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島
歡迎光臨桃花島~我們是花癡三島主~

【清水】【龍飛X學千秋】精神污染(報社)三十題

向下

【清水】【龍飛X學千秋】精神污染(報社)三十題

帖子 由 白飛凡 于 2013-05-16, 03:23

醫魔和祅冥客串加躺槍,咳咳我一直很對不起兩位【缺醫生就拽醫魔,缺暴死就拽祅冥……OTL
請無視bug,我這麼寫就是想跳過很多雖然重要但是不想寫的情節,咳咳。
技術有限,個別題目文不對題或很牽強。
前提設定:學生刀,黑道殺手。教主,童話作家,盲人。


1.藥物依賴
他認識龍飛就是從一罐藥開始。
“這藥吃多了和吸毒沒區別,你的傷口早就不疼了吧?”
明明只是醫院的實習生卻有比一般醫生更令人震懾的眼神,學千秋因麻醉而有些迷蒙的雙眼看著來人不由叫了一聲
“學生……”
“我是你現在的看護醫師,我叫龍飛。”無視病人的囈語,龍飛推了推鼻樑上的眼睛,冷冷說道。

2.光亮恐懼
“別開燈……”蜷縮在病床上的學千秋將頭捂在了被子里,對於來人是誰並不在意的他,更恐懼的似乎是那人隨手打開的檯燈。
“我要檢查你的體溫和血壓,起來。”
“把燈關上……拜託……”
“白天的時候拉緊窗簾,晚上不開燈,你在害怕什麽?”
“……拜託……關上……啊!”
突然被拽起來的學千秋慌亂猶如被拉住翅膀的幼鳥,他緊緊閉著雙眼,渾身發抖。
“睜開眼睛,看著我。”
學千秋沒有說話,他仍在顫抖,拒絕回答一般依舊緊緊閉著眼睛。
“好,隨你便。”龍飛重重的將他扔回床上。

3.窒息
醒來的時候就被大力的拉起來,學千秋慢慢睜開眼,努力辨認周圍的狀況。爲什麽全身沒有力氣,眼前的人又是……?
“學s……唔咳咳咳……”剛說了一個字就被對方硬塞進嘴裡的藥卡住喉嚨,他不得不努力咳嗽。
“我說過我不是學生。還有,下次再用被子把自己蒙到窒息,我會當做自殺處理!”

4.肢體傷殘
“你的右手以後都不能提重物,手指部份的觸覺也喪失了70%,不過……”龍飛翻了翻病例,看了眼終於肯在拉開窗簾的房間安靜坐著的病人,而後略微緩慢的說道,“眼角膜移植的手術很成功,已經可以看到東西了……”
他看到他明顯抖動了一瞬又努力恢復平靜。
“視網膜的來源是你……朋友?”
沒有回答,只是被提問的人垂下了眼瞼。
“……他叫學生……?”
然後捂住了臉。

5.言語暴力
“對不起。”龍飛的聲音很小也很冷,他看向仍捂著臉的學千秋說道,“你還是忘了他吧。”
“一個死人除了痛苦以外什麽也沒辦法給你,還會有很多回憶丟給你一個人承擔。
”這樣的人死了就讓他死去,你想再多他也不會回來。
“你終究是一個人,只能是一個……
”別說了……“捂在手掌下的口唇微動,仿佛說了這句話就能阻止事實發生,學千秋忽然開始不停的重複,”別說了……別說了……求你別說了別……“
咚!
“龍飛你瘋了嗎?!看你做的好事!這個病人才剛穩定下來你都說了什麽!”急匆匆衝進來的護士長扶起暈厥摔下床的學千秋并沖他吼道,“還愣著做什麽快去叫醫生!”
“……我只是……忍不住想叫醒過去的自己而已……”走出房間后,龍飛回頭看著癱倒在地的那人蒼白的臉,輕聲說道。

