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島
歡迎光臨桃花島~我們是花癡三島主~

【清水】【無cp】望

向下

【清水】【無cp】望

帖子 由 白飛凡 于 2013-05-08, 08:03

其實我是不相信的,寫完這文我無比清楚我自己的心意了,我一點兒都不相信,完全不相信,我一定還會等下去。只是這更讓我覺得悲哀。
悲哀啊。




黎明前暗淡的月光照的樹林影影綽綽,濃郁的夜霧纏繞著茂密的枝椏讓人看不清前面的路。寂靜的山林中偶爾傳來窸窣的腳步聲,仔細聽又輕的近乎沒有。
伴隨著幾隻夜梟的鳴叫,黑衣人牽著身後人的手一步步向山頂走去。
“咳,慢些……”
明明早已刻意放慢腳步,身後人卻似乎仍難以跟上。黑衣人略微停頓一瞬,隨即回頭看向對方。
“讓這邊的背你吧。”
“無妨,慢些就好。”
意料之中的拒絕與溫柔淺笑讓黑衣人沒再多言,他更加握緊有些濕冷的手掌繼續拉著他前行。
仿佛沒有盡頭的路在晨曦的微光中漸漸透出些影子,山巒的輪廓慢慢清晰,眼前人黑色的髮絲與衣衫漸趨分明。後者抿了抿乾燥的唇角,小聲說道。
“快到了。”
“嗯。”
似是漫不經心的回應,黑衣人低頭趕路,不停撥開腳下的雜草與碎石。
“無妨的,學者不會那麼容易摔倒。”兩日前身後人對他如此說道,只是語音未盡而後手中力道忽然加重,分心與自己言語的人猝不及防的踩空,險些崴到腳。
“目力不好便不必逞強,反而讓這邊的擔心。”扶穩身形,黑衣人淡淡說道。
“呵。”夾雜了一絲難以察覺的苦痛,後者的嘴角牽出名為微笑的弧度。黑衣人看了看他的表情,欲言又止。終是轉身拉著他繼續前行。
山路綿延起伏,月落霧散,已露出微弱晨光的天色讓兩人不由加快了步伐,牢牢牽著的手裡不知何時灌注了內力,身輕如燕的兩人腳下生風,仿佛追趕日出般的快速向山頂奔去。眼看晨霧將散黑衣人終於不再拘泥,他略一用力將身後人拉到懷中,而後施展絕世輕功疾至山巔。
風影搖動,懷中人髮絲飛揚,微不可聞的歎息后是默認對方行為的沉寂無聲。
片刻后,吹拂面頰的晨風戛然而止,黑衣人微微鬆開摟在他腰畔的手臂。
“到了。”他道,而後隨他一同抬頭仰望。
太陽從遙遠的地平線緩緩升起,赤紅的如著了火一般的燃燒,從崖角望去,那紅色與眾多踩在腳下的萬事萬物染成一片,卻仿佛只有自己能與他平視。然而這感覺亦是稍縱即逝,半盞茶的時間過後即使是運功于雙目亦不可能長時直視,那層鮮紅褪去后的金黃,是人可望而不可及的璀璨絢爛。
“啊,結束了……”
當黑衣人不再凝望日出的時候,他聽到他近乎呢喃的說道。
“什麽結束?”
對方沒有回答,仍是沉默的望著遠處。金燦燦的晨光將山林鳥木都灑了一層層的金粉,之前霧氣濛濛的感覺早已消失,清晰的能看到枝頭嫩葉的明亮讓人莫名覺得滿是希望。片刻沉默后,黑衣人仿佛意識到什麽的驟然緊縮了瞳孔,而後又慢慢恢復原態。
他抬手,輕柔蓋住他一直看著太陽未曾合攏的眼眸。
“即使徹底看不到了,陽光仍會傷害眼睛。”
感覺到掌心被長睫掃過,他放下手,看著他仍保持微揚的嘴角和漸漸滲出水氣的眼角。
“學者奢望的是否太多了?”他的聲音平靜一如往常,他知道那淚水不過是強光刺激下的自然反應,可他又覺得說不定,還是哭了比較好吧。
“何為奢望?”
“若無奢望,你我何曾能夠一路走至今日。”
“今日?”他聽到他聲音里淡淡的質疑,“何為今日?”
“何為今日?何為昨日?何為每一日?”
“好友,你我退隱此山林有多少日,你可數的清?”
“然而日復一日, 哪日不是‘今日’?哪日又是‘今日’?”
“你雖從不曾說,但學者知曉,你與學者一般,早已累了。”他轉頭,‘看’向黑衣人深不見底的眼眸,“好友,你從來都知曉學者心願為何,你也從來知曉學者意將如何,只是如今……”
“學者自己都不知道,前路如何……”
黑衣人一言未發,靜待他說完,而後,他牽起他的手,慢慢向前走去。
他雖已不能視物但還有一點兒方向感,他忽然意識到前方便是懸崖,然而他絲毫不感訝異,平靜的隨他走過去。
“三日前,你與這邊的說想看日出,便帶你來了此地。”黑衣人看看遠方,又看看腳下。“而那時,這邊的便已知曉,你並非想看那已看了數萬次的相同景象,只不過是想從這裡跳下去而已。”
跳下去,崖下滿是嶙峋怪石參差枝椏,便是黑衣人身手一如當初,也未必能救他活命。
“然而三日來,你只是看而不動,這邊的知曉你的心意,卻不知道何時會做出決定。”前路如何,這邊的也不知道,只不過……
“你未曾跳下,這邊的就覺得還是有希望。你想看日出,這邊的也覺得說不定‘今日’便可作‘永日’。”
“希望,永日……”
“你便在此刻跳下,這邊的也不會攔阻,不過,隨後跟去你亦不可相阻。”
“好友……”
“並非以命相迫,你知道這邊的心意,你在,這刀便在,你不在,它也沒有存在的意義了。”
“要放棄,或繼續,這邊的不強迫你,只是一路同行,不可在此相棄。”
你早就知道這邊的打算,所以才遲遲不能決定。然而若將這邊的作為你塵世唯一的留戀亦過於牽強。也許從一開始,你抱有的希望便比這邊的更多,所以傷痛也比任何人更沉重。
但是即使如此,你也未曾全然放棄。那熾熱的沉甸甸的希望早已將你焚燒殆盡,而今僅存的一點殘渣也以消耗過半,剩下的那一點堅持,究竟還能走到何種地步,卻是任何人都無法預見了……
日漸東升,黑衣人背著他慢慢走下山林。遍佈的荊棘被他強硬的步伐踩出一條路來。他聽著他淡薄微弱的呼吸小聲說道。
“秋殤,改個名字吧。”
“……爲什麽?”他閉著眼問他。
“太悲傷了,這邊的不喜歡。”
“呵,”他輕笑,“好,好友說叫什麽。”
“叫‘千秋’,千秋百歲。”
“……好。”
千秋百歲,我與你同在,千秋百年,永不相棄。
avatar
白飛凡
神秘採花客
神秘採花客

帖子数 : 479
清香白蓮 : 5420
笑盡英雄 : 5
注册日期 : 13-05-07
年龄 : 30

查阅用户资料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