着时总会不自觉靠到自己怀里这件事比所有甜言蜜语更有意义。

2.一同外出购物
学千秋很少和学生刀一起购物,因为工作时间不太一样,平时相对清闲的他会买的多一些。不过每月总会有一两次一起去超市的机会,那个时候学生刀就会充分发挥“家主”的地位拎着几乎所有的东西让学千秋哭笑不得的空手跟在身后。
“学者也不是没有力气……”
“留到晚上吧,难得休假,这边的可不想不能尽性!”
“……”
虽然不一定真会是学生说的那样,但从头顶红到脚尖这件事却没有一次不应验。就算明知道对方也许只是想让自己脸红,学千秋却还是没办法避免。

3.半夜一起看恐怖电影
两人都没有吓得自己睡不着觉的嗜好,但楼下租碟的小店最新最多的影碟却一定是惊悚题材。
“《咒怨2》还是《电锯惊魂》?”
“唔……也许《沉默的羔羊》不会那么恐怖?”
“《大白鲨》,讲野生动物的?”
“这个,《闪灵》,看名字应该是最不恐怖的了。”学千秋拿出最后一张封面相对柔和的碟递给了打开DVD的学生刀。
……
学生刀靠在学千秋胸口睡着了以后,学千秋终于忍不住按下了遥控器上的停止键。
每次都是演到一半就睡着,剩下的让学者一个人怎么看!从没有看过一部完整的恐怖电影又不敢獨自看下去的学千秋歎了口氣就靠在学生刀身边一起睡了。

4.一方的起床气
听说被突然叫醒的人脾气都不会好,但是每次被工作电话吵醒的学生刀却从来没有对他发过脾气,反而总是温柔的安抚着同样被电话铃吵醒的自己。某次学千秋被吵醒时想到了这个问题,于是迷迷糊糊的问了他。
“好友都不会生气吗,这个时间被叫起来……”
“总会要他们付出代价的,”轻轻揉了揉学千秋银灰色的长发,学生刀嘴角的笑容让人发冷。
于是瞬间醒来的学千秋想起上次见到医魔时他微青的眼角,唔……起床气什么的,還是不要當成傳言比較好。

5.做饭
无论是学千秋还是学生刀都很会做饭,这是他们的朋友邻居公认的,只是当两个很会做饭的人一起做的时候却常常做不出饭就很让人好奇了。酒徒曾经问过学千秋一次,结果被站在旁边的学生刀借故打断。
“饭是用来吃的,只不过饿了的时候可以吃的不一定是饭,对吧?”在酒徒走后学生走到学千秋旁边轻轻在他耳边说。
所以两人都在家的时候常常是一起出去吃,免得中途做饭变成了做X,吃饭变成了……

6.大扫除
学生刀曾说过打扫房间这种事情请工人来做就好,学千秋却不同意,相较于闲闲的呆在家里看着别人打扫,他宁愿自己拿起扫帚抹布将这个只属于两人的地方清扫干净。于是每隔一段时间学生都会刻意请假半天回来和学千秋一起打扫。
“好友不用每次都回来,学者一个人就可以。”学千秋这样说完的时候就被刚刚进门的人从背后抱了个满怀。
“好,你打扫房间,之后这边的帮你打扫你自己……”

7.浏览过去的照片
打扫房间时候最容易停下的地方就是书房,因为那里有太多他们收藏的书籍,小物件,以及照片。常常两人打扫到一半就会窝在书房的角落里翻着以前的老照片。学生最喜欢看的就是他还不认识的小时候的学千秋,而学千秋也喜欢翻着对他来说有点儿陌生的“小学生”。
“那个时候好友还真是‘小学生’呢。”看着照片上瘦瘦小小的黑发男孩,学千秋的嘴角勾出微甜的弧度。“哎,感觉比同龄的学者还要小的样子。不过很可爱,而且脾气看起来是一样的倔。”
“哼。”略微不满的瞥了那个时候的自己,学生问道。
“那你是喜欢那个学生,还是现在这个?”
“……这嘛”扭过头认真看了看对方和自己较真的样子,学千秋忍不住笑出声来,“都喜欢,因为都是学生嘛。”

