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島
歡迎光臨桃花島~我們是花癡三島主~

【清水】【刀學】琴長·情償

向下

【清水】【刀學】琴長·情償

帖子 由 白飛凡 于 2013-05-08, 08:05



夜涼如水。
皓月當空。
月光輻照下的山巒明如白晝。
山頂有松,影下有亭,亭畔有泉,泉水如瀑倒垂山頂,似白練懸空,水聲叮咚。
叮咚,叮咚。
泉聲幽咽,冷澀凝絕。
錚——
卻忽有一弦,劃破夜空。似長劍出鞘,仿蒼月龍吟。錚然一聲后,晃動月色,震動皓空。


錚錚
錚錚
錚——
琴聲不絕,琴意連綿。自山頂傾瀉而出之絕世樂音沁人心脾,引人入勝。仿若連空氣都融化般的浸透每一根月光,再由月光入山林,樹木,入岩石,人心。
琴音悠揚,自亭出,至空沒。一曲終了,空氣中的粒子似仍隨樂音震動,泛游漂浮。
啪、啪、啪。
稀落落的掌聲自亭角傳出,不知何時隱在亭后松影下的黑衣刀客信步走出,額前髮絲間漆黑的雙眸精光閃爍,奪人魂魄。
“幾日不曾聽聞,你的琴聲竟是這般長進。”
“好友謬贊了。”不輸琴音的悅耳人聲響起,卻是如含了蜜糖般與剛剛琴曲中的大氣磅礴決然迥異,也和刀客冷冽如鑿冰的聲線截然不同。為這涼水般舒爽的夜色增添一絲溫柔。
“你這過謙的臭毛病卻是沒有改。”冷哼一聲,刀客步入亭中。剛剛背對刀客答話的淺白身影悠然轉頭,露出的半個側面有著慣常的平和淺笑,眼睫長翹,眉目溫潤,竟是溫文如斯的青年胸懷天下,奏出不世琴曲。
青年回望刀客,目中含笑,口中卻是微帶促狹的說道,“吾是連帶好友的那份謙虛,一起說出來罷了。何時好友若是肯自謙,吾必不用再過謙。”
“哼!”再度冷哼一聲,刀客衣袖翻飛,只聽極清脆的“叮”一聲,一柄古樸厚重的彎刀已矗立在琴桌前,不及對方反應,刀柄上紅色寶石劃出一道幽美詭異的紅線,鋒利刀氣已在腳下堅硬的石板上劃出犀利的十字刀痕。
“你若不服,盡可來挑戰!”比刀鋒更犀利的眼神與比言辭更自傲的神態非但不讓人生厭,反而透出無法言語的親近和信賴。
青年不怒反笑,似是對刀客言辭極為熟悉。
“好友不必如此,吾此刻並未帶佩劍……”語未竟,眼神已飄向琴桌,月色下泛閃微光的琴頭垂著一條白色絲絛,絲上結著一枚玉環,夜風輕拂,微微閃動下可見玉環晶瑩剔透。
“哈,便知你不會應戰。”又是一聲輕響。飛揚的黑色大氅翩然落下,地上的刀鞘與手中利刃刹那不知蹤影。刀客伸手之迅捷,令人動容。
然而令刀客始料未及的是,就在他收刀斂衣瞬間,一道鋒利劍光從臉側劃過,下意識抬臂去檔,卻見劍光忽然轉向,執劍的青年眸光中滿是贊許,而後竟借他揮擋之力一躍而出,直直向崖下墜落。刀客見狀片刻猶豫也無,縱身直追青年。
青年順著山間清泉飛躍而下,月光中猶如飛仙下落,衣袖翩然猶帶笑顏,而刀客亦緊隨其後,抽刀在手狂邪傲然,嘴角亦露出一絲難得的微笑。
落至山腰,青年翩然轉身,自山腰清潭中以劍尖劃出一串水痕,鋒過水痕收,卻有四滴清泉隨劍鋒向天彈去,緊隨其後的刀客立刻反刀擋水,耳聽“叮”“叮”“叮”“叮”四聲清響,猶如琴弦撥動,在靜謐山谷中迴蕩不息。