6.眠咒
“自己的病人搞成這樣自己負責,”護士長找到了停職思過的龍飛,“料理不好就別實習了,直接滾回你的學校。”
“在不見光以後,又變成不睡覺了嗎?”離上次見面已過了五天,自昏迷狀態清醒過來的學千秋持續了40多個小時無睡眠,一直睜著眼看著天花板,不吃不睡不說話,雖然使用藥物維持,但人已接近虛脫。龍飛見到的就是這樣憔悴至極的人。
他走到他身邊,低下頭在他耳邊輕聲細語,“如果你要我賠罪才肯睡,那好,我說對不起。”
“但如果你想我收回之前的話,我做不到。”他凝視他,無框眼鏡后的眼神似乎看透靈魂一般銳利,“如果你不想辜負'他'爲了讓你活下來所付的代價,就珍惜你自己。”
“如果還想看到'他'微笑,就請用你自己的步伐走下去,我相信那才是'他'唯一希望看到的……”
起身的時候他已經閉上了眼睛,眼角有一滴液體滲出,他伸手幫他抹去。

7.夢魘
因為學千秋每晚都會被噩夢驚醒,於是龍飛從值班室搬到病房陪護。學千秋不怎麼說話,龍飛也寡言,兩人最多的交流就是默默的看著對方。偶爾他會露出一瞬的微笑,但又很快消失,龍飛知道那只不過是他從自己身上看到別人的影子。
他並不介意成為替身,他只是不想他太沉溺過去。
“爲什麽你覺得我像'他'?”這是他今晚第十一次驚醒,爲了安撫也防止他跌下床,龍飛決定抱著他一起睡。
學千秋沒有反抗,他低頭任由他抱著,而後過了很久才小聲說道:“因為聲音。”
“聲音?”
“那麼冷……又那麼溫暖……”

8.行尸走肉
“如果你放棄自己的靈魂就再不會有人記得他了……活得有如行尸走肉的同時,他也失去在這世界上唯一的痕跡。”
“唯一溫暖的痕跡。”

9.信任喪失
龍飛強吻上他的嘴唇,掙扎中他一巴掌打到了他的臉上。
“我現在知道‘學生’對你來說到底意味著什麽了。”他捂著紅了半邊的左臉,冷冷說道。

10.若我英年早逝
“雖然我很讓你討厭,不過你還是沒法離開我。”龍飛將幾張單子放到學千秋面前,對方不知所以的看看單子又看向龍飛,眼神中有著複雜的警惕。龍飛忽略那份緊張,只說“哦,我忘記你還不識字。”
“這是你這個月的開銷,之前在你們車裡發現的銀行卡的錢已經用完,因為始終找不到肇事者也不會有賠付,院方更不是慈善家,不夠的地方都是我用實習工資給你墊付的。”
“……”
“不過如果你一直住在醫院我那點薪水也是不夠的,還不算高額的藥費。”
“怎麼樣,就沒有什麽想說的?”
“……謝謝……”
“我不要你這麼不情願的道謝,”龍飛習慣性的推了推眼鏡,“我只是想問你以後打算怎麼辦?別說回家,我知道你的家在你們逃出來前已經毀了。”
“……”
“跟我走吧。”
“……誒?”
“如果你不住在醫院,我又能順利在這裡就職的話,還養得起你。”
“……學者……”
“所以就算討厭我也盼我活久一點兒吧,我要是死了,你在這世界就真是孤苦無依。”

11.死玫瑰
學千秋出院的第一天龍飛買了幾枝白玫瑰插在玻璃花瓶裡,第二天早上再去看的時候全部凋謝了。好像是因為營養劑太濃的緣故。學千秋想幫他清理,卻因為忘記右手無力而打碎了花瓶。龍飛說算了還是我來吧,然後在清掃的時候劃傷了手指。
“學者幫你貼個創可貼吧……”
看了看包好的食指,龍飛暗自想這可真不是個好兆頭。

