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島
歡迎光臨桃花島~我們是花癡三島主~

【清水】【混亂】三國狂想

向下

【清水】【混亂】三國狂想

帖子 由 白飛凡 于 2013-05-08, 08:32

傍晚,殿外淅瀝瀝的小雨敲打在高蹺的檐角發出細微的沙沙聲。
一絲涼氣從靜靜打開的門扉中侵入,侍從邁入略高的門檻后立即下跪,而後膝行至殿內,他卑微的趴伏在裝飾華貴的床榻之側的矮幾旁,輕聲說道
“太傅,丞相求見。”
端坐在矮幾后的人影背對著侍從,如雕塑般一動不動。銀灰色的長髮如瀑傾瀉,靜靜反射著燭臺上柔和的光芒。
沉默半餉,人影終是一聲長歎。
“他……又跪了一天……?”似疑問更似肯定,被稱作太傅的人輕柔語氣中透出沉重的無奈。
“是。”侍從仍低著頭,恭敬謙卑的趴在那裡。他不敢抬頭,更不敢起身。先帝遺詔,在太傅接受朕的旨意前,任何人見太傅必行稽首禮,且不得抬頭直視。
“不過……今天還有一人同丞相前來……”
“還有一人……?”不好的預感從心底蔓延,太傅微微握起了攏在袖中的手指。
“是,那人是丞相今日新任命的長史,姓素。”
極輕微的一聲響動讓侍從更深的低下頭去,儘管他已將額頭緊貼在按在地上的手背。
太傅難抑情緒將手按在了矮幾上。
果然……最後連他都要來強迫自己……
四月二十三日,先主卒於永安宮,二十八日,丞相扶先帝靈柩回成都,二十九日,丞相傳先帝遺詔,傳帝位于太傅,三十日,太傅不從,丞相以先帝密令,軟禁太傅于嘉德殿。五月一日,丞相攜朝臣靜跪請命,太傅不從。五月三日,丞相獨自靜跪請命,太傅不從。
五月五日,丞相攜新任長史同跪請命。
今天……自己還能繼續違抗下去嗎……


“……傳素長史……單獨前來……”


