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島
歡迎光臨桃花島~我們是花癡三島主~

【清水】【釵素+刀學+霞雲(沒寫到囧)】海的兒子們吶

向下

【清水】【釵素+刀學+霞雲(沒寫到囧)】海的兒子們吶

帖子 由 白飛凡 于 2013-05-07, 11:48

所謂天要下雨人要抽瘋,是攔也攔不住的。隨我去吧~哈哈哈哈
霹靂+神魔+天宇 話嘮素還真+小白學千秋+傲嬌紅雲 各種崩壞+惡搞歡樂向


在海的远处,水是那么蓝,像最美丽的矢车菊花瓣,同时又是那么清,像最明亮的玻璃。然而它是很深很深,深得任何锚链都达不到底。要想从海底一直达到水面,必须有许多许多教堂尖塔一个接着一个地连起来才成。海底的人就住在这下面。
不过人们千万不要以为那儿只是一片铺满了白砂的海底。不是的,那儿生长着最奇异的树木和植物。它们的枝干和叶子是那么柔软,只要水轻微地流动一下,它们就摇动起来,好像它们是活着的东西。所有的大小鱼儿在这些枝子中间游来游去,像是天空的飞鸟。海里最深的地方是海王宫殿所在的处所。它的墙是用珊瑚砌成的,它那些尖顶的高窗子是用最亮的琥珀做成的;不过屋顶上却铺着黑色的蚌壳,它们随着水的流动可以自动地开合。这是怪好看的,因为每一颗蚌壳里面含有亮晶晶的珍珠。随便哪一颗珍珠都可以成为皇后帽子上最主要的装饰品。
——以上出自安徒生童話全集《海的女兒》


童話故事的第一句通常都是“很久很久以前”,這個故事也不例外。
很久很久以前,在【如上所述】的一片美麗的海底,故事的主人公,三位美人魚誕生了。
他們的父親是統治這片海域但經常神龍見首不見尾的龍之尊,他們的母親自然就是龍之尊的妻子絕命天后。龍之尊只有他一位妻子,嗯,以天后的小心眼即使是他的親生子女也不認為他有那種寬容的心態。不過也沒什麼,因為龍之尊的興趣也不在這方面,確切說,沒人知道龍之尊到底在意什麽。不過,當三位小美人魚陸續誕生之後,即使是朝臣也忍不住議論紛紛。
“龍之尊老糊塗了嗎?!自己明明是龍爲什麽生出來的三個孩子卻是美人魚他都沒有想過嗎?”
當然,這個聲音和質疑三個美人魚寶寶既不是一個姓更和龍字沾不上邊的聲音統統消失在天后妖豔美麗的微笑中了。
於是,三位美人魚寶寶幸福快樂的在海底生活、長大。而當他們長到十六歲成年的時候,這個故事就要正式開始了。
啊,我忘記介紹三位小美人魚的名字了,他們分別叫學小白,素小珍,和紅小珠【作者知道要被戳shi了,來吧!我就要用這麼劣質的名字!】。

作為大哥,最先有資格浮到海面上看看“上面的世界”的自然就是學小白。
於是,在他成年的那一晚,他的兩個弟弟素小珍和紅小珠用羡慕的眼神目送他游出自小生長的美麗的宮殿,一點點接近未知又充滿吸引力的海面。而當第二天天剛剛亮的時候,素小珍和紅小珠已經迫不及待的“站”在大殿門口,等待他們的大哥回來。
學小白回來的時候帶了很多很多素小珍和紅小珠沒見過的禮物。包括一個粉色玉石製作的蓮花冠和用漂亮的紅珠子穿起來的頭飾。
“上面的人,都是用兩條腿走路的。”學小白向弟弟們介紹,“他們的眼睛和頭髮是黑色的,很漂亮。”
素小珍和紅小珠聽的很認真,他們沒有見過黑色眼睛和頭髮的“人”。而當學小白描述道那些美輪美奐的建築物和稀奇古怪的小玩意的時候,他們的眼睛都充滿了嚮往的神情。不過素小珍要等到十六歲還要一年時間,而紅小珠,則要兩年后才可以浮上海面。
自此以後學小白幾乎每晚都要飄浮到海面上去看那些讓他很感興趣的人類,并偶爾帶些小禮物回來。他最喜歡的就是那些和自己很像又不太一樣的人,而且他也很喜歡吹吹那味道腥鹹的海風,沒有人的時候他常常偷偷靠近岸邊,讓自己的上半身躺在細軟潮濕的沙灘上,在用尾巴輕輕拍打海浪。不過這是非常危險的事情,因為他隨時有可能擱淺在沙灘上而沒辦法游回海底。