8.吐槽对方的生活习惯
看著連白糖拌米飯都能吃得很香的學千秋,學生刀覺得自己不如開個沙糖廠好了,而當他這樣對他說的時候,對方卻無比認真地點頭同意了。
“學者也覺得自己吃糖太多,我們買調料的錢里有一半都花在買砂糖上。如果好友開場的話,學者肯定第一個過去捧場。” 而後,就開場細節學千秋和學生刀進行了整晚的討論。當然結論如何不重要,重要的是都吃到糖的他們過的很開心。不過學千秋一直重複的那句“學者不是糖”到底是什麽意思嘛咳咳咳我們就當成吐槽好了Y(^o^)Y

9.相隔两地的电话
“只是和學生一起去軍訓,好友不用一天三個電話打來問,學者說過老師們不用曬太陽不用走正步當然也不會很累。”
“這邊的沒有和你去軍訓啊,沒必要叫這邊的名字,還是,同學已經非常非常想念我而不得不多多念念名字緩解相思?”
……
其實這才是吐槽吧但是所謂吐槽不應該是別人來吐嗎學者什麽都沒說學生怎麼可以自己吐自己的槽!

10.早安吻
學千秋偶爾喜歡吻醒學生刀,也不用很大力,蜻蜓點水的一吻,他就會醒來。不過他總覺得並不是他吻醒他的,還沒有碰到他的嘴唇,僅僅是鼻尖靠近的時候,他知道他已經醒了。
“爲什麽會醒來?”他曾問他。
“因為是你,所以會醒來。”
“那如果是別人呢,比如……酒徒?”(遠方的酒徒狂醉打了個噴嚏)
“也會醒來,然後……一拳揮去!”

11.替对方挑衣服
學生喜歡黑色是人所共知,而爲了讓他每件黑色衣服不雷同,學千秋幫他挑衣服的時候最注重的是款式和搭配。不過就算再怎麼注意 ,只穿黑色也很容易雷同
“就算不穿黑色,爲什麽是……橙色?”學生拿著他拜託較為空閒的學千秋幫他買回的T恤發呆了好一陣兒。
“因為很亮眼啊,會顯得比較年輕,酒徒是這麼說的。”
言下之意臭酒鬼是嫌自己老了!學生忍著怒氣跑去商場買了件一模一樣的T恤硬給學千秋套上。
“干、干什麼?”一頭霧水的學千秋被學生刀拉進出租車向酒徒家奔去。
“我們去他家吃飯!不是要亮眼么!這邊的就給你看亮眼的情侶裝!!”

12.讨论关于宠物的话题
“好友喜歡貓還是狗?”
“雖然想說最喜歡仙鶴,不過這篇文章里還是兔子比較合適吧。”
“什麽?”完全沒聽懂的學千秋沒有意識到自己頭頂不知何時豎起了一對長耳朵。

13.一方卧病在床
兩人同居后學生第一次生病的事學千秋很久都沒有忘,習慣性的煮了一鍋糯糯的白米粥而後放進半碗糖,那味道讓學生刀也很久都沒有忘。
“想著發燒應該吃點軟的東西就煮了粥,因為自己生病的時候尤其愛吃粥拌白糖,所以……”
“……罷了,扔了怪可惜的,這邊的就……咳咳咳咳咳!!!”
結果學千秋還是重新煮了一鍋,而放了糖的那鍋就成了他那一天的糧食。不過看他吃糖拌粥都吃的很滿足的樣子,學生刀覺得說不定這才是治病良藥。

14.午睡
學生回家的時候學千秋少見的睡著了,應該是一邊看書一邊入睡的,雖然不是什麽特別珍貴的絕版書,但如果被壓壞書角同學也一定會心疼的。這樣想著的學生刀慢慢靠近熟睡中的人,輕巧的從他手中抽出那本書——書棱在鼻子上壓出了紅紅的短線。學生嘴角微牽,並沒有午睡習慣的他放好書籍后輕手輕腳的爬上床,小心的將愛人圈到自己懷中,而後微微閉上眼眸,和他一同睡去。