12.無疾而終
“有想過自己以後會怎麼死嗎?”下雨天無聊的窩在床上看電視,龍飛忽然問努力鍛煉右手肌肉神經的學千秋。對方楞了一會兒,然後說,“曾經想過,也許會在一片黑暗中默默睡著,就再也醒不來了。”
“無疾而終啊,不錯。但現在你可以看到東西了。”同時也失去了最重要的人。
學千秋沒再說話。龍飛猜他也許在想自己真是個可惡的人。

13.枷鎖
“你可以看懂嗎”遞給他一張寫滿文字的紙,學千秋努力辨認,只識得小半。
“這個……和黑道的事情有關?”
“不錯,你學字的能力真讓人吃驚。”龍飛將紙捲起收好。
“這是什麽?”
“學生所在的黑道組織的一點兒消息。”
“……什……”
“警察不可信,一旦和這么厲害的組織相關事情就永遠不可能有真相。”
“這是你能否繼續活下去的枷鎖,我要幫你解開它。”

14.昔日已死
被鬧鐘吵醒的龍飛從沙發上爬起身,只覺得腿上沉沉的有什麽東西,皺眉睜開眼卻見學千秋倚靠在自己身上,手邊是那張他好不容易搜來的資料,以及一本字典。
“別這麼拼命啊……想知道內容問我就好了……起來回床上去睡,我要上班,遲到會扣……喂?!”想要搖醒他,人卻順著他的手臂歪倒在地上,蹭的從沙發上蹦起來的龍飛一把抓住他的肩膀,暗淡室光下只見他鼻孔中流下兩道血痕。
“混蛋!!”
好像有什麽相同的景象從腦中閃過,龍飛瘋了一般抱起地上的人就衝出家門。
“別死,別嚇我!聽到沒有別學那個混蛋!我可以救你,你要讓我救你!我一定可以救你!不許死!!
“聽到沒有不許死——!!!!”

手臂里的身體不斷失去溫度,龍飛卻覺得已經沒有力氣繼續跑下去。許多年前的影子一直在腦力輪回,他好像當年一樣跑的氣空力盡,目的地仍然在好遠好遠的地方。但這應該是不可能的,爲了學千秋他特意選在醫院旁邊租房,就是怕等不及救護車自己還可以送他過去。可是這樣的距離此刻也讓他覺得難以抵達,反倒是曾經那鮮血淋漓再無呼吸的身影不斷沖到眼前,讓他連方向都要看不清。
”混蛋……!你這混蛋……!他還沒……他還沒有……你不可以拉他過去……你……你已經死了……我要忘記你!我要救他!你已經死了!我要救他回來!!!“

15.永冬
看著病床上他蒼白而滿是鮮血的臉和當年的他一樣,龍飛狠狠的詛咒著。
”如果你不睜開眼睛,我就殺了你再自殺!“

16.末途
龍飛記得當年和他最後一次見面,那人拍著他的頭說沒什麼大不了的,很快就能解決掉,回來一定會去看你。
他聽話的等著他,等到滿身血跡奄奄一息的他敲開門說,”我回來了。“
因為所有的救護車都在使用中,十六歲的龍飛背起比自己高大的多的身體一步步挪動。鮮血一滴滴從背後滴落,在額頭,在耳後,在脖頸,直到把他的臉和身後人染的一樣顏色,直到把他的衣服浸透的一樣沉重。
他也沒能把他背到醫院。

17.太陽照常升起
因為嚴重的腦震盪,勞累過度會造成猝死這件事龍飛一直沒有和學千秋說。他只是跟他說身體不好要注意休息,不可以熬夜。他想讓他像一個正常人一樣活下去,他知道他還有很多想做的事,他會幫他去做。
然後他差點兒失去了他。
”老天,求你別在我眼前再奪走任何人了……“他抱著他的手這樣說,然後就聽到終於蘇醒過來的他小小聲的回覆,”好,學者代老天答應你。“
淚水劃過嘴角,龍飛第一次在他面前笑了。