素還真見到學千秋的時候神情平靜如往常,好似兩人並非正在只有皇帝才能居住的寢宮,而只是一間普通的房間內。
“雖然之前就曾想過也許你會出現,但沒想到你竟然真的……”
“臣素還真見過太傅。”沒有遲疑的雙膝下跪,身上被細雨打濕的素還真對學千秋端坐的背影行了一個十分標准的稽首禮。
“你……”學千秋一陣氣苦,他扶著案幾站起身,多日的跪坐讓他雙腿發麻險些摔倒。
他搖搖晃晃的站起來走到素還真身旁,一把拉起他。
“爲了那個男人,你可以做到如此境界么……素……長史……?!”
素還真站起來扶住了一時還站不穩的學千秋,他看著他多日未眠而佈滿血絲的眼睛微微笑了笑。
“只是陪他跪一天而已,即使沒有功體護身,素某暫時還撐得住。倒是有人爲了不僭越,堅持不睡龍榻,不眠不休了五六天的跪坐在這裡,搞得自己都快站不起來了呢。”如同平話家常一般的語氣讓學千秋無奈搖頭。
“這不一樣……”知道他是故意曲解自己的意思,學千秋也不想多做解釋。
“你可知道你在逼學者做什麽事嗎……?”
“只是當個皇帝而已,難不倒偉大的逍遙學者的。”依然輕快的語氣,眼眸卻透露出了一絲認真。
學千秋沒有忽略那一閃而過的執著,他不明白爲什麽素還真如此堅持。
“若真是如此簡單學者何必推脫,但你知道,真正的後主應該是……”
“先帝的遺詔寫的很清楚,是太傅學千秋。”
“那一定是你和孔明給他的意見……不,應該說是你們的蠱惑,是不是?”
“但最終寫下那副遺詔的依然是先帝,是先帝親筆所寫。”
素還真從袖子里抽出了那張六天前學千秋就一直不肯接受的遺詔,但是他未拿出來就被對方握住了手。
學千秋握住了他微涼的白玉般的手,將那明黃色的絹帛推了出去。
“學者不會接受的,你和孔明還是……”
“素某以為你至少會問一下我如此堅持的原因……”
素還真微微閉上眼睛,過於寧靜的面容下有了難以發覺的疲憊與極細微的傷感。這樣的表情讓學千秋有了一瞬的遲疑,他沒有鬆開手,卻也不再有任何動作。
“什麽……意思……?”
“你只認為……素某是想爲了孔明而改寫歷史么……”
“但事實卻是……歷史已經發生了改變,如果不將你推上這個位置,素某以為,蜀漢恐怕不出一年就將覆滅……”
學千秋的手有些輕微的抖動,素還真用另外一隻手覆住他的。他看向他低垂的雙眸,清麗的眼眸中有著一般人難以承擔的銳利。
“你應該也察覺到了吧……吳和魏,都有不屬於這個時代的助力在推動他們前進。”
學千秋的手抖的更厲害了,他想抽出來但素還真卻握的更緊。
“孔明安插在閬中的細作回報,張達、范強被張將軍囚入牢中根本不可能逃出行刺,是一位用刀之人劫獄后將兩人放出……”
“而在關將軍攻打襄樊之時,亦有一位拳掌了得的將軍協助曹軍,使得關將軍久攻不下甚至丟了荊州……”
學千秋的臉色一片慘白,他不得不借住素還真的手穩住自己的身體。屋外的雨不知何時變得大了起來,隱隱的雷聲傳來,混合著嘩啦啦的雨聲,將學千秋的內心鼓噪的一片混亂。
“所以……素某以為,除了你,沒人可以真正統領蜀漢,即使是素某,恐怕也難以勝任。”
素還真沒有再說什麽,他靜靜的看向學千秋,對方蒼白的臉上雙眸緊閉,沒有給他任何訊息。
良久,學千秋睜開眼睛,他抽出被素還真握住的手,而後將雙臂上的長袖慢慢捋起。纖長的手臂纏滿紗布,而在學千秋把紗布解開時,本應是光潔平滑的皮膚紅腫破皮,有些地方還能看到燎泡的痕跡。素還真只看了一眼就愣住。
“這是……”明顯的燒傷,他什麽時候受到過這麼嚴重的……燒?!素還真眼色一凜,難道說……
“這是你在夷陵所受的傷?!”
學千秋微微點頭,先帝東征夷陵之時,為保護先帝,學千秋強迫劉備任命自己為虎賁中郎將,隨軍出征。
“在猇亭,學者為大火灼傷,令學者意外的是,這些傷恢復的非常緩慢,並且在當時,學者曾試過使用水系的招數來壓制大火,卻全然無效……”
夷陵之戰是在去年七月,到如今已整整十個月,以學千秋的體質竟然還無法完全恢復。素還真幾乎立刻想到了一個人,一個比刀拳相加更讓他覺得難纏的人。
“直到回到成都……”先帝到達白帝城后,立刻便讓學千秋回成都養傷,并以太傅身份輔佐劉禪。
“學者仔細參詳后發覺,那場大火並非普通,而是術法操控的。”
“學者于術法方面所知甚少,想了很久才參透,那也許正是……”
“六昧真火。”素還真接過學千秋的話尾。只是一向淡然優雅的語調有了絲絲的顫動。
屋外的雨下的更大了,隆隆的雷聲掩蓋了那一絲的顫動。借著明晃晃的閃電,學千秋看到了彼此面容上佯裝的從容。
“看來素某這次……也是難以逃避了……”
“學者也是這麼想的……”學千秋苦笑著看著素還真,“果然是他嗎……上官……”
“紅雲與白蓮,註定為敵。”
長歎一聲,學千秋拿過了那卷明黃色的絹帛。
“學千秋……”
“學者已經沒有逃避的餘地了,你和孔明希望的,不正是如此嗎?”
“重擔在肩啊,還真。學者真沒想到他們竟然也……”微微側臉,看著那攀龍附鳳的華貴龍榻,學千秋一步步慢慢走了過去。
“曾經以上古神魔的身份問鼎中原,而今,學者竟要以帝王身份再次逐鹿天下……”甚至是再次和那兩人對峙……
忽略內心灼燒般的疼痛,學千秋看著整齊擺在龍榻上的帝王袞服。
那是從他被軟禁的第一天,丞相命內侍呈進的。
“三讓王位的次數剛好也够了,”學千秋拿起冠冕回頭望向無論何時都美如水中白蓮的素還真,“明天就讓丞相來吧,學者……”
短暫的停頓讓彼此幾乎窒息,溫柔的聲音刹那間滲出寒鋒的威嚴。
“朕將擇日登基。”