15.帮对方吹头发
學千秋要去浴室前看到學生刀正在臥室的書桌前翻看文件,神情專注認真思考的人沒有意識到剛剛洗完的黑色長髮正一點點滴出水來,厚厚的睡袍暈開了淺淺的水痕。
吹風機的聲音不知何時在耳後想起,意識到被吹起并漸漸吹乾的是自己的頭髮的時候,背後已傳來輕輕的笑聲。
“學生也會有遲鈍的時候啊。”
熱熱的暖風伴隨著對方身上淡淡的馨香從耳廓吹到鼻尖,學生刀沒有回答他的淺笑,而是享受似的微微眯了瞇眼睛。
見他似乎很喜歡這樣的“服務”,學千秋動作更輕柔,柔軟溫潤的手指挑起漆黑如墨的一縷縷髮絲,一面吹乾頭髮的同時更揉著頭部穴位,適中的力道讓學生忍不住直接閉上了眼睛。
“最近很累吧?”
“……還好。”
“呵,好友從不說累,也算是一種固執吧。”
“彼此彼此 ,這邊的也沒聽同學說過辛苦。”
“嗯……總覺得……”
“什麽?”後面的話聲音突然變很小,學生沒有聽清,他睜開亮如夜星的眸子抬頭盯著對方不知為何突然有點紅潤的面容,等他重複。
“總覺得……和好友在一起的話,怎樣都不會覺得很累……”
話語的尾音結束在額頭溫潤的感觸,楞了一瞬才意識到是同學親吻了自己的額頭,回頭去看的時候對方早已放下吹風機跑去浴室。
哈,這算是學會主動了嗎。

16.出浴后的怦然心动
本想接過對方手中的吹風機幫他吹頭髮作為回禮,然而走到那人身側卻透過濕漉漉的髮絲看到了一小段兒脖頸。並不特別白皙的肌膚有著柔亮溫暖的光澤,夾雜著浴后洗髪香波和浴液的味道,學生刀忽然覺得那還帶潮氣的皮膚一定柔美的讓人流連忘返。
於是毫無預警的被人從背後抱住的學千秋連呼聲都沒來得及發出就被咬住了頸側。交叉摟在胸前的手臂溫柔而霸道,他想掙扎,卻被挑逗似的咬嚙酥麻了神經。
“好、好友……”本就微紅的面龐光鮮誘人,順著脖子一步步上攀的學生留下數個印跡,耳鬢廝磨之時還不忘低聲說著讓他害羞的話。
“同學很甜,比所有甜點都更甜……”
“唔……唔唔……”
吹風機不知何時滾在床腳,開關如何被關上學千秋亦不知道,就好像睡衣是怎麼被脫掉的他也一點兒都不清楚。模模糊糊的想著頭髮還沒吹乾床單會被弄濕之類瑣事的他,最後記得的大概就只有韻律開始前的深切一吻,以及那句極輕極清的
我愛你。

17.庆祝纪念日
“還記得好友和學者認識的那天嗎?”
“記得。”那天這輩子都不可能忘。
“那還記得好友搬來這裡和學者一起住的日子嗎?”
“當然。”
“唔,那還記得……”
“記得 ,這邊的每一天都記得。”
和你在一起的每一分,每一秒,每一個瞬間這邊的都記得一清二楚,十指相扣,鼻尖相對,笑意滿盈的雙眸中映出相同的幸福。學生慢慢低頭吻上他的唇,他亦輕柔回吻。
“Happy birthday。”
“Happy anniversary。”
“Happy everyday, together and foever。”

18.接对方回家
醫魔第一次見到學千秋的時候是很驚訝的,他以為學生刀嘴裡那個柔道跆拳道空手道乃至劍術都能勝他一籌的人一定高大威猛,不可一世。然而當那個笑靨溫和彬彬有禮的人自報家門的時候,他終究很不客氣的嗆了口茶水。
“在下學千秋,請問學生刀的辦公室是在這裡嗎?”
第一次來到學生工作的地方,什麽都不熟悉的人只是被接待員帶到這個房間,沒有見到學生而只能向房間里的陌生人詢問,卻不想對方噴了滿桌子的口水。
“……抱歉,學者說錯話了?”
“你……你是那個‘學千秋’?”
“啊?”‘那個’,是哪個?
“別理這老頭,他發神經。”辦事回來的學生刀攬住還站在辦公室門口的人,將他推進房間。
“同學為什麼會來這裡?”不去看醫魔滿臉憤恨,他轉頭柔聲問學千秋。
“下雨了,學者來為你送傘。”
“噗……”又是一口茶水噴出,生不救不可置信的看著眼前兩人,“別跟我說他就是你那個同居人!”
“呃……”
“是又如何?”摟住臉紅的人的腰,學生一派泰然自若。
“……”在那氣勢下再多的想法也只能是腹誹,乖乖閉嘴不說話的人默默目送兩人親密的走出房間。當然,後來公司裡瘋傳的刀學親密照片害的學千秋在沒好意思來這裡真的不是他生不救趁機偷拍報復,真?的?不?是?哦!