18.面具與武器
”你笑起來……很好看。“
”在他死以後我已經不想笑了。“
”……爲什麽……“他小聲追問,不過已知道答案。
”那是我的面具,也是我武裝自己站起來的武器。“

19.老歌
學千秋說學者想聽你唱歌,龍飛愣住好久說,你想聽什麽。學千秋說什麽都可以。
於是龍飛開口道:
  一个人两个人,迷惘时笑痴傻,扪心问究竟何时能放下
  过去事那些花,绽放过难抹煞,虽已落却是刹那永光华
學千秋說學者是想聽你唱,龍飛說,如果你還想快點兒出院就不要聽。
爲什麽?他沒懂。
別人唱歌要錢,我唱歌要命。

20.我將為你送葬
”快點兒好起來,然後好好活著。“他坐在床邊給他削蘋果。陽光照進來打在他的黑髮上,泛著一點點光。
”嗯,會好的,學者會努力。“他看著他,忍不住伸手去碰那一點光。
”怎麼了?“
”不……沒什麼。“
”‘他’也是黑頭髮?“
”……嗯。“
他切了一塊蘋果放到他的嘴巴裡,”別的事情不用想,我來做。你只要好好活著就够了,要活的比我還久。“
學千秋嚼了兩口咽下去,問:”爲什麽要比你還久?“
”因為那樣就有人為我收尸了。“他開玩笑似的說著。然後意外他竟然認真的點頭。
”好,“他說,”學者來給你送葬。“

21.消失的影子
這次龍飛遞給學千秋的是一張照片,照片里有一個男人的半側影,紫色長髮下,深紫眼眸讓人不寒而慄。
“學生所在組織的現任老大。好像是叫祅冥,還是幽冥的……”
“這個人……”學千秋默默攥緊了拳頭。
“我打探到學生和他有矛盾,但具體怎樣很難知道。或者也有可能不是他設計的車禍,不好說。學生刀那個職業,仇人很多。”龍飛不知道從哪兒摸出了香煙叼在嘴裡,在用打火機的前一刻又止住,放了回去。
“就是他……”
“什麽?”
“學者覺得,就是他。”
“覺得?唔……你以前不可能……”不可能“看見”他,更不會有任何接觸。
“學者知道,這只是直覺,但就是他,一定是的。”
龍飛定定看了他很久,直到他有點兒彆扭的扭頭,才說:“好,我信你。”

22.單程票
龍飛說有很重要的資料要查,又不放心他一個人住,於是請假帶學千秋回到了他上高中的城市,四個小時的長途顛簸讓剛剛出院的他疲憊不堪,龍飛找了家乾淨的賓館讓他休息。迷迷糊糊的學千秋躺在床上問他:“我們什麼時候回去?”
龍飛頓了一瞬,說:“辦完事就好。”
“嗯……那要記得買票,快放暑假了,買票的人會很多……”
“這種事你別操心,快睡。”
“嗯。”
看著他睡著的樣子,龍飛摸了摸兜裡唯一一張返程票,忽然覺得不捨。

23.無名碑
龍飛帶學千秋來到一處荒郊野地,他扒開雜草,露出一處幾乎看不出的小墳頭,而後默默的祭拜。學千秋亦隨著他拜。
龍飛不說,他也沒問。但是他知道這個人對龍飛一定特別重要。就好像學生在自己心中一樣。

24.留聲機
下午龍飛給了學千秋一卷沒有標識的磁帶和一台錄音機,學千秋疑惑的看著他,他沒有勇氣看他的眼睛。
“我從……一個人那裡得到的,學生刀生前留給你的錄音……原本想偷偷離開你所以才錄下來的……”
沒有聽後來龍飛還說了什麽,連他什麼時候離開房間都不知道,顫抖的雙手慌亂的將磁帶放到錄音機里,失力的右手按不下播放鍵,卻是失敗數次才恍惚換了左手。
“同學,抱歉我不告而別……”
熟悉的聲音突然響起,眼淚嘩的就流了滿臉。