就像一般童話里的主人公都要歷經苦難才能獲得幸福一樣,這個故事里也有個變相協助主人公達成幸福的壞巫婆。
“聽說龍之尊的三個美人魚寶寶都很漂亮,他們的尾巴尖上各有一顆圓圓的大珍珠。”
“白色的珍珠可以讓我黑黑的面孔變白。”
“紫色的珍珠可以治療我彎曲過頭的脊椎。”
“而紅色的那顆,哈哈,可以讓我永葆青春!”
但是要怎麼拿到那三顆珍珠,可是讓黑巫婆費了不少心思。
沒有美人魚會將自己尾巴上的珍珠拔下來送人,那顆珍珠屬於他們身體的一部份。黑巫婆非常瞭解這點所以覺得需要採取一些計策。
“如果他們都變成醜陋的,有兩條腿的‘人’的話,珍珠不就褪掉了嗎?”
黑巫婆為自己能想到這個點而自得不已。但是,要怎么讓他們心甘情願的變成“人”呢?
黑巫婆找到了一個天天來海邊打漁的啞巴少年。
“喂,不說話的,”黑巫婆浮出海面對打漁少年說道,“將這個黑瓶子里的藥水灌給那個總喜歡在海灘上吹海風的笨人魚喝掉。”
“如果你做到的話,我就可以讓你恢復聲音,還會給你很多珠寶,這樣你就不用再打漁了!”說完黑巫婆就潜回水底。而啞巴少年則呆呆的拿著黑藥瓶。
啞巴少年是個善良的少年,平時連走路都要看看有沒有小螃蟹爬過怕踩到它們,而今要他去謀害一個素未謀面的人魚,雖然有金錢和治愈啞巴絕癥的誘惑,啞巴少年還是決定不幫他。不僅不幫他,善良的少年還想要告訴那不認識的人魚,有個壞巫婆要陷害他。
於是啞巴少年放棄釣魚轉而拿著那個黑藥瓶站在沙灘上默默的等。
他等啊等啊等啊……足足等了三天,才等到一只人魚浮出海面。
他迫不及待的沖到海邊向那隻人魚招手。只是啞巴少年並不會說話,當他興奮的舉著瓶子趟著海水跑到人魚身邊時,他發現自己沒辦法告訴人魚自己的意圖是什麽。
他苦思冥想后對著人魚做著誇張的動作,先是舉著看起來就很邪惡的黑瓶子裝作要把它喝掉的樣子,隨即又拼命的對人魚擺手搖頭。但是他不知道要怎麼告訴人魚,這件事的背後主謀是個壞壞的黑巫婆,他想要他提防,可又沒辦法用動作說明。就在他抓耳撓腮不知如何是好的時候,他聽到人魚對著他笑了。
咯咯咯的笑聲就像叢林中的夜鶯即好聽又讓人心醉,啞巴少年呆呆的望著沖他笑的開心的人魚,這時候才發現眼前美若仙女般的面容上是一副似乎帶點兒嘲笑但又很喜歡的神情。
呃……隱約記得黑巫婆曾用“笨”這個字眼來形容眼前的人魚,可這看起來仿佛都要成精的神情真的一點兒都不顯笨,還是說,只是看著好看的?
“喂!”漂亮的人魚對他說話了,“不要在那邊胡思亂想的,黑巫婆的鬼話你也信,素某不止看起來不笨,實際上真的也不笨!”
咦咦咦!啞巴少年呆住了,你你你聽得到我心裡在說什麼?!!!
“不要那麼大聲好吵的。”皺著好看的眉頭,美人魚吧嗒吧嗒的甩著漂亮的尾巴,“當然聽得到啦,素某是最聰明的人魚了你個大傻瓜!”
大、大傻瓜?啞巴少年愣住了,他從沒聽到別人這麼說自己,不過不知道爲什麽他一點兒也不想生氣,因為美人魚在這麼說的時候,表情好看的讓他想要親一口。
“你叫什麽名字?”
呃,不說話的。
“我叫素小珍。”
素小珍,嗯,真好聽的名字。
“當然啦,要配的上我的容貌才好。”美人魚又甩了甩他漂亮的尾巴,他似乎很喜歡甩尾巴。
“不過,你拿的那個黑瓶子里,裝的是什麼樣的藥水?”
這個……不說話的撓撓頭,我也不是很清楚……他只說讓我灌你喝下去。
“灌我喝下去?”好像聽到什麽不可思議的話語,素小珍睜大眼睛,“黑巫婆沒聽說過我是海底最聰明的美人魚嗎?派你這個傻乎乎的小子怎麼可能讓我喝掉那個看起來就很難喝的東西?”
呃……黑巫婆沒說你很聰明……他只說你是個愛吹海風的笨人魚……
“愛吹海風?笨人魚?”抓到了少年話語中的關鍵點,美人魚的臉上竟有了一絲怒容,“原來他是想陷害我的大哥!”