19.离家出走
“簡直就像離家出走……”從學千秋開始收拾行李的時候就一直默默腹誹的學生終於小聲嘀咕出來,衣服疊到一半的學千秋聽到他這話不由停了動作,略顯無奈的笑道,“好友,學者只是和酒徒他們一起出去玩兩天而已。”
“……”就是知道所以才說,不然怎麼可能看你泰然自若的收拾!
幾日前學生刀、酒徒、學千秋與學千秋同校的幾位老師三圣二僧等人約好趁小休假去南方的某處遊玩。卻不想昨日學生公司傳來急訊,高層領導將連日開會商討。他這中心人物不得不去,而與同學約好的度假只得放棄。
“……你們的房間是怎麼安排的?”賭氣般沉默半餉學生又小聲問了一句。
“這個啊,”學千秋微微歪頭,“原本是三圣宗和酒徒兩個房間,二僧一起,學者和好友一起。現在大概三圣那邊會空一個位置,是酒徒和學者……”
“喀”學千秋語音未落那邊已想起原子筆被折斷的聲音。
“……好友?”隱約覺得可能觸到對方神經的學千秋微微手抖了一下。
“同學不許去了!”
“……?”
“這邊的不去,同學也不要去了!這幾日在家陪這邊的!”
“好友,這……”原本就是遊玩不去也不是不可以,不過學生的態度讓他有點兒難以理解,“唔,機票和房間都訂好了,你我都不去的話……”‘剛好浪費一個房間’這後半句話沒來得及說出,人就被推倒在滿是疊好衣物的床上。
“同學要是和不合味的朋友一個房間,這邊的就離家出走!”
“……”
“聽到沒有,不許去了!”
沉默半餉,被壓在身下的人忽然輕輕笑了。
“笑什麽?”
“呵呵,”連眼神里都滿是笑意的學千秋看著從剛剛起就一直很嚴肅的盯著自己的學生,柔聲說道,“好友,這是吃醋了嗎?”雖是問句,卻是肯定的口氣,感覺到對方的鼻息加重,細看卻是難得的紅了臉。
“……總之你不要去!”
“嗯,好,學者不去……”像哄小孩子似的,學千秋拍了拍學生的頭答應了他的要求。
“可以起來了吧?” 柔順的黑髮垂在他的頸側讓他有些癢癢,學千秋扭扭頭想躲開那些髮絲。不想卻被對方捧住了臉,然後整個人都壓下來了。
“呃……”
嘴巴被銜住,雙眼不由自主的閉上。熟悉而讓人面紅耳赤的唇齒交纏后,身體便滾入一個溫暖的懷抱。
“下個假期,這邊的補償同學,我們一起去吧。”
“……嗯”

20.一个惊喜
大學畢業后學千秋按預期考上了本校的研究生繼續深造,學生刀也按部就班的去了之前實習的單位工作。之後兩年多的時間里兩人交陪平淡寧靜,似乎與在學校是一樣,絲毫沒有逾矩。
直到沒有任何特殊預兆的,和往常一樣的某個週末,學生刀亦和往常別無二致的去學千秋的學校,也是他的母校的茶餐廳,喝下午茶,這份平靜才被打破。
他還是為略微遲到的他點了一份雙份砂糖的伯爵奶茶,雙份水果的水果蛋糕,以及他自己每次都吃的牛奶布丁配英式紅茶,當然這都是不加糖的。
“抱歉,學者又來遲了!”而他也還是和以前一樣有點兒匆忙的推開帶著搖鈴的玻璃門,快步走向靠窗的那個餐桌。
“沒關係,這邊的已經習慣了。”向來戲謔嘲諷居多的臉上有了一般人難以得見的溫柔神情,而也許真的是過於習慣,他並沒有發現那略顯倉促的面容上,有著往日不曾露出的淡淡緋紅。
“今天有點兒事情耽擱了。”仿若蘋果般圓潤的臉頰帶著少許歉意。
“同學的快畢業了,是論文的事情么?”前幾次都是因為和導師約談所以遲了,這次大概也是吧。
這樣想著學生刀一邊攪拌奶茶,一邊將水果蛋糕推到他面前。
“……有點兒,不太一樣……”這樣說著的學千秋低垂著眼瞼盯著面前鬆軟的蛋糕出神,沉默的氣氛並不讓人尷尬,只是讓對方終於察覺這微妙的不同。
“同學有事?”莫不是有人為難與他?
“也不算是有事……”似乎是在考慮最恰當的詞彙,學千秋的語速變得很慢,學生也不催促,只默默看著他躊躇的樣子,忽然覺得這面容讓他有些眷戀,有些不捨,有些……
“只是……”他忽然抬了眼眸,羞澀與期待隱含其中的眸光與他深邃不可探知的漆黑相遇,“想問好友,是否介意和學者同住……”
怦然心動。