25.沉溺至死
十分鐘的留言不知道反復了多少遍,龍飛走進門的時候就看到學千秋虛脫的趴在小桌上,眼淚滴滴答答滑到地上,聚集成極小的水窪。
他抱起只能維持呼吸的人,小心的和他一起躺到床上。
他知道只要將磁帶給他就會變成這樣,但是他更不忍心隱瞞不說。如果現在不交給他,他不知道自己還有沒有機會再見到這和他背負相似命運的人。

26.毒
這最後的溫柔就像一種毒藥,抹在了學千秋的心口,那段心傷也許再不可能複合。龍飛想自己又何嘗不是?如果真的想重新開始,爲什麽又要回來這個地方?將過去了斷這個理由,是含在自己嘴裡的毒,咬碎了的結果,也許根本不是獲得新生。

27.謊言
“你的心裡既然還有他,你走吧。我不想再見到你。”第二天的早晨,恢復了初見時的冰冷,龍飛將一張車票扔到了學千秋身上。
“這是你的票,別再出現在我眼前。”
撞上門以後,龍飛從兜裡拿出一根煙點燃,吸了一口就咳嗽起來。

28.割裂的畫幅
他始終不明白煙味究竟有什麽好,那個高他許多的人偏偏總愛在他面前抽煙,嗆得他咳嗽不停,還笑他不像個男人。但後來,這煙味成了他對他唯一的憑弔。
說他心裡有別人,自己又何嘗不是?誰又能真的拋棄過去,拋棄了過去的,又還是那個人嗎?懷著永不能消逝的思念和另外的人開始新的生活,再見到學千秋以後龍飛覺得,這樣其實也不錯,很不錯。
但他、他們,除了思念還有枷鎖,解不開,就沒法前進的枷鎖。
所以他狠心劃開他們好不容易得來的融洽。
“至少要有一個人,可以真的隔斷過去,好好的,活下去……!”

29.帷幕積塵而落
兒時的舊劇場荒廢多年,落滿灰塵,再這樣蕭索安靜的地方給自己畫上句號,真是再好不過了。
只是有些事情他還是想的太簡單,向來不擅槍法的龍飛被對方打到連機關按鈕都按不下去的地步,遙控器摔的老遠,卻是爬都爬不動。一邊暗罵醫魔這個老混蛋設計的繁瑣機關,一邊拼盡全力拉著帷幕想站起身。不想舞臺年久失修,他非但沒能起身,卻是連吊著帷幕的橫樑都一同扯了下來。
咚的一下,鐵製長樑狠狠砸在肩頭,龍飛一口血就吐了出來,卻也聽到極小的一聲“嘀”。
“哈……咳咳……哈哈哈!”原來摔下的橫樑不只砸到他,也連開關一同砸中。
好了……好了……這樣就……他痛的連笑都艱難,只扯出個比哭更難看的表情,而後就被一聲呼喊驚呆。
“龍飛!”