如果說海底有誰可以用“笨”字來形容的話,素小珍除了學小白以外就想不到別的人魚了。
“但是……”怒容很快變成了憂愁,素小珍有點兒不開心的垂下眼瞼,“大哥半個月前就失蹤了……”
失蹤……?啞巴少年明白原來自己找錯了人魚,難怪素小珍一點兒也不笨,他根本就不是自己要等的那隻!
“是啊,”素小珍很傷心的答道, “黑巫婆讓你等的人魚肯定不是素某,素某今日剛剛年滿十六歲可以游上海岸。”
“素某會來這片海岸也是因為平時大哥最喜歡到這裡來,所以想到這裡看能不能找到他……”
如果是讓不說話的去騙大哥的話,大概真的很容易吧,因為以學小白的智商估計根本不考慮就會一口氣喝光光!說不定大哥就是被人灌了什麽奇怪的東西然後抓走了!
“你在這裡等多久了?”素小珍問啞巴少年。
三天吧……三天前黑巫婆把藥水給我的。
“那你有沒有看到一隻銀灰色的人魚?”
沒有……你是我看到的第一隻人魚,也是最漂亮的一隻。啞巴少年不小心多想了後半句,只是眼前的美人魚並沒有生氣,臉色反而有些發紅。
“油嘴滑舌的人最不可愛了!”嘴巴上這麼說著,卻不由得游地離少年更近了些。
對、對不起,不過,我是真心的……
“相信你一回。”甩甩尾巴,素小珍對啞巴少年伸出了手,“把藥給我。”
嗯……不行!剛要伸出手,少年又急忙收回。這個很危險,不能給你!
“我又不會喝掉它你緊張什麽!”
那你要它幹嘛?
“聞聞味道,看看是什麽藥。”
你能聞出來?少年很好奇。
“當然啦,我是最聰明的人魚嘛。”
少年將信將疑的將黑藥瓶交給他,素小珍接過瓶子小心翼翼的打開瓶蓋,然後認真的對著瓶口嗅了嗅。
怎樣,是什麽藥?少年很緊張的問。
“好臭,就算是大哥肯定也不會喝的。”
不是問你這個啦!
“哈哈!”素小珍忽然笑起來,把少年嚇一跳。
怎、怎麼了,你中毒了?!
“你才中毒了呢!”素小珍用尾巴甩了少年滿臉海水,“我是想到好主意了,也大概知道黑巫婆要幹什麼了。嘖嘖,想得美,我們的珍珠才不會給你呢!”
啞巴少年聽不懂素小珍在說什麼,他習慣性的又撓撓頭,素小珍卻對他笑起來。
“不說話的,素某是不是很漂亮?”
突然問起這個讓啞巴少年臉紅起來,剛剛明明坦白過的話要再重說一遍忽然有些不好意思。尤其對方又很刻意的瞪著圓圓大大的眼睛看著自己,淡粉色的臉龐上鮮紅的嘴角透出一點點不懷好意但又非常漂亮的笑容。
嗯……機小聲的在心裡應了一句,素小珍接下來的話讓他直接張大了嘴。
“那,娶素某回家你願不願意?”
啊?!啞巴少年當場愣在那裡半天說不出話來。
“……你看不上素某?!”素小珍見他半天沒有反應很有點兒不開心的問道。
不是!啞巴少年把頭搖的像撥浪鼓。
“你不喜歡素某?!”音調比之前略高了些。
少年依舊猛力搖頭。
“……那為什麽?”素某對你一見鍾情你要是敢不喜歡素某做出什麽對不起素某的事小心素某翻臉不認人半夜裝鬼爬上你的床嚇你或者潑上兩桶海水再不然在你房頂點把火也行……後面的話素小珍是很小聲的說出來的,不過他確定少年一定聽的很清楚因為他的臉一直由紅轉綠轉藍再轉黑。
我我我我我只是覺得自己配不上你!少年終於不堪壓力的大聲吼了出來。
而且你是人魚我是人,怎麼可以在一起……
“你就沒想過素某能變成人嗎?”
呃……?