21.屋顶上看星星
如果因為供電局的電路出現問題全城停電一晚你會做什麽?
剛好趕上這問題的兩人不約而同的想到了去樓頂看星星。哪怕是臘月寒冬,積雪正滿。
平平整整的高層公寓樓頂,打開緊緊鎖著的安全門,兩人踩著厚厚的白雪嘎吱嘎吱走出了溫暖的樓道。
“呼”的吹口氣,呵氣凝成白白的霧,輕飄飄的飛起,順著霧看,遠處正是繁星點點,月牙彎彎。
“果然只有這樣才能在城市看到星星啊。”這樣感歎著的學千秋捧著特意帶來的熱茶輕輕呷了一口。
幫眼前人帶好帽子,後出來的學生刀接道,“同學若喜歡,這邊的可以讓醫魔試著燒斷幾次電纜。”
“呃……”學千秋驚訝的看著對方,半餉才嗤笑一聲。
“好友不要總說這種似是而非的笑話啊,學者當真了……”
“會對這種話認真的全世界也只有你一個吧。”
“……還是看星星吧。”學千秋扭頭望天。
“嗯。”學生隨他抬頭,但見銀河垂空,蒼穹無盡。
“很漂亮。”
“是啊,讓人目不轉睛呢。”
這樣說完就覺得腰側被人摟住。
“會冷嗎?”
搖頭,“茶很暖。”
他拿過他手中的杯子,貼著他的唇印飲了一口茶。
“果然很暖。”
學千秋有點兒臉紅,但沒說什麼。略微猶豫了一下,就將頭靠在了他的肩膀。

22.一场飞来横祸
對天不怕地不怕連鬼神也要敬而遠之的學生刀而言,所謂的橫禍,大概也只有和學千秋掛鉤才能讓他有幾分緊張和認真。但是學千秋也不是三歲童蒙,武力值不輸他學生刀,輕易也不會碰到稱為禍事的事情。
那麼對學生刀而言可以稱為橫禍的果然……大概也許只有好友酒徒狂醉?
“不合味的別和同學站那麼近。”
“誰讓你和同學牽手了。”
“什麽?是那個酒鬼和同學一起去嗎?!”
“喂,這是同學給這邊的準備,你別吃!”
……
總之,很多很多類似的情況,學生刀的狀態都和踩雷了差不多……

23.讨论关于孩子的话题
學生刀不是很喜歡小孩子,雖然當初和酒徒、學千秋三人一起資助了三個小朋友並且現在依然和他們關係很好,他還是不太喜歡孩子。一定要問爲什麽的話,咳咳,同學對孩子投入的關愛比對他的還多極有可能是主要原因。當然這話他學生刀是打死也不會承認的,簡直是和小孩子爭寵一樣嘛。說他英偉絕倫的學生刀刀學生幼稚到和兒童較真的地步,一定會被碎屍萬段!不過某次他倒是主動提出過養孩子的話題。彼時學千秋剛在他身邊躺下正準備睡覺,他毫不客氣的一把將對方摟到自己懷裡。
“嗯?”學千秋疑惑的抬頭看他。
“同學給這邊的生個孩子吧?”
“……哈?!”半餉才反應過來過來的人瞪大眼睛看著他,“好友你……學者是男人……”
“所謂重在過程嘛,同學不要太計較結果……我們來造人吧!”
“什……唔唔唔唔!”
【某糖:……
【某無:呵呵呵呵……
【總之,完美的徹底崩壞了。
【某糖:抽飛( ̄ε(# ̄)