30.無人生還
“你……你……!”被沉重的橫樑壓住,重傷的龍飛再沒辦法移動分毫,只眼睜睜的看他走來。“混蛋別過來!回去!回去!!!”
然而已來不及,最後一道大門緊緊關閉,所有預設好的毒氣同時釋出,遠處陣陣爆炸響起,這本來就是個同歸於盡的機關,從沒想過放任何人出去。
學千秋卻頭也沒回,只看著龍飛,一步步緩緩走來。
“你……你……你真是……要氣死我嗎……”溫暖的手捧住自己的臉,龍飛連狠話都說得沒有底氣,“說過了……不想再見到你……就是……咳咳……”
“但是學者還想再見到你,龍飛。”學千秋跪坐在他身旁,一點點抹掉他臉上的血痕。“我們失去的都已經夠多了,學者不想在最後連你也……呼……”
鮮紅的液體再次從鼻子里流出,這次連嘴角和耳洞也已染色,毒素發作更快的學千秋慢慢歪倒。拼勁最後一絲力氣,龍飛伸手將搖搖欲墜的他攬到懷裡,卻也扯動傷口,灑了他一身猩紅。
“是不是醫魔……那個老混蛋……告訴你……”
“是學者……強迫他說……”
獨留學千秋一人回去,龍飛自是不放心,所以他早已告知醫魔今後代為照料,沒想反倒惹他找到此地。
“你這個傻瓜……這是我……一個人的冤仇……我一個人報……”
在醫院第一次聽到學生刀的名字,龍飛就知道眼前人和自己緣分匪淺,當年他所背負那人的最後一戰,就是應人之約暗殺祅冥。時過境遷,邀約之人竟也已成往事,徒留傷心人憔悴哀歎。幾乎從見到學千秋那一刻起,龍飛就已決定要竭盡所能換回他失去的一切。他再不想見到另一個自己,鬱鬱寡歡,行尸走肉般徒留人世。
“但是……呼呼……你說過……要學者……替你收尸……這種……地方……學者不來……連屍體都……都……呼……”
“別說了……不要說話了……不要說話……咳咳……”盡力捂住他的口鼻,卻感到一陣陣濕熱的液體湧出,視線里一篇迷茫的龍飛不知道自己是因為中毒亦或是有了太多淚水才會如此。
“傻瓜……都是傻瓜……”明明是想救他,明明是想讓他可以拋卻憂愁,明明是想讓他代替自己去享受,去感受即使失去了也能再繼續的第二重人生,但卻……
“學者怎能……忘記你……獨活……”漸漸睜不開眼的學千秋靠在他肩頭低聲說著,夾雜在濃重喘息中的語音殘破的讓龍飛不得不將耳朵緊緊貼在他的口唇上,“當你決定……為學者……解除枷鎖……的時候……這就是……兩個人……的事……了啊……”
“從那個時候……我們……我們……就已經……是……一個人……了……”
淚水撲簌簌落了他滿臉,龍飛卻已經沒有力氣幫他擦,他咬著唇,搖著頭,緊緊將他擁在懷裡,一個字也說不出。
“你在做……什麽……學者……早就……猜到……說……那麼狠……的話……卻都不敢……看……”深棕的眼眸竭盡全力望向對方,學千秋竟有力氣對他微笑,“又怎麼能……騙到學者……呢……”
“……對不起……對不起……!”龍飛像個孩子般拼命道歉,卻不能阻止越來越多的液體從口鼻噴湧而出。
“呼……你真的……和他……很像……”
“就連懷裡的溫度都是……那麼冷……又……”
“好想……再見……他……好想……再見……龍……”
最後的尾音消失在龍飛胸口,那一刻龍飛忽然意識到也許從來沒有什麽枷鎖,從來沒有什麽要斬斷的過去。只有背負過去的自己才是自己,只有背負過去的自己才能承擔這樣的學千秋。所有的一切都是謊言,就連那寬厚的身影也是,不過是自己不肯面對現實的藉口。
然而卻是這樣的自己仍讓他愿意陪到最後。
我錯了,錯的離譜,卻在最後得到答案和你。你這樣對我,我會連下一世都忍不住想起你,尋找你,再次抱緊你。
但是那些都好遙遠,好遙遠……
而現在他能做到的,只是執起他的手,然後在他耳邊說:“好……我們去見他們……我帶你去見學生,去見我的那位朋友,他一定會喜歡你,然後我們四個人,一起去做我們現在想做,但來不及去做的所有事……好不好?”
一層又一層的爆炸聲不停響起,舊劇院被炸成廢墟,赤紅的火焰仿佛連天都要燒著般的肆意飛舞。而在片片火焰背後,似乎有兩顆星星,順著焰尖跳躍,飄起,搖擺,而終於躍入星辰之中,雋入永恆的夜空。