“這個藥就是讓人魚變成人的……”素小珍再次打開瓶塞,“雖然很難喝不過素某可以忍忍……之前看到的說先愛上的先輸果然是這樣素某居然栽在這個毛頭小子手裡了素某的青春年少美好年華崢嶸歲月就要這麼一去不複返了嗎海底的漂亮人魚們對不起了素某成爲了革命先驅就要脫離苦海轉生成人這藥其實不算太難喝人的腿也一點兒都沒有魚尾巴好看爲什麽大哥會喜歡看海岸上的這些醜八怪呢不過爲了可以在陸地上走路素某也只好犧牲一下大哥你到時候要怎麼補償小弟呢哎呀還是應該先色誘了毛頭小子解決自己的終身大事比較好不知道不說話的家裡是什麼樣的素某喜歡海底龍宮那樣華美壯麗的建築物不行的話也要格調高雅風格別致的獨幢別墅實在不行外表樸素內里豪華的農家小院素某還是可以忍的最重要的是一定要有泳池而且一定要灌滿海水素某好念舊好喜歡海水的味道……”
啞巴少年來不及阻止素小珍一口氣喝光了黑瓶子里的藥水,因為他在喝藥的同時一把抓住了自己的肩頭將全身重量都壓在自己的肩膀,少年不得不伸手抱住并不可逃避的聽他在耳邊一直不停的碎碎念,直念到頭髮暈眼發華耳朵生繭。
“真難喝……”素小珍趴在不說話的身上一臉享受的表情說道。
“有機會一定要搞清楚配方素某自己也要配一副。”
你都變成人了還需要喝嗎?啞巴少年覺得自己抱著的人魚正在漸漸褪去那些閃爍著淡紫色光芒的魚鱗,兩條又纖細又修長的腿正在慢慢成型。
“就當是給大哥喝的不行嗎……哎呀珍珠要掉到海裡了不說話的趕緊上岸!”
啞巴少年來不及說你大哥也沒說要變成人你給他配藥幹嘛,在素小珍一驚一乍的催促聲中他急忙抱著全身赤裸的介於人與人魚之間的生物向著岸上狂奔過去。
“呼呼好險……”明明沒有出力還喘的比啞巴少年更厲害,素小珍看著掉在腳下沙灘中的紫色珍珠安心的拍拍胸脯。
“掉到海裡就便宜那個黑巫婆了,他肯定施了法術珍珠只要一接觸到海水就會自己動飄到他那裡去,真是陰險狡詐。”
我怎麼覺得你比巫婆還陰險……呃我什麽也沒說你聽錯了!
素小珍撇了一眼立時認錯的啞巴少年,還沒來得及緩和表情就嗷的一聲尖叫起來。不說話的被他震得雙耳慾聾,不由得鬆開雙手捂住耳朵。而素小珍也借機跳開他的懷抱隨後用銀色的長髮裹住全身,眼眶紅潤并飽含淚水的伸手指著啞巴少年叫道,
“你抱著全身赤裸的素某企圖不良究竟是何居心?!”
……啞巴少年頓時無言,愣愣的看著素小珍不知該回他什麽。
“討厭啦,你就不會說句‘我會對你負責的’,海底龍宮播放你們人類的電視劇時男主角都會對女主角這麼說的雖然素某不是女的但好歹也算是你的妻子了……”
我……很窮……家裡買不起電視……
“連電視都沒有嗎?!那我那狗血八點檔的霹靂劇還怎麼看?!哦不……!”素小珍的身體軟軟的向啞巴少年倒去,不說話的見狀立刻跳到一旁,素小珍急忙分開明顯還使用的不太利落的雙腿穩住身形。
“你躲什麽這個時候應該接住素某的不是嗎?!”電視劇里都是這麼演的怎麼到他身上都不能靈活運用呢!
呃……可是你剛剛不是不想全身赤裸的被我抱住嗎……
這回無言的是素小珍,他攏攏被自己弄亂的長髮再次遮住自己的身體,然後對啞巴少年說道。
“把能找到的素某的魚鱗都撿起來。”
哦,少年聽話的點點頭,而後又問道,爲什麽?
“人魚的魚鱗一片就價值萬金,你不知道嗎,現在你差不多可以算是億萬富豐了。”
真、真的?!
“真的。”素小珍點頭,然後俯身拾起腳邊被他忽略很久的紫色珍珠道,“而這個比我眼睛還要大上四五倍的珍珠更是價值連城,可以治好你的絕癥哦。黑巫婆就是想要這顆珍珠才會想讓大哥變成人的,不過大哥那顆是美白的,素某這個則是治療疾病的。”
那就全都賣掉吧!
“……爲什麽?這顆可是無價之寶啊!”素某就是想醫治你的啞巴才變成人的,當然也是爲了找大哥方便不過你難道這麼貪財想把素某的珍珠賣掉嗎,素某難道錯看人了?!
你不是想要龍宮那樣華麗的屋子嗎,換了那個我應該就能建成那麼好的宮殿供你居住了。啞巴少年一臉認真的說著,絲毫沒注意到素小珍眼角隱隱的淚水大有氾濫成河的趨勢。
嗚嗚嗚素某真是看對人了!素小珍開心的撲到不說話的懷裡。
“天上天下,除了你素某誰也不嫁!!!”