24.因恶劣天气被困在家里
南方的冬天總是濕漉漉的,一連幾天都是陰雨天氣學生刀和學千秋都覺得不太舒服,空調開久了也覺得悶,不如不開。不過這就苦了學生刀,他的被子是棉被,因為長時間的陰雨而進了潮氣。來不及買羽絨被又沒有備用的,學千秋說不如兩個人委屈一點蓋單人的羽絨被好了。學生不肯,學千秋也拗不過他。一連三天雨都沒有停,學千秋略有些擔心。不過好在第四天早晨天光放晴,被陽光曬到眼睛的學千秋沒有絲毫被打擾的不快,反而暗自高興的偷偷換下自己的羽絨被給學生,然後將那潮乎乎的棉被曬到陽臺。
曬好的棉被鬆軟而又溫暖,好像剛烤好的牛奶麵包。抱著厚厚的大麵包的學千秋被學生刀連人帶被擄到了床上,兩人坐在床上裹著同一床棉被看著窗外,都忍不住露出溫暖的笑容。

25.喝醉
學生刀不喜歡喝酒是他朋友老婆,咳,同居人都知道的事,但是身為公司高層領導應酬眾多,就算脾氣再橫有時候也不能不給面子,而酒量甚淺的他會輕易被灌醉,也不是什麽稀奇事。
得知他今晚有宴會晚歸,學千秋到家第一件事就是煮了一壺濃濃的醒酒茶放在保溫桶里,另外做了一點蔬菜粥,如果他還有食慾的話喝點粥也不錯。
這樣在客廳坐著看書看到凌晨12點半,自家的大門總算被人敲響。
嗯,是敲響不是自己開門,說明他肯定不是自己回來的。習慣性的從貓眼看看來人,果然是生不救扛著某個非常熟悉的身影。急忙開了門,還沒聽到醫魔說什麼一股刺鼻酒氣就衝了過來。
“……今天喝了很多嗎?”側身讓過醫魔關好門,學千秋攔過學生刀另一邊的胳膊幫忙將他扶到沙發上。
“和人鬥氣中了激將法還死不承認,硬喝了半瓶白酒不夠,還喝了幾杯啤酒。”醫魔一臉“無可救藥”的表情看著沙發上臉色死白雙眼緊閉的人,“依他的酒量沒有酒精中毒就算不錯!”
“……這麼多……!”拿了熱毛巾替學生敷臉的人一下子僵住,而後又無奈苦笑。“他這爭強賭勝的毛病偶爾還是會犯啊。”
“人我是給你帶來了,怎麼把他弄醒就看你了。明天給他請好假暫時不用去公司,好好睡兩天再說吧!”
“多謝。”學千秋起身要去給醫魔泡茶,生不救卻擺了擺手,“不早了,我也先回去休息,這小子明天能休我不能,認識他算我倒楣!”
送走了醫魔學千秋專心服侍學生刀,解開襯衫領扣解了領帶,用濕毛巾好好幫他擦了擦臉和脖子,叫了幾聲卻是沒有醒,學千秋想了想還是紅著臉口對口的哺給他半杯醒酒茶。他這樣的醉法若是不喝點兒解酒的,怕傷胃。
半杯茶下肚,人醒了幾分,只是醉眼朦朧的樣子也不知看沒看清面前是誰,竟就抱著對方壓倒在沙發上。還握著茶杯含著茶的學千秋話也說不出,瞪大眼睛任由他欺上來咬自己嘴唇,連嗆帶咳的竟是自己把那茶都咽了。
“醉的是我不是同學,你不要搶我的水……”這樣說著的學生刀直接伸舌頭到對方嘴巴里一陣攪合,學千秋受不住鬆手就摔了茶杯,叮叮噹噹一陣亂響,杯子摔出老遠卻沒碎,只是浪費了那半杯茶。
“唔唔……”學千秋掙扎著要起身拾茶杯,正醉的迷糊的學生刀哪會讓他,上手扯開衣領就咬了幾個紅痕出來。學千秋動也不是不動也不是尷尬的推拒著。
“好友……你醉了,先、先去睡一下……”
“醉者為大,先得讓這邊的吃飽了。”
幾下沒攔住,衣服褪了一半不說,連褲子腰帶都不知道怎麼就開了,學千秋急不得氣不得的,眼瞅著就要被扒光,身上的人卻忽然軟的趴了下來,手也攔在腰后不再亂摸。
“……好友?”試著叫了兩聲,學生刀只枕在他肩頭沒有回應,聽呼吸,規律綿長,卻是睡著了。
呼……
像是逃過一劫的學千秋長出一口氣,這樣折騰下去明天還得收拾沙發,咳咳,不對,學者想的不是這個!
略微整理一下思緒,看著趴在自己身上睡的正香的某人,學千秋歎口氣還是決定按原計劃將人拖去沐浴睡覺。
從他身下起來才看到自己有多狼狽,剛剛退下的那點兒紅暈又浮了上來。好在沒人看,學千秋整整衣服扶起學生刀就去了浴室。