備註:這個故事大約就是《經年》的後續但有些改動。一是《經年》我沒有寫完也不准備填,但預設結局是純悲劇教主和學生都死亡,這裡只學生死掉,教主還活著。二是抹去了酒徒的部份,因為龍飛出場以後有點兒難處理。和龍飛有關的所有情節都和《經年》無關。
另外如果沒看懂,我略微解釋一下。學生所在的黑道叫修羅聖殿,在上一屆老大主持下並不是個是非不分的純殺手組織,而是有所選擇,走自己的真理道路的個性組織,不然學生也不會加入。後來領導換屆祅冥上位,一切以錢為中心,學生看不過想退出,後來更知道上屆老大是被祅冥暗害而死便準備暗殺報仇,結果失敗被祅冥看破,反而被他後來借機剷除。學生意識到自身危險的時候就想離開教主,但在教主堅持下最終決定帶他逃跑,結果車禍遇害,拼命只救了教主一人。

avatar
白飛凡
神秘採花客
神秘採花客

帖子数 : 479
清香白蓮 : 5776
笑盡英雄 : 5
注册日期 : 13-05-07
年龄 : 31

查阅用户资料

返回页首 向下

回复: 【清水】【龍飛X學千秋】精神污染(報社)三十題

帖子 由 憶小棠 于 2013-05-16, 06:11

其實我很想知道昨天晚上你碼字的時候是什麼樣的心情,聽著什麽樣的音樂,或者心裡在迴蕩著什麼樣的音樂- -
幸虧我昨晚上沒有找你聊天,不然估計就看不到這樣的一篇文了...
現在外面陰沉沉的下著大雨,還刮著大風,這篇文很適合今天這個天氣看,嗯,要是我沒有開辦公室的燈那就更棒了= =
每個人心裡都有一個解不開的結,就算是表面看起來再溫和不過的人
龍飛和教主其實都是一樣的
只是不知道如果死的是教主的話,學生會不會這樣做
姑娘你果斷帶入自己了嘛~~~~
avatar
憶小棠
桃花島霸主
桃花島霸主

帖子数 : 361
清香白蓮 : 5626
笑盡英雄 : 9
注册日期 : 13-05-06
年龄 : 32
地点 : 江蘇南京

查阅用户资料

返回页首 向下

回复: 【清水】【龍飛X學千秋】精神污染(報社)三十題

帖子 由 白飛凡 于 2013-05-16, 11:17

這文沒有任何起因和緣由,只是龍飛這個角色在我心裡忽然浮現,他說想見學千秋,我就讓他見了。
至於這個走向,只能說龍飛就是這樣的人,他見到學千秋時已背負了枷鎖,沒辦法如初戀一般用最清純簡單的感情去面對,他必須要有個藉口才能心安理得的去愛。而學千秋又太過包容。
代入肯定是有的,但代入的也許不是我而是成余。因為成余當初斬釘截鐵的說他就是討厭學千秋,所以才會有後來龍飛這個替身一樣的存在。龍飛的出現,只是爲了“去愛學千秋”這一個理由。他只爲這個理由而活。
avatar
白飛凡
神秘採花客
神秘採花客

帖子数 : 479
清香白蓮 : 5776
笑盡英雄 : 5
注册日期 : 13-05-07
年龄 : 31

查阅用户资料

返回页首 向下

回复: 【清水】【龍飛X學千秋】精神污染(報社)三十題

帖子 由 归安 于 2013-05-29, 10:39

啊啊啊,为什么。我的第一反应就是:囚禁,豢养,鬼畜!
avatar
归安
桃花島主
桃花島主

帖子数 : 220
清香白蓮 : 5383
笑盡英雄 : 18
注册日期 : 13-05-28

查阅用户资料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