四聲響后,青年一頭扎入山底深湖,刀客心有靈犀尾隨而落。
“咚”——“咚”——
人落水花起,黑白雙影如魚兒在水底御氣遊弋追逐,矯捷身影漸漸往山口岸邊而行。
忽又嘩啦啦水聲響起,白影冒出水面以劍輕點湖面躍身而起,其後黑影似蛟龍撲食,刀影翻飛間將青年籠在刀光之下,眼看即要點上青年眉間。青年不疾不徐扭腰轉身,反手一劍指向刀客喉嚨。略略側身瞬間,青年已疾躍數丈開外,回首對刀客輕輕一笑,竟是折身而回。
“來得正好!”與青年同樣以輕功在水面飛行,刀客擎刀而攻,黑髮黑影飄動,不見狠戾只見傲氣。青年舉劍而回,白色絲絛與玉環隨風飛舞,亦是不見張狂只見優雅。
短兵相接,鏘鏘之聲不絕於耳,谷中迴蕩如樂曲悠揚,與剛剛一曲相較竟是不遜分毫。
刀劍翻飛,衣袖飄揚,全身濕透兩人在短暫較量中因真氣運轉而再無半點水痕。正是翩若驚鴻,婉若遊龍。平靜無波的湖面因兩人而升起層層波浪,月影碎,山風動,山川林峰無往而不折服。
往來數合,劍者沉穩刀客狂傲,不分輸贏無有勝敗,自是遊戲之心大於攀比之意。但見青年忽改劍意,自上而下直劈刀客面門,刀客橫刀力格,青年卻是虛晃一招翻身躍起,似要從對方頭頂越過。刀客立刻將手中兵刃朝天而刺,不料竟與青年劍尖相對!
“哈!”
刀客擎刀直立水上,刀尖對劍尖,青年一臂支身倒立于刀客頭頂,刀不彎,劍不軟,真氣流轉之間青年白衣灰髮不垂反揚,似是從天而降毫無重力之感。白衣黑影,明月暗江,青年與刀客猶如陰陽對鏡,美若非凡。
然而時止一瞬,刀客忽而用力踏水,青年借力起身,猶如倒懸陀螺飛天而上,黑影亦化力擊水隨青年同去。只是借力而起中途即墜,翻身而上的青年手捏劍訣,踏劍足下,竟是禦劍而飛!刀客旋身尾隨終是力有不逮,欲再借周圍山岩之力沖天之時,青年忽而落至身下以掌相托,刀客即刻俯身以掌相就,卻是與當時湖面之狀況迥異。
山非高,轉瞬已達山頂,黑影翩然翻落亭中,白影斜身踢劍,長劍倏忽扣回琴中,與桌上古琴合二為一。刀客反手收刀,隨後翻掌拿住劍者右手將他拉入亭中。
須臾之間兩人已站定回身,山巒月色與之前別無二致,兩人卻是已遊戲一回。
“人間不比山景,你若出世,必不得全身而退。”沉默片刻刀客忽然開口,聲音低沉凜冽似有隱憂。
“無妨,吾已不是三歲童蒙。”淡笑轉身,輕撥琴弦,音律中自有殺伐之聲。蓋因琴腹藏劍,見機慾出。
“你若執意,這邊的必要同行。”
“好友不必如此……”
“若不同意,便是刀劍相輪,這邊的也不肯讓步!”
“……”一時間的靜默無聲,終是青年苦笑點頭。
“哎,那便勞好友相煩了……”
反手抬琴,斜背身後,白衣青年無言慢慢走入松后陰影,黑衣刀客凝立望天,見月滿如盤,空明似虛,半餉輕歎一聲,亦如來時,沒入松后而去。
avatar
白飛凡
神秘採花客
神秘採花客

帖子数 : 479
清香白蓮 : 5302
笑盡英雄 : 5
注册日期 : 13-05-07
年龄 : 30

查阅用户资料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