26.无伤大雅的小打小闹
學千秋很怕癢,每次學生刀的手指在他腰側輕輕劃兩下他就會乖乖聽話學生說什麼做什麽不敢反抗。但是學千秋從來都沒有撓過學生,唔,被他弄的癢怕了完全想不起來反擊。
某次學生刀喝水的時候學千秋忽然想起了這件事,他站到了學生後輩抬起手臂在他腰側輕輕抓了一下,沒有很用力怕抓疼學生,但學千秋沒意識到撓癢癢這事越輕效果越好。然後當場學生一口水噴了出來咳咳的咳嗽個沒完。學千秋嚇壞了趕緊又是道歉又是拍胸口。不過讓他有點兒安慰的是原來學生也怕癢,太好了以後大概可以反擊。這樣想著的學千秋完全沒意識到接下來的十五分鐘他被學生刀撓的躺在沙發上起都起不來,別說反擊連喘氣都費勁。
事後學千秋在學生刀的各種威逼下深刻反省了自己的錯誤并發誓再不撓他癢癢。大獲全勝的學生刀以深吻結束了學千秋僅剩的些微不滿和抗議,順利抱得美人歸。

27.穿错衣服
“只有這件衣服不能穿錯……”這樣嘀咕著的學生刀脫掉了自己的T恤并把學千秋的一併脫掉了。
“爲什麽?”有點兒不解的接過學生刀手裡的同款T恤重新穿好,學千秋是實在看不出這套所謂的情侶衫除了尺碼外有任何區別。
“當然不能讓同學知道。”看了看領口處編碼旁邊小小的數字1,以及學千秋手裡那件上標注的數字0后極其小聲的說了一句。

28.一方受轻伤
昨天學生刀回來的非常晚,正確說是今早凌晨三點才鑽進被窩休息,知道他辛苦的學千秋起床的時候連燈都沒有開,摸黑換了衣服收拾好東西準備出去吃早餐上班。而非常疲憊睡的很沉的學生刀連枕邊人起床都不知道,還兀自沉在黑甜的睡夢中一動不動,如果不是一聲短促的尖叫突然響起,他大概會一直睡到中午。
身體完全是下意識反應的學生刀噌的就坐起來了,等他睜開乾澀的眼睛的時候還回憶了5秒鐘爲什麽自己會起來。
尖叫聲……好熟悉……
同學?
學生刀起身走出臥室,看到自家大門開了一半,有個人影倒在了地上。
“同學?”他蹲下身扶起那個掙扎半天也沒坐起來的人。
“……吵醒你了,對不起……呃。”
“怎麼了?”急忙撫上他捂著的右腿,學生聽到某個尷尬的聲音小聲說。
“崴到腳了……沒看清臺階,邁空了就……”
“我先抱你進去。”學生刀攬起學千秋的膝彎將他抱起,有點兒羞慚的某人不好意思的把頭埋在他懷裡。雖然天黑看不清臉色,但隔著睡衣也能感受到的溫度讓學生猜到學千秋的臉此刻一定是通紅。
“怎麼那麼不小心呢。”一邊在腳踝抹藥一邊揉著傷處問他,此時房間里的燈已打開,再不能掩蓋表情的人將被子拉到了頭頂,又被學生一把拉下來。
“會缺氧的。”
“嗯……”學千秋扭頭不敢看他。
實在不好意思說出是因為自己看不清哪一把是家門鑰匙,又怕吵醒學生不敢出聲點亮樓道裡的聲控燈,於是就想借樓梯中間窗外晨曦的一點兒光亮,卻不想沒看清臺階一下子就踩空。結果崴腳了不說還讓睡眠不足的學生起來給自己收拾。
“大門的隔音效果很好,吵不到這邊的。”
“但是吵到別的樓層的人,更不好……”
“你是喇叭嗎,哪兒有那麼大聲音。”
“可是……”
“可是什麽,你就是為別人想太多給自己找麻煩!”
“唔……對不起……”
“……不是說你麻煩到這邊的了。”
“好友你睡吧,學者自己來就,嗚……”
“別亂動!傷到筋骨了。”
事後學千秋在床上躺了五天,學生刀自然是請假照顧他五天。順帶找管理人員把門口的電燈換成按鈕開關,免得有人再崴到。當然這五天里學千秋行動不便都是學生刀背來背去抱來抱去的咳咳咳咳咳……作者表示不能再寫了,不然這就真成黃暴30題了O(∩_∩)O哈!
【某無:這樣可以了吧?
【某糖:繼續抽!!( ̄ε(# ̄)☆╰╮( ̄▽ ̄///)