素小珍開開心心的和他的新婚丈夫回到家中共築愛的小巢,有那麼一兩天三四天五六天七八天的……他把要找大哥的事情忘得一乾二淨。而在他和不說話的沉迷于愛河中的時候,他的大哥也在經歷著屬於自己的“美好魚生”。


如果說素小珍是海底最聰明的人魚沒人否認的話,那麼說學小白是海底最笨的人魚的話大家同樣也不會否認,並且,人們通常對最聰明的會敬而遠之,而對最笨的則是笑臉相迎,因為好欺負嘛~【素:代表人魚抽飛你!】
咳咳,書歸正傳。
其實黑巫婆出的主意一點兒也不差,就像素小珍說的那樣,如果不說話的遇到的真的是學小白,那黑巫婆現在就是在家裡樂呵呵的看霹靂新劇敷珍珠面膜,並且計劃著奪取剩下兩顆珍珠的策略。
可惜很不幸的是,早在他想到計策準備欺騙學小白喝下藥水之前,學小白就已經被其他人撿走了。
事情經過是這樣的。
就在素小珍過十六歲生日的好多好多天以前,學小白想要為自己非常寵愛的小弟製作一份奇特的生日禮物。
小珍一向最喜歡梳妝打扮,而海底並沒有鏡子,不如為他買一面鏡子作禮物好了。
主意已定的學小白游向了岸邊的市場,只是雖然賣鏡子的人有很多,他卻十分膽小不敢靠近。畢竟是人魚,他也聽說過很多人類喜歡抓捕人魚換錢。猶豫許久,學小白還是沒辦法直接和賣家交談,他沮喪的離開市場,又回到了往常喜歡待著的海岸邊。
握著手中之前忍痛拔下來準備換鏡子的淺灰鱗片,學小白很傷心的發起呆來。
連個禮物都不能買好的兄長,還能有什麽用呢。
其實學小白根本不用傷心,因為鏡子這樣物品實在不適合給素小珍慶生,即將年滿十六歲的素小珍完全可以浮到水面用平靜的海面當做鏡子來照。這個時候給他買這項生日禮物,也沒有太大作用。
當然學小白完全意識不到這件事,他只顧坐在心愛的海灘上皺眉歎氣,一邊兒發呆一邊兒習慣性的用尾巴拍打海水。月亮升起又慢慢落下,學小白的身影從坐著到仰著最後趴倒在岸邊,而後在溫柔的海潮波浪的愛撫下,他微微蜷縮著尾巴側躺在柔軟的沙灘上,睡著了。