數不清的旌旗在風中呼呼作響,高高的祭台上威嚴的玄色身影讓人不敢正視。
身穿黑紅朝服的丞相諸葛亮親自將傳國玉璽送到高臺之上。他小心翼翼,謹慎而滿是謙卑,往日拿在手中的羽扇也不知收到何處,乾淨有力的雙手上只有一個鋪了紅豔蜀錦的漆黑盤子。
漆盤中見方的盒子里是一個國家的重量。
諸葛亮低頭跪下,把盤子高高舉過頭頂。
一雙略顯蒼白的手接過了它。而後攙扶起丞相。
“起來吧,孔明。”溫柔的不似一個帝王的聲音在耳畔響起,諸葛亮在他虛扶之下站了起來。
冠冕之後曾經熟悉的面容模糊不清,諸葛亮微微眯起眼睛低下了頭,恭順的站在學千秋面前。
“學者已如你所願登上這個位置,也請丞相言出必行,務必履行學者……朕的三個要求。”
高臺上的狂風將清晰溫和的聲音吹的含糊冰冷,諸葛亮略微抬頭望了望那站在自己身前的,蜀漢的第二任帝王。
然而學千秋已然轉身,冠冕上的十二旒伴著清脆的玉石撞擊之聲劃出優美的弧度,梳理整齊的銀灰髮絲在朝陽的撫愛下折射出耀眼的光芒。他只看到了這似曾相識的陌生背影,亮麗的黑色袞服包裹住的像是新生的,他從未見過的一個人。
不,是一位帝王。唯一一位可以撐住將傾之廈的帝王。
學千秋將玉璽恭敬的放在面前的供桌之上,隨即屈膝跪倒。
身後的丞相與群臣也隨著他的動作拜服于地,新任的帝王帶領著他的朝臣們祭拜天地,祈求得到先帝與上天的庇佑,延傳漢祀。
遠處的百姓呐喊雀躍,震動天地的歡呼聲迴蕩在山谷間,久久不能平靜。
於此,蜀漢揭開了完全不同於歷史的,新的篇章。


淙淙的流水純淨明亮,別致精巧的涼亭在溪水一側借著水流的清淨而顯出一種雅然閒適的味道。避去暑熱,遠離繁雜,稀疏幽遠的琴音恬靜淡泊,仿佛超脫俗塵般沁人心脾。
在亭外數丈遠的儒雅青年默默垂手站立,比溪水更澄澈明亮的雙眸一直凝視亭中,直至亭中端坐之人抬起纖長手指,抹去了最後一弦音,他才整整衣冠,悄然上前。
“學生陸議,見過先生。”像是怕擾了餘音的意境,陸議的聲音都比平日更為輕柔和緩。
紅潤的唇角劃出好看的弧度,亭中之人發出比琴音更悅耳的聲音
“伯言不必多禮。進來坐吧。”
“是。”深施一禮,陸議走入亭中坐在那人身側。
“是何事讓伯言來找劣者呢?”白色的漩渦眉下,漆黑的雙眸洞若觀火,容顏秀麗端正到讓人驚歎的俊美男子望向身旁的白面書生,柔聲問道。
仿佛被那人天生的火焰般的髮絲灼傷雙眸,即使近在那人身旁,陸議的視線也始終不敢與他交錯。
他微側目,恭敬說道,“學生收到吾主來信,言西蜀之主劉備已亡故,新帝登基,但此人卻並非嗣君劉禪。”
“哦?”平靜的雙眸閃過一絲訝異,陸議繼續說道。
“非但不是劉禪,此人甚至並非劉氏宗親,而是……太傅學千秋。”
乍然響起的熟悉名字讓那人——紅雲驕子兩卷書一時慌亂,竟在琴弦上劃破了手指,他“啊”的輕呼出聲。一旁的陸議見狀急忙起身,他執起紅雲之手仔細端看,只見食指之上劃破了半寸長的口子,滲出幾滴鮮紅。
“先生小心!”他皺眉,隨後趕忙叫過遠處侍從,讓他們拿傷藥過來。
“無妨的。”紅雲暗責自己的失措。他收回手指,從袍袖中拿出一方白卷,抹去了血痕。
“先生……何故如此驚訝……?”小心收拾起那一瞬的不捨,陸議坐回一旁的石椅。
“嗯……”略微沉吟,紅雲卻不知該如何回答。他輕歎一聲,卻只盯著桌上的古琴發楞。
陸議見老師不曾言語,便靜坐一旁。侍從拿來了傷藥,陸議看他還一直失神,也不通稟,拿過他受傷的手指輕輕塗上藥膏。紅雲猶自沉浸在回憶中,毫無所覺。
“先生……?”沉默半餉,陸議忍不住叫了一聲。
紅雲恍然夢中驚醒,他略微愧疚的看了一眼陸議。
“抱歉。劣者想起一些往事……”
陸議訝然,“難道老師認識學千秋?”
紅雲點點頭,隨後卻微微搖頭,陸議立時明白他是不想再說這個話題。他沒再追問,而是說了其它的事。
“吾主信中還說,雖然新帝是太傅學千秋,但太子依然是劉禪,學千秋不曾立后,甚至,不曾更改年號。”
不立皇后,不改年號,太子劉禪仍為東宮,這是學千秋與諸葛亮交換的三個條件,而諸葛亮都答應了。
“蜀漢仍是劉氏的蜀漢,學者不過代為管理。”
即使被推上如此高位仍想撇去一身風塵,紅雲為學千秋的固執而露出一絲不易察覺的微笑。陸議為這如冰水消融的瞬間美麗而傾倒,他難以自持的注視著紅雲的面容。
“伯言,劣者以為,真正的逐鹿,剛剛開始……”沒有意識到陸議的注視而望向亭外的紅雲慢慢說道。
“即使只有一州之地,如果新君真的是劣者所認識的那個學千秋,而丞相依然是諸葛亮的話……東吳岌岌可危矣。”
“先生何不出仕東吳,吾主對先生甚為仰慕。”雖然明知無用,陸議仍是再次勸諫。
紅雲只是搖頭。
“劣者是山野之人,不想被官職束縛,伯言即為吾徒,朝中之事皆可于吾商議而行,出仕與否,差別不大。”
不到萬不得已之時,劣者不想再與天下之事有任何牽扯,只是……學千秋,究竟是何事竟讓你成為西蜀之王……三國將亂啊……
“伯言。”
“弟子在。”
“改個名字吧。”
陸議微微一愣,隨即拱手道,“但憑先生賜名。”
推開古琴,用食指蘸了杯中之水,紅雲在石桌上一筆一劃的寫了一個“遜”字。
“謙遜,遜讓,有豐功偉業之將相,最忌功高震主。伯言應慎之。”
“先生言重了,弟子不敢當。”
你會有那麼一天的,陸遜。紅雲在心中輕聲說道,丞相這個位置,也許真的不是你能擔負的起……不,不是伯言的錯,是孫仲謀的偏私!
只是,如今吾人熟知的歷史已經被打亂,未來將會如何發展,劣者也已無法全然掌握。學千秋,你我真要再次拼生死,奪天下嗎?第一這個名號,對現在的你而言到底還有什麽意義……?!