29.意外的求婚
聖誕節學生刀買了雙份水果的蛋糕回來,雖然他不喜甜食但是同學喜歡,偶爾陪他吃吃看他嘴角掛著奶油的樣子也很不錯。這樣想著的學生刀把切好了的蛋糕放到了彼此的餐盤里,看著學千秋很有些滿足的慢慢吃著,學生也切了一塊放到嘴裡。
“……咳咳咳!”只是沒過三秒鐘,他就捂著牙齒皺著眉,將什麼東西吐了出來。
學千秋一臉關切的看著他,關心的話語還未問出口卻被桌子上的東西嚇了一跳,竟是一枚鑲嵌大顆紫水晶裝飾華麗款式典雅的女式婚戒。當然此刻裹滿了口水和奶油,看起來也不怎麼可愛。
“這……”學千秋疑惑的看向對方,顯然學生刀也不知怎麼回事,平白的咬了一顆戒指,他這也算是最貴的咯牙方式了。
略微想了想,學生刀覺得大概是店主給錯蛋糕了,因為他是今早電話訂單,下班后去取得,說不定有人訂了同款而弄混。不過除了同學還真有人吃雙倍水果啊……
此時學千秋已洗淨了那戒指放到學生面前,他大概也猜出了緣由,問道,“這戒指,好友還是還給店主吧,想必沒有戒指的那位顧客此時已是心急如焚。”
“現在還去,店也都關門,明早這邊的去看吧。不過既然都看到這個……本想遲些天的,那就擇日不如撞日好了。”不知為何學生嘴角露出一抹熟悉而又帶點兒鬼魅的笑容,讓學千秋看了有些心動而不知所以。
“好友……?”
起身收好那枚女式婚戒,學生刀卻又拿出一個紅絨的小方盒,在對方來不及反應的時候就取出裏面的一枚對戒戴到了他左手的無名指上。
“我可以……讓同學的幫這邊的戴上么?”他執著他的手,小心翼翼的遞過那個盒子,此刻打開的盒子里只有一枚戒指,和學千秋無名指的同款,樸素而毫無修飾的金屬圓環靜靜的在盒子里等著有人拾起,戴好。
“學者……”學千秋此時已無言語,他不知說什麼好,也不知怎樣做好,學生刀的舉動雖突然卻似乎毫不讓他感到意外。他想他也許早就知道會有這樣的時候,只是真的發生了又不知要如何面對。
“好嗎?”似催促也似期待,在學生第二聲的問詢中,學千秋微微有些顫抖的捏起了那枚戒指。真是一枚簡單而又樸素的對戒,只是待他細看,卻又發覺那戒指竟是兩個X相接而成。
“好友……”學千秋微微低頭,聲音似略哽咽,他慢慢握住學生的左手,將指環一點點推到他的無名指上,而後,與他十指相扣。
“雖然這戒指戴與不戴都無所謂,不過這邊的還是不喜歡有人覬覦你空空的手指。”他拉過他的左手,吻上他的戒指,“從今以後你永遠都是這邊一個人的所有物,讓那該死的臭酒鬼偷偷哭去吧,哼!”
“呵呵,嗯……”明明是想哭最後又笑了學千秋默默想,也許就是這樣的他讓自己甘願牽絆一輩子吧,無怨無悔。
avatar
白飛凡
神秘採花客
神秘採花客

帖子数 : 479
清香白蓮 : 5776
笑盡英雄 : 5
注册日期 : 13-05-07
年龄 : 31

查阅用户资料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