愛喝酒的舉著酒壺喝著酒走到沙灘邊兒上想要出海打漁的時候,看到了躺在沙灘上被曬的迷迷糊糊的銀灰色人魚。
“哎呀原來是你,”在看清了銀灰色人魚的面容的時候,愛喝酒的大鬍子男人了然的歎道,“落潮了游不回去了吧。”
原來大鬍子之前就見過學小白自以為人類看不到偷偷的靠在海岸邊乘涼,當時他就想到人魚靠岸這麼近如果乘涼乘到睡著,等海潮落了可就游不回去了。不過好在這樣的事情一次也沒有發生過,學小白每次都在月亮偏西的時候就游回海底。只是昨晚由於特別傷心難過,吹海風吹的很舒服的他不小心睡著了,結果等醒來的時候已經是口乾舌燥頭昏眼花,原本濕潤柔軟的沙灘被太陽曬的乾燥鬆軟,一點兒也不舒服。
難受的學小白支起身體想要往海邊爬去,乾鬆的細碎的沙粒稀稀拉拉的鑽到鱗片之間磨的生疼,沒爬多遠就疼的眼淚都流出來了。全身無力的他只好放棄繼續躺在沙灘上,太陽越爬越高越來越熱,學小白漸漸什麽也看不清的昏睡在了沙灘上。
就在這時忽然有人的聲音在耳邊響起,學小白努力睜開眼睛卻看不太清楚,濕涼的水樣的液體滴到自己臉上,他努力的張開嘴巴喝著不知名的液體,雖然不像海水咸咸的特別美味,但這有點兒辛辣的東西也能暫緩一時的乾渴。
愛喝酒的蹲下身滿臉興味的看著迷迷糊糊的人魚抱著酒壺喝的開心,其實他只是一時好奇外加離海邊太遠取水不便,所以試看看人魚會不會喝酒。結果沒想到學小白抱著酒葫蘆都不肯撒手不停的喝著,大概是太渴了所以酒水不分。大鬍子像是找到了酒友一般很高興的看著學小白喝酒,但是看著看著他就有點兒擔憂了,因為漸漸學小白的臉越來越紅,手也抱不住酒葫蘆,結果還有至少半壺的酒就這樣骨碌到沙灘上灑出了許多。
愛喝酒的急忙扶起酒壺蓋上蓋子,轉頭再看人魚已經徹底醉倒在沙灘上人事不知。
“還以為你成天跟‘水’打交道會比較能喝呢,結果還不如酒徒。”其實學小白剛剛十七歲勉強算成年,並且從未喝過酒,怎麼可能比常年泡在酒罐子里的人還能喝。
搖搖醉的不省人事的學小白,愛喝酒的很是後悔一時偷懶沒有給他取海水。結果現在醉的死沉的人魚真讓他徹底不知道該怎麼辦好。直接扔到海裡吧,怕他醒不來撞到岩石,放著不管又怕有歹意的人來,到時候直接做成人魚海鮮扒飯可不是鬧著玩的。
“那你就先跟酒徒回家好了。”一把扛起失去知覺的學小白,愛喝酒的慢悠悠的往家走去。“不過酒徒有個話不投機半句多的惡鄰,希望你不要討厭才好。”
(作者:小白又沒說要跟你過一輩子提惡鄰做什麽!
酒徒:哦~~~酒徒的拳頭很久沒用了哦~~~
作者:切!繼續繼續!)
愛喝酒的家距離海岸也沒有多遠,來到家中將學小白放到許久沒用的大木盆里,他開始一擔一擔的挑著海水倒進盆中。
有了海水的滋潤學小白睡的更舒服了,吧嗒吧嗒的搖著尾巴還不時的在水裡吐泡泡,愛喝酒的看他睡得如此愜意就將大木盆灌的滿滿的,還撒了好多海草進去,真像養魚的樣子。
就這麼拿他當寵物養好像也不錯嘛,就是不知道人魚吃什麽。
(作者:喂喂,大叔你醒醒小白真的沒有說過要跟你過啊!)
兀自沉思飼養人魚一事的大鬍子沒有聽到咚咚的敲門聲,等他終於回過神從木盆里移開目光看向門口的時候,他的門已經被他口中的惡鄰卸掉了。
不過也就是個簡單的木板而已待會兒再裝上就好了,愛喝酒的對此已經習以為常。
“會耍刀的,今天又是什麽事?”
“不要明知故問,”隨手將門板扔到地上,蒙著半張臉的俊秀青年不耐煩的說道,“你那份的房租還沒交!”
愛喝酒的聽完拿起腰間的酒壺狠狠灌了一口,說道,“好酒啊!”
“別打岔!”會耍刀的不由得皺眉,如果不是兩人租著同一間房子會耍刀的才不會管這個臭酒鬼任何事。說起來那個房東也是十足的可惡,明明有很多空房子但卻偏偏都不肯出租,只把這間靠著海邊的略大的木屋中間擱個擋板劈成兩間租給兩人。還要求兩人共同交付房租而不肯分開收租。
(酒徒/學生:盯——
作者:看看看看看什麽看!房東在那邊和我無關!
酒徒:興趣低俗
學生:品德惡劣
酒徒:白爛狗血
學生:道德敗壞
作者:摔!再廢話不給吃教主了!!!)
“酒徒已經好多天沒有補到魚了你又不是不知道。”隱約記得上個月的房租好像就是眼前人給墊付的,愛喝酒的下意識掂掂酒壺,嘖嘖酒已剩的不多,他真的後悔把酒都灌給小人魚了。
只聽他話音未落,那邊嘩啦一聲已亮出了平日雜耍賣藝用的小刀。
“這邊的今天是帶了全套過來的,”亮了亮手中別著整幅刀具的刀套,會耍刀的眉毛挑的老高,分明是不要到房租誓不罷休。
“哎哎哎,老朋友了不要這麼客氣嘛。”想想懷裡那幾個銅板還夠買幾兩酒,愛喝酒的打定主意要混過眼前這關。
“真是不見棺材不落淚。”惱怒的想著每月都要逼我拆一次房子這人怎麼就不長記性,會耍刀的毫不客氣的扔出三把飛刀,都是對準大鬍子手中的酒葫蘆。
知道他愛酒如命會全力保全這屋子里唯一值錢的家當,會耍刀的趁機想要扯出他的錢袋。哪知飛刀扔過去都被對方一一擋開,雖然中門大空機會正好卻忽然傳出一聲驚叫,正要繼續打下去的兩人不由得都停了動作。
“哎呀我的人魚!”像是忽然想起來什麽,愛喝酒的扔掉酒葫蘆向身後的大木盆跑過去,剛剛他躲的太急忘了身後還有條在睡覺的人魚,刀子從身邊滑過怕是都朝那個木盆飛過去了。