與邸報一同傳入襄樊城中的還有一封訃告。
輕飄飄的白絹上濃墨重筆的幾個字“征南將軍曹仁亡故”,刺傷了留守襄樊的兩位“雜號”將軍的眼睛。
咕隆一聲吞下一口酒,濃密的絡腮鬍子卻掩不去英俊面容,歪歪倒倒的站在城樓上觀望的飲酒人抹了抹嘴巴,低聲說道,“今天的酒不好。”
“是你的舌頭不好。”從來都是惡言相對的另一位雜號將軍收起了礙眼的訃告,只擎著那長長的邸報細細的讀,清秀的容貌大部份遮擋在刻意攏起的圍巾之後,高吊的眼角透出不輸于飲酒者的雄霸之氣。
“嘖嘖,劉備那個臭老頭終於死了。不過……這信任皇帝的名字……好奇怪……”
“難道還有比‘學生刀’和‘酒徒狂醉’更奇怪的?”靠在城牆上的酒徒扭過頭來看著站在身旁的學生,城角上的狂風將兩人都未梳理的長髮吹的四散飛舞。
“嗯~你這麼一說,這人倒是和這邊的‘同姓’了!”
“同姓?”未能理解對方的意思,學生已把邸報遞過來。
“就是‘同學’啊!美味!”對著遠方的似乎是成都的方向豎起大拇指,學生刀內心升出一種自己都不太理解的期待。“若是將來能在戰場相遇,勢必拼個輸贏!”
“……對方可是皇帝!”無奈的搖頭,酒徒又灌下一口酒,“誰會和你這雜號將軍拼生死!”
“將軍之名不過浮雲,若論武藝,你我遠在曹(仁)將軍之上。萬人軍中取敵將首級如若探囊取物……不是嗎?!”戲謔笑意帶出一絲熟悉的殘酷,學生刀對著酒徒比了個“殺”的手勢,“若是那蠢皇帝敢如劉備一般御駕親征,這邊的絕對讓他有去無回!”
死亡的陰影瞬間籠在酒徒心頭,不知為何他總覺得如果親手殺了那個叫做學千秋的新皇帝,自己和眼前人都會痛苦無比。然而這念頭有如微風拂過,再灌一大口高粱酒,什麽奇怪的感覺也沒有了。
“唔……好吧,倘若他真來樊城的話……一拼高下也是痛快!”
“哈哈哈!這才是‘雜號’應有的姿態,做將軍不是目的,戰場廝殺才真正快活!”
遠方,璨若金盤的紅日慢慢降下,夜幕正在降臨,同樣的有如杜鵑啼血的顏色同時涂染了三個國家的天空。不可確定的,扭曲的未來一步步逼近愈發混亂的時代。無法確定,更無法預測,未來,已不可知。手中細沙遺落的並不只是時間,還有生命與鮮血,以及那遙不可及的,一統天下!
avatar
白飛凡
神秘採花客
神秘採花客

帖子数 : 479
清香白蓮 : 5776
笑盡英雄 : 5
注册日期 : 13-05-07
年龄 : 31

查阅用户资料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