而站在門口擺著架勢還想繼續的耍刀的更是被大鬍子弄的滿頭霧水。什麼時候見過嗜酒如命的人扔了酒壺不顧,還喊著什麽“人魚”……難道說他時來運轉捕到深海裡的人魚了?那怎麼還交不起房租?!!
會耍刀的的抵不過好奇心也跟在愛喝酒的身後走向那木盆,等靠到邊上不由得愣住。一條銀灰色的人魚呆呆的看著插在盆邊上的刀子發楞,銀灰色的尾巴微微擺動,攪得滿盆海水嘩啦啦的響。
“小人魚你沒事吧!”愛喝酒的圍著人魚轉了三個圈,仔細檢查他身上有沒有傷口。其實三把刀兩把都插到後邊的木板上,唯一一把只是卡在盆邊上根本沒有傷到他。
搖搖頭然後對著兩人傻笑,學小白完全沒有露出害怕的表情。原來他在會耍刀的把門板摔到一旁的時候就被震醒了,從木盆里浮出來看著陌生環境的他只覺得一切都特別好玩,尤其是會耍刀的手裡的刀具更是讓他感到好奇,正在他想仔細看看的時候忽然迎面飛過來一把,直接插到面前的木盆上,雖然嚇得他忍不住叫了一聲,卻很快又開心起來。
這個東西表面光光亮亮的完全可以當鏡子照,要是能拿回去送給小珍就好了!
“是你們救了學者嗎,謝謝!”隱約記得當時自己是被人所救,學小白直覺是眼前兩人所為,他滿懷感激的給兩人鞠躬。
“有什麽需要學者幫助的請儘管說,龍宮里的寶物都可以送給你們!”
龍宮?寶物?愛喝酒的覺得眼前出現山一樣高的酒罎。呃不對!不是這個問題!
“是我一個人救的你和耍刀的無關!”這件事情必須要澄清!只是當他從漫天遍野都是酒罎的幻想中醒來的時候,小人魚居然已經和會耍刀的聊的非常開心。
“這個!”相比于報恩,其實學小白更關心眼前那個能當鏡子用的東西,他好奇的伸出手指去碰碰那個亮亮邊緣,卻不小心被鋒利的刀口劃傷了手指。
“喂,危險!”一把抓過他像海藻一樣軟軟滑滑的手指,會耍刀的含住了他開始流血的指尖。
“唔唔……”輕微的刺痛變成癢癢的感覺,學小白看著耍刀的似乎不知道他在做什麽。
“這個是刀子很危險,不能亂碰!”鬆開他已不再流血的手指,會耍刀的收回了插在盆邊上的小刀。
“呃……那個……”學小白伸出手想要夠到那個,耍刀的卻已經將刀具收好。
“這不是你應該碰的,不想變成魚湯就離它遠點兒。”
魚湯是什麽?學小白覺得自己有很多話都聽不太懂。只是他還沒來得及發問,愛喝酒的已經站到他身前把他和青年隔開。
“這是我的人魚離他遠點兒!”像父親保護孩子一樣,大鬍子看著會耍刀的眼神有著明顯的敵意。
難怪有了人魚還交不起房租,原來是捨不得賣錢,不過,那麼小白,呃不是可愛的人魚賣了好像真有點兒於心不忍。
“這邊的不會和你爭人魚,不過,房租你好歹總要交了吧?!”
“這個……”就算是把那幾個銅板都交出來,除了買二兩酒真的付不起房租。
“房租……可以用寶貝換嗎?”好聽的聲音從愛喝酒的身後傳來,兩人不由得看過去,卻是學小白趴在盆邊看著他們問道。
“學者……學者除了寶貝什麽都沒有,鱗片,人魚的鱗片你們要不要?”
學小白伸出手掌,裏面躺著一枚銀灰色的鱗片。那是他要為小珍換禮物的時候忍痛拔下來的,之後一直攥在手裡沒有鬆開。
愛喝酒的沒空去吐槽學小白的前半句可以氣死半個地球的人,他小心翼翼的接過那枚漂亮的鱗片,然後十分不捨的放到會耍刀的手裡。
青年顯然也愣住了,他總覺得握在手裡冰涼的薄片是如此的不真實,感覺好像是他現在才意識到愛喝酒的真的是救到了一條人魚。
“告訴成余,我們把這條街買下來了!”大鬍子一臉揚眉吐氣的樣子看著青年,“順便對街上的酒館也都買下來!”
一臉黑線的收起手中鱗片貼胸口放好,青年瞪了一眼愛喝酒的,隨後轉頭很溫和的對小人魚說道。
“謝謝你的鱗片,這個可以抵償很多房租了(包括愛喝酒的上個月上上個月上上上個月……欠我的錢也都能還清)。但是這個鱗片太貴重,就算把這房子買下來也依然富裕太多,剩下的換回來的錢,我會還給你的。”
“唔唔唔!”學小白把頭搖的像撥浪鼓,他看著會耍刀的的說,“不要了,那個,給你們的,是謝禮。學者還有很多鱗片呢……”只是還能不能狠下心來再拔一次就說不准了。
“但是這實在太貴重……”青年有點兒遲疑。
“那個……買、買酒館吧。”學小白看了看眼前抱著酒葫蘆哭喪臉的大鬍子有點兒於心不忍,“他說,買酒館,就買那個吧!”
“還有,學、學者有點兒餓了……”他有點兒不好意思的看了看木盆裡飄蕩的海草,“這個不能吃的……能不能給學者買點兒吃的?”在海裡遊了一夜被曬的暈頭轉向還被灌了半壺酒,醒過來的學小白除了劫後餘生的感覺外就是覺得肚子里實在餓得咕咕叫。
咦,人魚不吃海草嗎?!望望盆裡都被學小白的大尾巴扒拉到一邊兒去的海草,愛喝酒的有點兒失望,難得酒徒費好大勁兒從海底拔出來的……
“這個容易,你想吃什麽?”青年答應的爽快。
“嗯唔……蔬菜吧,你們吃的,那個叫蔬菜的,和我們在海底吃的比較像。”
原來海底還有蔬菜嗎?大鬍子一副恍然大悟的樣子,大概是酒徒潛的還不夠深,所以拔到的都是人魚不吃的海草而已。
“好,這邊的會很快回來。”會耍刀的說完轉身就要走,卻不想被愛喝酒的攔住。
“二兩老白乾~~”扔過去酒壺,愛喝酒的樣子實在很欠揍。
“自己去買!”原封不動的扔回,青年再沒理大鬍子徑直出了沒有門的房門。
“不識得酒香的人真無趣,你說是不是小人魚?”轉頭看看盆裡的人魚,卻見對方尷尬的笑笑。
那個東西,要不是渴急了學者大概也不會去喝的,因為好辣,現在嗓子還像火燒一樣QAQ


看著學小白抱著圓圓的生菜頭啃的香甜,會耍刀的和愛喝酒的難得也同時安靜的坐在屋裡沒有吵架。啃掉了半個菜頭,學小白摸摸圓鼓鼓的肚子覺得吃飽了。
“謝謝你們的蔬菜,很好吃。”學小白偷偷想著好想給二弟三弟帶回去嘗嘗,人類吃的蔬菜很好吃呢。
“只是生菜而已不用客氣。”看著在新換好的沒有海草的海水裡游的舒服的學小白,大鬍子愈發想要飼養這條小白人魚,只用生菜就能喂飽也太容易養了!
“你什麽時候想要回海底?這邊的可以送你。”
“喂喂喂!”真是不合味的哪壺不開提哪壺,“小白也沒說過要走你急什麽!”
“這裡不是海底,他不會習慣的。”
“我們可以換個更大的木盆嘛!”
“那個……”看著兩人似乎又要吵架,學小白插話道,“學者……暫時還不想走。”
哈哈哈!愛喝酒的一臉“我就說嘛”的表情。會耍刀的則有點兒訝異。
“爲什麽?”他問,“一直在陸地上呆著不會不習慣嗎?”
“嗯還好……”只要有新鮮海水泡的話也還可以承受,下意識的瞄瞄青年背後沒有摘掉的刀套,學小白試探性的問道,“你、你可不可以和愛喝酒的住在一起?”
噗——!愛喝酒的一口酒全都噴了出去,而後不停的咳嗽話都說不出來。
“理由?”會耍刀的倒是比較淡定,他知道學小白一定有他的原因。
“呃……這個……”明顯未想好理由的學小白不由得眼神四處亂飄,臉也紅了起來。
“我就住在酒鬼的隔壁,如果你有事可以隨時來……我可以來找你。”
“真的嗎?”學小白聽了這話感到很高興,不由得笑了出來。
“真的。”青年信誓旦旦的點頭,好像是給了小白一個很重要的約定。
“嗯,那好,你、你明天過來好不好?”小珍的生日還有幾天才到,等再過幾天,想到理由了再和他開口要那把刀子。
“好。”青年答應了人魚的要求,轉身離開了修好房門的房間。而被酒嗆到半餉說不出話來的大鬍子現在才剛剛恢復聲音。
“到底是誰撿到的人魚怎麼感覺酒徒像是被拋棄了?!”
“呃……?”不明白發生什麽的學小白只靠在盆邊躺的舒服,徒留大鬍子一臉哀怨喝著酒看著他在木盆裡搖尾巴。
avatar
白飛凡
神秘採花客
神秘採花客

帖子数 : 479
清香白蓮 : 5528
笑盡英雄 : 5
注册日期 : 13-05-07
年龄 : 30

查阅用户资料

返回页首 向下

回复: 【清水】【釵素+刀學+霞雲(沒寫到囧)】海的兒子們吶

帖子 由 归安 于 2013-05-28, 16:46

紅小珠!!!小猪!!!小红猪!!!
紫色的珍珠可以治療我彎曲過頭的脊椎。
原谅我的恶劣,我觉得,紫色的那颗可以治疗巫婆的香港脚,哈哈哈哈哈
素小珍好直接好大胆,好开放!
还是酒徒和学生最搞笑,哈哈哈,交房租,捶桌!
avatar
归安
桃花島主
桃花島主

帖子数 : 220
清香白蓮 : 5135
笑盡英雄 : 18
注册日期 : 13-05-28

查阅用户资料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